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秋

津秋

    秋末的天空,总是变化最多的,我在操场上抬头,看见了半边天空被夕阳吐出的光,沁满了透白的云彩于是天空也成了橘色 。     学校的景致总是令人惊喜而又别致的,一串串的山楂结满,近看下诱人的很。我身高不够,树有些偏高,我够不得果子,只得从树下拾捡,自己...

    秋末的天空,总是变化最多的,我在操场上抬头,看见了半边天空被夕阳吐出的光,沁满了透白的云彩于是天空也成了橘色 。

    学校的景致总是令人惊喜而又别致的,一串串的山楂结满,近看下诱人的很。我身高不够,树有些偏高,我够不得果子,只得从树下拾捡,自己掉下来的果子都是熟透的,红的发艳,就一棵树,围着树底,我便拾得十几颗果子。

最大的山楂

    舍友前几日在学校的超市买回了一盒山楂,个头虽然均匀但是很小,舍友笑着说:这可是亏了,还不如跟着你去捡了。  确实确实。不过后来吃山楂的时候,山楂却是酸的眯眼。我以前不爱吃山楂,不晓得它本来是不是就是这么酸。

山楂

      还有一种水果,算是水果吧,海棠果,直直的树,分开了几支直直的杈子。上面结着黄白的一粒粒小果子,我太懂这些海棠的品种,它应该不是西府海棠,我是吃过西府海棠的果子的,朱红发黄,那个果子更小,而且酸涩的很。对比开来,这种海棠树的果子稍稍好吃一点,当然也是有一点酸的。但是这种偶然获得的惊喜是买来无法比拟的。

    我想好像每个学校里面都有属于它的猫儿,学校一处里聚集着五六只猫儿,有一只鸳鸯眼的雪白的猫咪,我只见过它一次,它是这些猫咪里面最为貌美的。当然这几只猫儿也很现实,我不带吃的话,它是不给摸的。观观这阳光洒在猫儿身上,它们惬意的在矮灌丛边眯着眼睛,这也算是自己偷得了半日闲的最好奖励了。

学校的猫

    天津这边的秋天,同我们家是没有什么区别的,不过是白日同黑夜有些凉,学校后面是一条小河,一人高的芦苇把学校的铁栅栏围了起来,汩汩的流水声从芦苇里面传来,我自开学由于疫情的原因,学校一直在封闭,尚且未曾看过学校外面的天津。

学校的树
最漂亮的一张

    这里的阳光很好,我来之后阴天遇见的不多,惨淡的月光也没有遇见,月亮要么是直接不见,要么是盛开相对。

    总是要慢慢欣赏才会发现与众不同的景致,结果的雪松,藏于落叶下的枯黄色的蚱蜢,一串串红的欲紫的接骨木小果,接骨木是有一定毒性的,果子不能多吃,但是我同样尝过,它的果子是甜的,多籽,类似于圣女果加甜版的内芯。

湖石

    在图书馆附近有一处散开的湖,我们来的稍晚了,湖边角上只剩下几支残落的荷梗,不曾见到菡萏开于湖上的美景,湖边的几块大石头同样也招人注目,大石下面均匀的铺开了一圈鹅卵石,虽是人造的美景,但也却是有一番风味。

    湖散落一片,这里的苜蓿草很茂盛,沿着青石板铺的路生长,若这石板路没有种这些草签,恐怕我见到的便是另外一番景象了,但肯定是不如这样好看的。

  记于二零二零年秋    天津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津秋

0

评论0

鱼翔浅底,鹰击长空,驼走大漠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