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专题征文|我在天津读研的日子

天津专题征文|我在天津读研的日子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人生难得是欢聚,唯有别离多……”悲戚哀婉的音乐缓缓从校广播室流淌出来。明明是一年里阳光最为灿烂的四月,随风起舞的柳条却也没了往日的风情万种,无精打采的静默不语,平日...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人生难得是欢聚,唯有别离多……”悲戚哀婉的音乐缓缓从校广播室流淌出来。明明是一年里阳光最为灿烂的四月,随风起舞的柳条却也没了往日的风情万种,无精打采的静默不语,平日里叽叽喳喳叫的欢快的鸟儿此刻也不知悄悄藏匿于何处,校园里到处都在上演着一幕幕离别的场景。

那是2011年4月,我们结束了为期两年半的研究生生活。

河北工业大学,这所坐落在天津市红桥区的河北省唯一一所211高等院校,从此成为我求学生涯里的最后一所母校。

河北工业大学

温柔可爱的露露决定夫唱妇随,陪男友一起去南方安营扎寨,开启人生新的篇章。我们纵使心中万般不舍,纵使再和她姐妹情深,却也只能悄悄把万千愁绪深锁心底,说说笑笑帮她拿为数不多的行李,祝福她们在另一个遥远的城市事业风生水起,爱情甜甜蜜蜜。送别的路总是极其短暂,露露最后一次和我们每个人深情拥抱,绝尘而去的汽车徒留一团团浊气在空气中弥散开来,化作一颗颗热泪,淌在我们的脸上,砸在母校炽热的土地上。

以打篮球霸气著称院系内外的帅哥老徐坚持不让我们送行。接到他的电话时他已经背着行李包站在车水马龙的学校门口,把悲伤离别悉数藏在背后。豪爽的东北姑娘兔子一改平时的嘻嘻哈哈,对着手机哽咽着半天说不出一句话,善良稳重的琮琮嘱咐他多多保重身体,我憋了半天只说出“一路顺风”这个老掉牙的祝福话……时隔很久才知道他临行那日曾说过一句话,“友情这东西一旦玩真的,一点不比爱情差”……

接到兔子打来的电话时,我正在一个三线城市的小工厂实习,车间嘈杂的机器声并未掩盖清脆悦耳的手机铃声,这个热情爽朗的东北女汉子终于和她的初恋男友结束七年恋爱长跑,成为我们最羡慕的神仙眷侣。在天津房价如日中天的时候,她们申请购买的限价房通过了审批,她也很快找到一份蛮不错的好工作。同年7月,我回学校拿毕业证和学位证,和琮琮在兔子家一边吃着热乎乎的皮皮虾,一边向她们吐槽实习生活的苦与乐,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琮琮是我的好友中智商情商都最高的一位好姑娘。更难能可贵的是,金牛座的她特别体贴,几乎每位同学都被她的阳光温暖而感化。说说至今让我印象都很深刻的一件事吧。有次,我在南院监考英语四六级考试。夏天的天气像后妈的脸,说变就变。来的时候还是晴空万里,回去的时候却下起了瓢泼大雨。我站在教学楼外一筹莫展,裤腿高卷、身子半湿的琮琮却打着伞像神仙一样出现在我面前。当时感动的我几乎老泪纵横,心里从那开始把她当做我最珍惜的朋友。她是我们那一届唯一硕博连读的姑娘,如今已经博士毕业,在天津一所高校当老师,羡煞我和其她的同学们。

一幕幕往日朝夕相处的情景历历在目:

春天,万物复苏,百花争艳,空气里到处飘荡着软绵绵的柳絮,偶尔有一两个调皮的柳絮钻到鼻子里,暖暖的,痒痒的,心都快化了。结束一上午繁重的学业和紧张的实验后,我们不约而同有说有笑的徘徊在校园里的林间小路上。明月装饰了我的窗户,我装饰了别人的梦。我们俯首弄姿,或坐或站,姿态各异,甘做绿叶围绕在一朵朵含苞欲放的鲜花旁。和阳光一起舞动的,还有我们的轻舞飞扬……

夏天,蝉鸣阵阵,杨柳依依,似乎连空气都是灼热的,连呼吸都是沉重的。在紧锣密鼓的做完一系列冗长繁杂的实验后,用各种数据处理软件整理实验数据,绘制出一幅幅形态各异的实验结果曲线,在用耐心和毅力把生命的点滴时间熬成一杯杯心血后,终于换来一篇小小的硕士论文。拿到获奖证书的那一刻,汗水是甘甜的,脚步是轻快的,心情是文字难以描绘的。为了庆祝我们发表人生第一篇硕士论文,过了懵懂年龄的我们在KTV里激扬文字,在植物大战僵尸里探索另一个世界的金戈铁马……

秋天,鹰击长空,秋高气爽,水洗蓝的天空下掠过一排排大雁飞过的痕迹,白桦林里谁在轻声细语的倾诉爱的呢喃。甩甩沉重的脑袋,揉揉酸痛的太阳穴,卸下一天的疲惫,换上轻巧的运动鞋,欢快的来到篮球架下,挥洒青春的汗水,书写生命全新的篇章……

冬天,白雪皑皑,青松挺拔,厚重的羽绒服也遮盖不了青春的叛逆,肆意的寒风也阻挡不了年轻的气场,伴着漫天飞舞的雪花,我们用并不稚嫩的双手堆砌出憨态可掬的雪人,细细的铁丝弯成了最美好的欢笑模样,冻了手,却暖了心,那是我度过的最温暖的一个冬天啊……

两年半的朝夕相处,九百多个日日夜夜的相知相伴,缘分让我们从五湖四海欢聚一堂,相知相伴,即使如今天各一方、聚少离多,心里流淌的仍是这段温暖的岁月佳话,念念不忘的还是当年你我欢笑的模样。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愿我亲爱的同学们,欢乐幸福常伴你的左右,愿我们每一个人,都被岁月温柔以待。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天津专题征文|我在天津读研的日子

0

评论0

鱼翔浅底,鹰击长空,驼走大漠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