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峰湖?这里是独山大庄村

七峰湖?这里是独山大庄村

这是我在2014年写的一个玄幻类小说的开头,那一年发生了很多事,这个故事最终不了了之了,就像它的第一句话:“没能讲完的故事,那就没必要再讲了”。 故事原本是要用我以前写过的小说人物来写的,让那些没讲完故事的人物在新的世界里继续成长。更重要的,是...

这是我在2014年写的一个玄幻类小说的开头,那一年发生了很多事,这个故事最终不了了之了,就像它的第一句话:“没能讲完的故事,那就没必要再讲了”。

故事原本是要用我以前写过的小说人物来写的,让那些没讲完故事的人物在新的世界里继续成长。更重要的,是想把自己家乡的山介绍出去,那时有很多垃圾被运到山上,我想用这个小说为它做点什么。

我所熟知的那座山,不叫七峰山,真正的七峰山离我们村还有一段距离。我之所以在小说里用这个名字,是觉得这个名字更有气势更好记,跟他们现在为了旅游开发,把这里命名为七峰湖风景区一样。

这座山究竟叫什么,这么多年我从没打听过,我一直叫它独山。现在的景点宣传上说这是七峰山仅存的一个峰,叫独山山峰。

1、石灰窑

30多年前,这里根本没有湖,那片浩浩荡荡的湖,是附近村民用钉耙跟铁簸箕挖出来的。

具体是什么时候开始挖山的,我不清楚,老一辈也众说纷纭。可以肯定的是,在我出生前就开始了。我们村是挖山的主力,当时几乎家家都有拖拉机,男的上山拖石头,女的就跟着用钉耙和铁簸箕把小石头装进车厢里。有的负责在石头上钻孔打眼,有的负责开挖机,有的负责炸药……

挖山的人从没想过挖成这么大这么深的一片湖来。

之所以挖山,是因为石头可以卖钱,村里的说法是靠山吃山。山上的石头主要有三种用途,石灰石用来烧石灰、做水泥,风景石直接卖给做盆景的公司或个人,更多的石头用来做建筑(大的做墙基,小的用轧石机之类的破碎成小石子筑路或者基建)。

一些石头运到隔壁村的水泥厂,一些运到九曲河边的轧石机上,打成碎石后被停在河边的一艘艘运船拖走。独山南面靠近村里池塘(西池塘、也叫洗菜塘)的地方,原先有个石灰窑,山上打下来的的石灰石,会在这里被就地烧成生石灰。

那些年村上热火朝天,拖拉机来来往往、络绎不绝。它们常走的那几条路,只要超过十天不下雨,路面上松软的灰土就能没到鞋面。

每次去池塘洗菜淘米的时候,我总要盯着对岸的石灰窑看好久。窑底下的一大片地都是白色的石灰,白得刺眼。窑顶的人把石头和煤一推车一推车地倒进洞里,窑底下的男人们又光着被烤得黑红的膀子,把滚烫的生石灰,一车一车地从窑洞里运出来。

小时候一直想去窑顶上看一下那两个烧石灰的大洞是什么样的,那些人是怎么做到不掉下去的,从上面看这个村子又是怎样的。

在那个窑废弃了很多年后,我爬上去了,窑上面已经长出了好多棵树,树干从窑的各个石缝里冒出来。

那天下午我在上面坐了很久,没有人经过,身边是两个漆黑的大洞,底下是一池不断被吹皱的水。

童年的夏天傍晚,这个池塘两岸围坐着游泳洗澡洗衣服的人。有的人在头上倒一把洗衣粉,揉搓出满头的泡泡,然后一个猛子扎下去,等他从另一头钻出来时,手里已经举起了一个刚摸到的河蚌。

2、炮留房

我们这一代是伴随着炮声长大的。这个炮,指的是山上炸山炸石头的炮。大炮用来炸山壁,小炮炸地面上的大石头。

小炮一天要放好几次。在一块需要炸开的大石头上钻孔,埋进炸药,再用导火索套进雷管,一起塞进炸药里,洞口再用黄泥堵住。负责点炮的人吹哨,用短音提醒附近的人回避,然后点燃导火索,斯斯……嘭!碎石飞溅。

大炮在每天傍晚放工后。把炸药埋进各处山壁上打好的眼里,等人都走光后,负责放炮的人由里到外慢慢吹着长哨,山顶绿色的旗子会落下,升起一面红色的旗子。

轰隆隆……房子的窗户还有地面都跟着震动好几秒,可以听到山上石头哗啦啦塌下一堆的声音。此起彼伏,这样的炮一般要断断续续炸半小时。

村上无论大人还是小孩,都对这套旗语跟哨声很熟悉。什么时间该放什么炮了都很清楚,对那些巨响和地动山摇也早就见怪不怪了。

偶尔还会有石头飞进村子,所以放大炮的时候,尤其我们住村后离山近的,都会尽量待在屋子里或者找地方掩护一下。

放炮的人每点完一根导火索后,会就近躲进山上的房子里。那房子是没有门的,专门用来躲被炸出来的飞石,我们叫炮留房。这种房子在山里各处可能有十来个,都是背靠山的小平房,没有窗户。人们干农活或者其他原因在户外时,如果遇到放炮,就会躲进炮留房里。当然,也是孩子们玩过家家的好去处。

小学六年级的时候,我们一帮孩子组织了一次声势浩大的野炊活动。那天下着细雨,十几个孩子,背着锅碗瓢盆,提着油盐酱醋,有的拿米有的拿菜,去的就是林子里的一个炮留房。那时这个跑留房已经被废弃了,墙体开裂,屋顶漏雨,门口横着一条窄窄的泥泞小道,道路那边是个垂直的土坡。这房子就像是立在悬崖边上,并且歪歪斜斜,随时可能滑下去。

我们在里面生火、煮饭、烧菜,用的水是林中一个野水塘里的水,那水塘四周都是到膝盖的草。饭后我们还在那边抓了几只田鸡,用细绳绑起来钓龙虾。

如今那片林跟水塘已经被推成平地了,各处的炮留房也早就变成了碎石铺路。

现在景区公厕的南面有一座废弃的房子,那里是原先的炸药库。我母亲那时是领药员,就是从这个库房领炸药的。她的一天是这么开始的,一大盘导火索斜挎在左肩,小的斜挎包里放一盒雷管,头上戴着安全帽,双手再将一蛇皮口袋的炸药拉到右肩,一步一步走进山里。那时候,男男女女都黝黑到发亮。

3、石灰厂

石灰窑的东面,原先是石灰厂,厂门两边的方柱子像瞭望台似的。门口右边的墙上用红漆刷着“高高兴兴上班,平平安安回来”,好像还有个毛泽东的头像。那面写字的黑板是凸出来的,但不是黑色的。旁边有个一人多高的立柱,立柱上面是平的。孩子们经常左脚蹬立柱,右脚蹬黑板,三下两下就爬到了立柱上面,双手再顺势一撑,就跃到了屋顶上。

这屋子是门卫室,是个梯形的平房。门卫是一个得过小儿麻痹症的男人,拄着一根头部包着轮胎皮的木头单拐,走路时,一条短一点细腿会缠在上面。

孩子们在上面跳、哄闹,就是想引他出来。他一听到上面有动静,就抄起电视柜上的单拐,连连点地,三步两步就到了门口。重心再一移,单腿稳稳地站着,提起拐杖指着屋顶就骂:“哪家的小畜生,还不下来,跌不死你!我去告诉你爸!”

大家都知道他只是吓唬吓唬孩子,他是个很和善的人。厂门一直都是开着的,所有孩子都可以进去玩。甚至玩得太晚了来不及回家看动画片,还可以去门卫室跟他“抢”电视看。

那里面有一大片平整的空地,我学骑自行车就是在这门卫“形同虚设”的厂里学会的。

里面有两排东西向的房子。北面一排是宿舍,要爬两三级楼梯上去,是给外地来打工的人住的。门卫室过去是一个拱门,拱门另一头就是一排比较短的房子,在厂中间。那边是办公室、食堂,原先有很多长板凳的礼堂后来变成了活动区,那边的乒乓球桌我只用过几次,倒是在里面打了很多次羽毛球,虽然没有网。

石灰厂的南面后来挖了个池塘养鱼,还种了很多桃树,养了一些鸡鸭,算是现在比较流行的生态园的前身。

东面也有一个门,门的右边有几间房子,也是宿舍。晚上很多人会聚在那里喝酒、划拳、打牌。为什么对这几个房子印象深呢,是因为它东面有条上山的路,靠着一个池塘(东池塘)。

雨大的时候,山上的雨水会像小溪一样,沿着那条路流进池塘里。虽然是不大的一股水,但里面的鱼却能游出来。它们会沿着浅浅的细流向山上游,然后被困在路面的水坑里。

雨停了我就去抓鱼。可那排房子底下有很多石头缝,它们一旦游进去,你就别想抓到了。就在你蹲在水坑里干着急,等它们出来的时候,墙上的窗户里会突然探出一个脑袋:“嘿,娃儿!抓了几条鱼?马上拿过来下酒。”

那时候来打工的,多数是四川跟安徽人,他们很能吃苦也很会苦中作乐。吓唬孩子算是一种大人们世代相传,流传广泛的恶趣味。

4、童年=暑假

跟大多数人关于童年的记忆一样,对我来说,关于山的记忆也都在夏天。

一到暑假,我就会多两个工作:给爸妈送早饭和放羊。

早饭一般是大麦粥和一包榨菜。每天睡到自然醒后,我会把他们煮好凉透的大麦粥盛进瓷钵里,盖好盖子,再拿一包榨菜,一起放进竹篮,然后拖着拖鞋就上山了。整个暑假无论去哪,都是一双凉拖。

进山的路是泥路或者碎石路。重车走多了之后,路面会坑洼高低得厉害,有时拖拉机的车轮会陷进去。这时就会拖来很多小碎石,把路铺平整一些,我们叫瓜子片路。这种路,拖鞋走起来最不方便,那些松散的小石子经常会扎到脚。

进山的地方有个石拱桥,石桥两边有两个水泥跟石块砌起来的斜坡。我一直想把它们当滑梯,但上面实在是太粗糙了,滑不起来。“滑梯”在离地一人多高的地方戛然而止,想必也是为了避免有人爬上去。桥洞底下很宽,下雨的时候,很多人会在里面躲雨。过了桥洞,就进山了。

路的两边是峭壁,峭壁上有泥土和悬空凸在壁外的巨大怪石。那怪石是被雨水或者地下水冲刷过的,圆润、灰褐色、千奇百怪。从下面经过时,就像经过两排怒目圆睁的四大金刚像,总会担心塌下来。

我们这边挖山是往地底下挖的。你现在看到的那一片水,再往下二十米深,才是他们挖山采石的地方。

进去没多远,左边有个小的阶梯可以下去。所谓的阶梯,是由前人在泥土和碎石上踩出来的坑所组成的,有时一步没踩好就会往下滑一段。

到了山底,到处是大小不一形状各异的石头,找路就更困难了。那时山下被承包的采石宕口可能有十几个(不确定),到了我爸妈工作的那个宕口后,我把篮子递给他们或者其他认识的人就行。

下午三点以后,我会把家里养的几只羊赶到山上吃草。那一块经常吃草的坡子,如今还露在水面之外,像个小岛。羊在吃草的时候很专心,一片一片吃到嘴里,非常优雅。好像不去打扰它的话,它能一直吃下去,天荒地老。

那时我会躲到靠近山壁的地方,那里没有阳光,被山石带走热量的风,吹在身上甚至有凉意。我会在巨大的岩石底下坐井观天,看白云悠悠,看山壁上的草木晃动,看猫头鹰从一个凹陷的岩壁飞进另一个。

到了冬天,叶子黄了,羊放出去也吃不到什么草了,就在家喂些红薯、南瓜或者山芋藤。寒假我也不用送早饭,送过去也冷了,冬天是不能喝冷粥的。

冬天就该卖羊了,羊汤店都喜欢放养的羊,肌肉结实。我家每次会留下一只母羊生仔,公羊如果还没长大,也会留到来年冬天再卖。

雨天的时候,山里是不上工的。夏季连续的暴雨之后,宕口低洼的地方会积很多水。虽然会用水泵往外日夜不停地排水,但短期内还是杯水车薪,人们只能去另外一片地方继续采石。那些积水是从山上各处汇聚来的,不是从山上往下流,而是从地底往上渗往外涌,因为宕口已经低于地面二十多米了。

从积水处沿着水流往上走,翻开一个又一个石块、挖出砂石,会找到出水的地方。越挖越深,变成了一个小水坑,清澈冰凉的水就不断地涌出来,像一眼泉水,在碎石上汩汩流动。我会挖出大大小小各种蓄水的坑,用石子堆出各种“大坝”来改变流向。如果有朋友过来跟我一起放羊,我也会毫不吝啬地跟他们分享这个乐趣。无数个下午就是这么过去的,很多年就这么过去了。

夏天最期待的,当然是游泳。在大人们为天热抱怨、为下雨不能上工而发愁时,我却暗暗祈祷,雨再多些吧,山里的水还太少了;天再热些吧,山里的水还太凉了。

山里的水是真的太凉了,因为底下还有四周都是各种石头,散热非常快。也正是因为只有石头,所以水格外的清澈。在齐腰深的地方往下看,水底的光影还是一览无余。

连续一周以上的高温,孩子们在地铺的凉席上软磨硬泡很久之后,大人们才会同意他们去山里游泳。我们抱着拖拉机废弃的内胎(当游泳圈),迫不及待地往水里钻。

在所有的泳姿里,我最喜欢省力的“仰泳”。吸一口气屏住呼吸,手脚放松,水会没过你的耳朵,但会露出脸来。这时身体会随着水面起伏,耳朵里会传来遥远的声音,眼里的白云会静静地飘过山头。

需要换气的时候,只要快速吐气并在水没过鼻子之前迅速吸一大口气、屏住,脸就会重新浮出水面。

2003年,初三的暑假,我跟一个发小在山里游了一下午。我们一边游一边推着轮胎以防体力不支,围着一个小“岛”游了很久。那是我最后一次在里面游泳。

没几年就封山了。

那个“岛”也早就沉没在了水底。

5、农村的历史

封山后的很多年里,这座山是无人问津的,那片水也慢慢地越蓄越深,几片积水连在了一起,没过了小岛,没过了阶梯。

高中时期的课业压力大,我会经常在傍晚跑到山上,站在山的入口,那个石拱门上,看那片山水。那时候村里也很少有人去关注它,除了像我这种需要从它身上找回平静的人。

无数次在那条尘土漫过鞋面的路上飞奔,无数次在山前的风中等下一阵风。

石灰厂院墙后面是个土坡,里面有很高的树,有一条东西向很窄的路。每次在童话故事里听到树林,我脑中浮现出的都是那条路。路的北面有很多菜地,种一些不需要太多灌溉的红薯、油菜花、棉花之类。

路的尽头,是一大片的桑树田,在我奶奶不养蚕之后,她的那片桑田就被我用来放羊了。再后来,那边成了轧石机场的门卫室跟一个坟墓;再往后,那里成了挖得满目疮痍的黄土;现在,那里成了村里上山的水泥路。

在禁止开山采石后,进山的石拱门被泥土石块封住了。后来村里开始卖泥,卖的就是石灰厂后面那片地的泥。紧挨的石拱门也就被挖土机彻底毁掉了。

后来,石灰厂没有了。

后来,石灰窑也没了。那几张照片可能是它最后的印记了。

文中所有的图片都是我在2012年拍的,那时山里已经进不去了。拍这些照片是想让更多的人关注这里,别再把垃圾运到这边山上了。

经过一些年的治理后,山上的垃圾少了很多,至少工业垃圾几乎没有了。现在,这片山水突然成了网红,大量的游客垃圾却又被堆到那片铁皮围栏围住的小宕口里了。

虽然这里目前这么热闹,但村里似乎还没想好怎么去处理这突然的爆红,只是一味地模仿跟迎合。有人说这片山水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但这其实是人们一铲一耙挖出来的。无论是迫于生计还是精心设计,这些人的血汗青春、还有那些葬身塌方等各种意外的人,是值得铭记并歌颂的。

农村是没有历史的,它总是急于否定自己,很多故事跟建筑就那么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独山的历史被很多人忘记了,那些星散在各人脑中的记忆随风而逝,而我只讲述了我脑中仅剩的那些。

在原来的石灰厂西面,有一座老宅,那应该是村里为数不多的老宅了,虽然已经荒废,但那些砖木都是这个村的历史。在做不到修旧如旧的时候,希望它能保持原样。

当所有熟悉的一切都变了,所谓的故乡在哪里呢?或许那座山,就是根一样的存在。那片水就像时间一样,掩盖并抹平了一切。

而我站在这里,丢了过去,置身虚空,等下一阵风。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七峰湖?这里是独山大庄村

0

评论0

鱼翔浅底,鹰击长空,驼走大漠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