0-9 怎样不再介意别人的看法

0-9 怎样不再介意别人的看法

你正在阅读的是【自我疗愈-基础】的第9课,查看全部课程列表,请移步这里。 **内容来源:Teal Swan视频(蒂尔解惑) 文末有知识点总结。 怎样不再介意别人的看法 001 为什么我们如此介意别人的看法 有的人好像天生不在乎别人的眼光,先不管他们是真的不容易...

你正在阅读的是【自我疗愈-基础】的第9课,查看全部课程列表,请移步这里

**内容来源:Teal Swan视频(蒂尔解惑)

文末有知识点总结。

怎样不再介意别人的看法

001 为什么我们如此介意别人的看法

有的人好像天生不在乎别人的眼光,先不管他们是真的不容易被他人的观点影响还是他们更擅长于压抑自己,我们有的人正相反脸皮很薄,每一个不喜欢我们的想法、言语或行动都直接穿透我们的内心。我们不仅仅是被它影响,我们简直感觉是被它给毁了。我们也想不受他人想法、言语和行动的影响,但是我们不得不面对事实,我们很严重的被影响。如果你是这种人,这一期的内容是给你的。如果你认识这样的人,这期的内容也是给你的。

如果你真的很介意别人怎么想,告诉自己不应该去介意或者应该停止介意别人怎么想不会真的使你停下来。如果你认识这样的人,告诉他们不应该或者应该停止介意别人的想法也不会使他们停下来。要是这么简单就好了。而且,还有很多人会说,你得停止让别人的想法伤害你,就好像这是你能选的一样。

如果你介意别人的想法,不去介意别人的想法不是一个有意识的选择,认为这是一个有意识的选择只会使你对感觉不好感到不好。

在科学实验里,实验用的动物,例如小白鼠,被用小糖球和电击来训练。糖球鼓励一个想要的行为,电击阻止不想要的行为。人类也差不多是这么回事。事实上我们很多人也被用相似的方法训练。当我们做(别人)想要的行为时,我们受到奖赏,当我们做(别人)不想要的行为时,我们受到惩罚,例如被大声训斥,这会使得身体产生一个几乎跟电击一模一样的反应。

我们中的一些人,小时候挨训的经历产生了严重的后果,我们的界限被侵犯了。我们要么被向内的界限侵犯伤害,例如打屁股,毁损或者侮辱;要么被向外的界限侵犯伤害,例如禁闭或者父母不理我们。我发现那些最最介意别人想法的人,最常是被向外的界限侵犯所损害。他们小时候遭受的惩罚感觉起来像被抛弃了(怎样建立健康的界限,参考下一课)。

我们学习到的信息是,如果我们不取悦我们的父母我们就不值得被爱,别人也是一样道理。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我们曾经说过爱是人类生存下来的依靠,尤其是当我们相对依赖别人而生存的时候,比如说小时候。对我们小小的头脑来说,不被接收意味着要死去。当我们长大以后,这一点并没有改变,不被接收仍然意味着死去。如果不被接受意味着要死去,你怎么能停止介意别人的想法呢?

很多人会告诉你,“不要太觉得针对自己了”,这是一个忽略式的应对机制,把你的感受降到最低,但是为什么我们会觉得针对自己呢?因为当我们还是孩子的时候,当我们做错了事情,我们被教导我们是坏孩子,当我们做了父母不允许的事情时,我们的父母批评我们这个人而不仅仅是惹恼他们的行为

我们学习到都是“我们”不好,做了错误的事情,使得“我们”成为错误;做了不好的事情,使得“我们”不好。

所以现在,面对拒绝、不赞成和负面的批评很成问题,因为我们的自尊(self-esteem,翻译成自尊,更有自我价值的含义)曾经并且现在依然在本质上依存于别人的肯定。

002 我们应该停止介意别人的看法吗?

在马斯洛的需求金字塔中,他陈述除了食物、水和庇护所,爱和归属感是最强烈的需求。没有冒犯马斯洛的意思,但是我并不同意。人类唯一最强烈的需求实际上是爱和归属感,这个需求实际上比人类生存的基本需求更要强烈。我怎么知道这点呢?因为当一个人被剥夺了爱和归属感,他们通常会停止进食和喝水,停止满足他们基本的生存需求,有时候甚至因此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谁如果有特别痛苦的分手经历应该知道我在讲什么。

在我们进一步深入之前,我们需要问问自己,我们应该停止介意别人的想法吗?我想要你问问自己这个问题,我不会宣称有正确答案,但是我认为答案是“不”。试试把“我不应该介意别人的想法”倒过来变成“我应该介意别人的想法”,这句话是真实的吗?再试试把“我不应该让他们说什么影响我”倒过来变成“我应该让他们说什么影响我”,这句话真实吗?

如果我们停止介意别人的想法和别人怎么看我们,我们在用一种疏远的行为达成另一种疏远的行为(disapproval,(不赞成,不同意,不喜欢)本身就是一种疏远的行为),我们通过不管别人的想法来彼此疏离,同时也剥夺了自己从另一个角度看问题的权利,即也剥夺了自己从不同的“光”看自己的权利。

如果我们不再管别人的想法,自我觉察会变得困难许多。所以我觉得现实中我们应该在意每个人的想法和感觉。我们不应该和别人对我们的想法交战或者蔑视,这是一种防御,但是在意别人的想法和让我们整个自我概念都构建于他人的想法之上是有很大的不同的。这才是真正的问题所在。

受表扬的时候高兴或者被诋损的时候防御是很正常的,但是当某人的诋损让我们陷入自我怀疑和自我怨恨的时候就是不健康的了。那么我们应该怎么做?这里有十个步骤,如果你介意别人的想法到了别人的想法让你抓狂的程度。。。

003 怎样让别人的想法不伤害你的自我概念

01 承认你很多事都会介意,不愿接受批评,介意别人的想法,并且不怎么看好自己。我们必须先承认现在的位置才能前进。你可能不会相信有多少人一辈子都在试图压抑或者否认这个真相,因为他们认为这个真相不能接受。问问你自己,“为什么我介意别人的想法?”没有一个人不介意别人的想法的,每个人都会非常介意至少一个人的观点。

02 我们需要“确认”(validation,这里我译为确认,更有认为有效,合理,肯定,批准,生效的意思,即我们需要别人认为我们是有效的,我们的存在是合理的)。人们假定确认和表扬或鼓励是一回事,实际上不是,确认是肯定某事是符合逻辑的或者真实确凿的。基本上,确认某人是在说他们对某事的经历中是真实的,有效的或者正确的。

当我们还是小孩的时候,来自父母的确认帮助我们感受和表达我们的情绪,发展出一个坚定的自我感,获得自信,感到跟父母的连接并在成年后拥有更好的关系。但是如果父母很关心同意不同意,对或者错,惩罚或者奖励,就不会去关心确认(我们经历或情绪的有效性)。所以我们中的那些被别人想法毁坏的人,我们的父母(在他们缺乏意识的状态)的确造成了很多伤害,现在我们要自己来确认自己。确认自己是第一处方。

要确认自己,你需要承认你内部经历的真相,并确认这是正常的,这么感觉或者那么想是可以的。丢下对或错的概念。这有一个例子,如果你杀了一个人,你不要确认杀人是对的,而要确认在这个情况之下你有想要杀人的感觉是有效的可以理解的。

另外一点,感到不被确认的人会对不同意见有抵触,你不仅仅讨厌别人不同意真相,你尤其讨厌别人不同意你,这使你感到不被确认,被误解,分离,孤独和最糟糕的——好像你有问题。

03 如果我们感到被别人怎么想伤害,那是因为早就有个痛处在那了。那个痛处震动着伤痛的频率,吸引更多的伤痛进入生活。别人的观点在击打着事先存在的淤青。这是一个童年未疗愈的伤痛。

当我们感到被别人伤害,那是做内部情绪工作的完美机会。我们需要利用我们激动的情绪,特别是像羞耻感、屈辱和侮辱这类有关自我价值的情绪,它们就像一个绳子牵扯回到原始的伤口。请参考《怎样疗愈情绪体》,利用这个过程来疗愈和整合你不看重自己(lowself-esteem)的源头;过去的经历。当我们疗愈,就有越来越少的伤口供他人攻击和伤害,就有更少的机会和原因让我们去做反应。疗愈你的伤口,然后它就不会疼了。

04 如果你真的介意别人的想法,你在过着一种自我批评的生活,你把自己批的体无完肤并且苛求完美和公正,所以别人就没有机会来反驳你了。试着接受反驳。说起来容易。但是如果我们不再逃避怪兽,它就不能一直追着我们。我们必须学着去愿意感觉。这可能是整个视频最重要的部分。很自然地,我们会用尽所有方法来逃避不舒服和痛苦的感觉,我们的整个生活都是在逃避它。一个用于逃避的生活,本不是生活。

我们必须停止不再受伤害的尝试,取而代之的,无条件的与受伤的感觉坐在一起,把你的注意力从别人所说或所做的上转移到你的感觉。它不再是关于逃避批评,它是关于当别人批评你的时候随着感觉在你之内升起,跟被批评的感觉坐在一起,坐在被批评的感觉里。很快你就会发现如果你可以接受不舒服的感觉,因为你意识到(对比于现在的恐惧)它不会把你杀死,你会变得无论生活把什么丢给你你都能接受。当知道了你可以信任自己去能够和愿意经历和感受任何事情,会有一个无与伦比的内部的平静升起。

05 任何能提高自尊的事都会降低别人观点对你的不利影响。聚焦在赞赏自己。写一个列表列出你赞同自己的地方并持续增加。不要把别人的观点写进去。如果你把自己的价值建立在别人赞美和确认你的频率上,那么你是在允许别人决定你对自己怎样感觉。很显然,想到别人所说的喜欢会激增我们的自尊,但是这就是问题的一部分对吗?我们依赖于他人的赞同。

假装你是旅行到地球的外星人,你在观察地球上叫做(输入你自己的名字)的生物。作为一个外星人,你赞同或者欣赏这个地球生物或这个地球生物的生活的什么?并且假设你也可以窥到这个地球生物的过去。我们不是生来就怀疑自己的价值,所以我们不需要赞同来发展自我价值,它已经在那了,它仅仅是被你生命中的人掩盖了。这意味着你的自我价值仍然在那,你仅仅是需要去发现它。

06 发现认为事情针对自己、让事情伤害你、依赖别人怎么想并且把你的力量交付出去背后的正向目的。这个正向目的因人而异,潜意识里这个事情可以满足你的需求,虽然最终会伤害你。例如,有的人会发现,依赖他人的想法,使他们觉得与他人在一起。这个人也许会觉得,如果他不容纳他人和他人的想法,他就会孤身一人。一个找到正向目的的好方法是,想想如果你不介意这件事、不让事情伤害你、不依赖他人的想法和不把你的力量交出去,什么坏的事情将会发生,或者它会意味着什么坏的事情。

07 认出你对他人是有多严厉。当然,对他人严厉只是你对自己严厉的一个反射,但是认出你对他人很严厉并有意识地用“了解他人的愿望”来代替“批评”会受用终身,我们中太多人对他人很严苛是因为这是我们能感到自己正确的唯一方法。我们在自我怀疑和自我怨恨的泥沼中沉溺。注意当你在挑剔别人的时候,你是怎么感觉的。你感到被掏空的还是有力的?你宁愿正确还是高兴?

所有的人包括我们,做所有的事都是为了满足需求。这意味着你一直告诉自己的关于他们或者你本可以-或应该-把事情做得更好的故事,或者他们的行为是有意试图伤害、迫害或毁坏你的故事,在根本上是有瑕疵的。他们(和你)并不知道一个更好的方法来满足他们的需求。找出那些需求是什么。如果可以的话试着去了解它们,甚至试着满足那些需求,为他们或为你自己。

在某个层面上,当你觉察到别人的不赞同,你的确只是在经历你对自己的感觉,并投射到他人身上。毕竟,大多数时候你不知道别人在想什么,所以你分配给他们的思想是推测,所以它们来自你自己的头脑。当某人不赞同你,或者批评你,问问你自己是怎么不赞同你自己的。如果你正感到要自卫,那意味着有一个伤口要守卫。你在守卫什么伤口呢?

08 你会听人说“别人怎么做跟你无关”。这是一个很好的转移策略,帮助你不去觉得事情针对自己。但是转移也是一种防御策略。我们正期待从那进步,所以与其说别人说的或做的跟你无关,只跟他们有关,让我们假设是跟你们两个都有关的。我们想要理解这件事跟“他们”的关系和它跟“我们”的关系。

如果我们能够照顾自己经历情绪的不舒服,我们就能足够敞开去看见他们说我们的那些是否有一些真相,并且我们能看见他们的批评里是否有有用的方面。我们可以利用它来获得自我觉察。

另一件你能做的事就是改变互动的焦点,把自己放在对方的观点上。试图理解别人的感受,想法和试图跟我们表达的。他们说的或做的怎样真的是关于他们的?一个好的技巧是将“为什么他对我这么说”变成“为什么他们对他们自己这么说?”。考虑那个人的不安感。有可能他们在某种程度上感到你的威胁么?这是他们对待所有人的方式吗?可能他们缺乏某种社交技能并且觉得他们被听到的唯一方法就是通过粗鲁或者攻击性的语言,或者通过欺负别人来达到他们想要的。他们是恐惧吗,还是一个嫉妒或者压抑的面向被投射到你身上?也许他们觉得通过使你看起来不好,他们会看起来好,因此赢得别人的喜好。

相信是内在的小孩在表现,因为这个人还没学会怎样用成熟的方法来解决问题,在这个状况里这个内在小孩需要什么并试图得到什么?找出他们在这个情况下的需求会使得情况能解释得通,并且你能看到他们的行为的确不怎么是关于你或者你认为你做错的某件事的。

当某人恨我们的时候,这不是关于恨的,这是关于伤害和痛苦的。这是关于他 们的伤害和痛苦的。我们不应该利用这个作为借口来避免客观的看到我们自己,但是我们可以利用它来更加理解他们是出于什么而这么做,而不是让我们自己付全责并由此而越来越否定给自己。

09 如果你是一个很容易被别人说什么伤害的人,练习等待淤泥沉淀的艺术。当你从湖底搅起淤泥,水就变混了。我们必须在静止中等待并让淤泥沉淀,水才能重新变清。所以如果你受了伤害不要立即马上采取行动。你必须支撑自己走过伤痛才能做出反应。如果你像膝跳反射一样马上回应,最后会受到更严重的伤害。

当你情绪不那么激动,为了获得清晰而回应,并告诉他们他们的话和行动使你怎样感觉,试图寻找达成共识的方法。这变得很清晰,一个人不能尊重你和持续一遍又一遍的制造场景来使你感到不舒服,对自己感到不好,人身攻击,藐视或贬低你,并总是试图折磨你,这是虐待,你得重新考虑这个关系,无论这个人是家人或不是。

10 满足你的需求。问问自己“我现在需要什么”,特别是当你觉得被别人的观点伤害的时候。当我们觉得被拒绝或者不被赞同的时候,我们立即开始拒绝或者剥夺我们自己。我们使感觉恶化,因为那样我们就会对两件事感觉不好:本来的事件和对本来的事件感觉不好。

我们中的那些当别人表达我们不那么喜欢的观点时感觉不好的人,倾向于对“对某事物感觉不好”而感觉不好。我们需要想出什么能使我们感到解脱,从身体头脑和情绪层面。例如,你可能需要出去走走来感到能量满满,写出来来获得清晰或组织你的思想,吃东西来觉得更根植。这是行动上的自我确认。

你不可能仅仅通过一个技巧或者一个魔法药丸就治愈创伤、学会怎么确认自己和停止别人想法的负面影响。这是一个随着时间慢慢变好的疗愈过程。而所有的开始都是,知道因为某人所说或所做的感到受伤是合理的和可以的。你不能控制他们做什么说什么想什么,但是你可以有意识地选择怎样对待你自己,和受伤时对自己做什么。如果你换个角度看,被人伤害为疗愈和自我整合打开了一扇完美的窗户。一旦穿过那扇窗,我们对别人怎么想怎么说和怎么做就不会有相同的痛苦经历了。

知识点总结:

01 如果你真的很介意别人的看法,告诉自己“不去介意”恐怕是无效的;

02 很在意别人看法的人,童年时经历过严重的界限侵犯,尤其是向外的界限侵犯——比如“如果你不听我的,我就会撤离”。这让我们面临“生死攸关”的选择——高度关注别人的看法并取悦他们,或被抛弃(=死亡);

03 很在意别人看法的人,有很低的自尊,因为小时候被批评的时候父母没有区分“行为”和“存在”,我们以为“我”是不好的,“我”是错误的;

04 我们应该停止介意别人的看法吗?别人的看法可以提供给我们不同的视角,并帮助自我觉察。但是如果让别人的看法伤害我们的“自我概念”,就是不健康的了。

05 怎样不再(过度)介意别人的看法:

    001 承认自己的位置;

    002 有效化自己的经历;

    003 疗愈创伤;

    004 愿意去感觉被批评的感觉,而不是试图反驳或逃走;停止自我批评;

    005 做任何能提高自尊的事;

    006 找寻隐藏的正向意图;

    007 看见自己对别人的严厉(和对自己的严厉);

    008 换位思考;客观看见事情对双方的影响;

    009 让子弹飞一会,冷静下来才尝试沟通,以“获得清晰”为目的;

    010 满足需求,善待自己;

06 从别人的想法中恢复自由是一个过程,做内在工作,让疗愈自然发生。


💐恭喜你已经完成“自我疗愈-基础” 9/10 的学习!

在下方评论区记录你的学习感悟(100+字)获取100积分👇

(积分使用规则在学习最后揭晓)

进入下一课:《0-10 怎样建立健康的界限》

复习上一课:《0-8 疾病的根本成因》

**加入“自我疗愈”社群,请加微信,注明“简书”。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0-9 怎样不再介意别人的看法

0

评论0

鱼翔浅底,鹰击长空,驼走大漠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