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行·青海湖(2015)|转湖的信仰与骑行的梦想

骑行·青海湖(2015)|转湖的信仰与骑行的梦想

青海湖,藏语称为“措温布”,意为“青色的海”,海拔3200米,环湖路程约380公里。大部分藏民是用步行的方式完成转湖的,最虔诚的方式则是磕长头,用身体丈量每一寸土地。若是赶上羊年,转湖的藏民会更多。在他们的信仰中,羊年转湖可以获得13倍于平时的功德。 青...

青海湖,藏语称为“措温布”,意为“青色的海”,海拔3200米,环湖路程约380公里。大部分藏民是用步行的方式完成转湖的,最虔诚的方式则是磕长头,用身体丈量每一寸土地。若是赶上羊年,转湖的藏民会更多。在他们的信仰中,羊年转湖可以获得13倍于平时的功德。

青海湖的最佳旅游季节是每年的5月到10月,若要看到金灿灿的油菜花,当属7月。西海镇的原子城是大部分骑友选择的环青海湖起点,这里有很多店铺可以租到不错的山地车,并且附带各种装备,包括驮包、头盔、手电筒、打气筒、修车工具,甚至还有备胎。

距离原子城三公里,就是著名的金银滩,那块石头上面刻着“在那遥远的地方”。在这里等着草原上的日落,或许会突然间风起云涌,天色骤暗。黑云遮住了太阳,夕阳也不示弱,用它如剑的光芒染红了西边的云彩,一场壮丽的火烧云呈现在眼前。

沿着环湖东路骑行,路有些许起伏,山坡上覆盖着青青的草甸。临近中午,看到了那个巨大的沙山,再往前就是青海湖了。

天蓝的时候,青海湖的水也蓝,鸟儿贴着湖面飞翔,寻找捕食的机会,一个猛子扎进去。湖边的沙地上,生长着一丛丛马先蒿,有紫红色和黄色两种。

临近109国道的时候,就会看到大片金黄色的油菜花,与不远处蓝色的湖面形成鲜明对比。109国道车流量较大,旁边有一条专门用于骑行的小路,虽然不宽,但很安全。

正赶上青海湖的旅游旺季,游客众多。人们停在油菜花田边拍照,如果进入油菜花田内是要收费的。金灿灿的油菜花,一直延伸到青海湖边,湖水延绵到天边,一副壮美的画面呈现在眼前。

碧海蓝天,风轻云淡,湖边的油菜花香扑鼻而来。每隔不远,就有养蜂人的帐篷和蜂箱,勤劳的蜜蜂在花丛中忙碌不停。我们停在养蜂人的帐篷外休息,养蜂人走出帐篷和我们聊天,还邀请我们免费品尝几种不同的蜂蜜。

一路上,遇到很多转湖的藏民。他们背着简单的行囊,虔诚地诵着经文,或数着佛珠,或摇着转经筒。更虔诚的信徒,则是磕长头转湖的。

黑马河位于环湖西路和109国道交汇处,观看青海湖日出的最佳位置在环湖西路的K16处。看日出,要起早。在黎明前的黑暗里出发,抵达湖边的时候,天色刚刚发亮。

天空有薄薄的云层。伴着青海湖舒缓的波涛声,一轮红日从湖水的尽头升起,穿过如轻纱般的云,发出耀眼的光辉。阳光在湖面铺了一道金色,水鸟在天空飞翔盘旋。

进入环湖西路,路贴近青海湖。一群滑着轮滑的人在下坡的地方超过了我,他们的速度比骑行还要快。滑着轮滑环青海湖,这看上去比骑单车还要酷。环青海湖的方式各有不同,我最敬佩的是磕长头转湖的人,他们需要半年的时间才能用身体丈量完。

一位母亲带着6岁的女儿磕长头环湖,母亲在公路边的草地上用身体丈量着土地,虔诚地念着经文,每个地方都要磕两次头。我想,可能是在帮自己的小女儿磕长头吧,因为女儿还太小,她只能在一边陪妈妈慢慢地走着。不远处有一个小推车,车上放着她们的行李,与母女俩一起磕长头的还有小女孩的姑姑。

磕长头的人这一圈下来,是3个380公里的距离。首先将手推车推到前方几百米的距离,然后返回到起点开始磕长头,一直磕到放手推车的地方,再将手推车推行几百米,返回到刚才的位置继续磕长头。

我们环青海湖,是为了看风景,完成自己环湖骑行的梦想;而他们磕长头环青海湖,是为了自己心中的信仰。

阳光洒在蓝色的湖面上,像天上的银河一样闪烁着光芒。湖水泛起涟漪,轻柔地拍打着沙滩。湖水冰凉,像是冰川上刚刚融化的雪水。青海湖宽广如海,却那么低调,连浪花都很柔软。

环湖西路与315国道相接,青藏铁路也在湖边延伸。一片金灿灿的油菜花出现在路边,再往前,就是刚察县了。刚察县,是藏族自治县,许多小区的房子都是藏式建筑。

城郊的沙柳河中聚集着一群群的湟鱼,这是青海湖的特产。日落染红了天空的云朵,白塔显得更加庄严肃穆,一轮明月升上天空。

我们住的青年旅舍在一个藏式建筑的小区。前台的义工称青旅的老板为兵哥,兵哥看上去似乎真的是个当过兵的人,健壮,短发,皮肤黝黑。

这家青旅去年开业,今年又租了一处别墅开了连锁店。兵哥去别墅那边打理了,这边就留给青旅的义工和他妈妈来管理。

我坐在青旅的沙发上,看着满墙的照片,除了青海湖的还有西藏的,纳木错、羊卓雍错、布达拉宫,很多我能认出来的地方。看来,兵哥一定是个爱旅行的人。

“这家青旅是他上大四的时候自己选好的位置,自己装点的。”

阿姨一边收拾房间,一边讲述兵哥开青旅的历史。

“那时候他爸爸不同意,说他读了大学,毕业后竟然开招待所了。我当时虽然不支持他这样做,也没有反对,毕竟是儿子想做的事情。今年我来帮他打理,才发现开青旅和开招待所不是一回事。我看到他结交了全国各地的朋友,还有外国朋友,视野和思路越来越宽广,这才真正理解了他,所以我就辞职了,帮他一起开青旅。”

原来,兵哥并没有当过兵,但是他却特别想当兵。青海湖的旅游业是有明显淡旺季之分的,每年5月份到10月份是旺季,到了11月份几乎一个人都没有了,他们也干脆关门回家休息。今年11月,兵哥要去西藏阿里体验当兵的生活。

说起骑行,阿姨介绍了当年兵哥骑行青藏线的故事。

“他们三个人一起出发,骑到格尔木下了大雪,另外两个人放弃了,只剩下他一个。风大,路滑,他给我打电话说想把单车摔了。我就鼓励他,既然你决定做这件事情,就坚持做完。你要是真的不想骑了,就早点回来吧。当时我心里也特别难受,放下电话就哭了。最后,他还是坚持下来,到了拉萨。”

“直到现在,他爸爸还是不赞同他开青旅,说他没出息,要他找个正儿八经的工作。可是我的儿子我明白,他就是喜欢自由,不喜欢受约束。开青旅再苦再累,他都高兴,因为这是他喜欢的事情。我能理解他,我支持他。”

天下的父母都是这样爱自己的孩子。

兵哥是个爱自由的人,却又向往着当兵的生活。当兵,意味着受到比常人更多的约束,他既然是个爱自由的人,为什么又对当兵的生涯如此向往呢?人生或许就是这样矛盾吧。也许是这样的,当你在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的时候,才觉得自由。

到了环湖骑行的最后一天,从刚察县到原子城120公里。出了刚察县城,就要爬一个大陡坡,坡顶挂满了经幡。

此后是一个长长的下坡,看不到青海湖了。路在高山草甸之间延伸,时而有较大的起伏。只需大半天的时间,就可以回到西海镇。

一路风光,早已印在脑海里,在记忆里慢慢发酵,酿成一杯回味绵长的酒,偶尔拿出来抿一口,环青海湖骑行的一幕幕场景就在眼前呈现。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骑行·青海湖(2015)|转湖的信仰与骑行的梦想

0

评论0

鱼翔浅底,鹰击长空,驼走大漠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