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南宫——今昔群英湖

文史南宫——今昔群英湖

今昔群英湖 张范津 “群英湖来水啦!” “湖水涨满啦!”在南宫,这一消息的震撼力,不啻中国争得了奥运会的主办权。 群英湖是南宫的“外滩”,她位于市区西部,西邻中国佛教第一塔、第一寺——普彤塔、普彤寺,北接省级万亩湿地公园、森林公园。 群英湖是河北省南部毗邻...

今昔群英湖

张范津

“群英湖来水啦!”

“湖水涨满啦!”在南宫,这一消息的震撼力,不啻中国争得了奥运会的主办权。

群英湖是南宫的“外滩”,她位于市区西部,西邻中国佛教第一塔、第一寺——普彤塔、普彤寺,北接省级万亩湿地公园、森林公园。

群英湖是河北省南部毗邻县城最大的人工湖,湖面面积二百多万平方米。

水是生命之源,尼罗河文明,幼发拉底河、底格里斯河的两河文明,印度河文明以及黄河文明等世界四大古文明,均与水有关。而且水在中国文化中有着特殊含义。“金、木、水、火、土”,“水”列“五行”之中坚。孔子曰“知(智)者乐水,仁者乐山”;老子云“上善若水” ,“水善利万物而不争”;管子说“水者,地之血气,如筋脉之通流者,故曰水具财也”。特别是在全球干旱缺水的大背景下,在有河必干、有水必污的残酷现实面前,哪儿有一片洁静的水,哪儿就有了灵气,哪儿就有了吸引力。

面对清澈碧绿的湖水,人们岂可不观?岂可不赏?

于是,老幼相携,男女相伴,夫妻相随,朋友相约,看湖赏水者摩肩接踵,络绎不绝,群英湖顿时人气飙升……

于是,目遇了彤塔夕照的光艳,高天流云的淡远,水雾轻柔的迷蒙,绿堤红岸的秀丽,碧波微涟的静谧,鱼翔浅底的怡然,悬丝垂钓的闲适,轻舟漫荡的幽闲……

于是,耳得了古刹钟磬的悠扬,鸥鹭动情的啁啾,水蛙勤勉的低唱,树雀欢快的高歌,鸣蝉嘹亮的长吟……

周日下午,收拾完家务,拎着小马札,带上一杯清茶,和妻相伴来到群英湖畔,坐在岸边的绿荫下,关掉手机,共享着这里的悠闲和清爽。

相看而不厌,湖光更安然。

这汪清悠澄碧,越尽千年风霜,灌溉了南宫悠久文化的湖水,向我踟蹰而来……

群英湖,明朝以前称“古水潭”,就在原县城不远的北面,明成化十四年(公元1478年)六月的一场大水,南宫县城被毁,搬迁新城后,这里便改称“旧城潭”。之后不但水面逐渐缩小,而且还失去了“潭”的幽深,至民国间,又改名“旧城洼”。这时客水已经很少,水源就是南宫境内十几条排水渠的来水,只能勉强维持一定的水量。而在1963年的八、九月间却发生了一次特大洪灾。此年自8月5日南宫一带连续降雨56天,雨量累积达542毫米。同时,8月3日邢台西部山洪暴发,6日滏阳河决口、老漳河漫堤, 7日洪水窜过西沙河,9日洪水从新河南下,几股水流一齐涌向南宫,10日即逼近南宫城。10个公社118个村被洪水围困,平地水深1米左右,普彤塔周围水深近2米。此后虽再无大涝,但却又十年九旱,排水渠的水也几近干涸。因此丰水之年尚有蓄水,干旱之年便无水可蓄。到后来基本上就是上半年下场雨就淹,之后水枯就晒湖底。若能赶上秋种,附近村民就抢种一季小麦。因土地肥沃,悉为膏壤,小麦一般收成不错,故又有“麦囤”之称。为增加蓄水量,扩大灌溉面积,控制旱涝灾害,1976年经邢台地委、行署批准,南宫对旧城洼进行疏浚改造,至1980年5月竣工,历时5年,用工30多万个,动土近600万立方,平均挖深3.5米,堪称南宫建国以来最大的水利工程。因工程实施过程中群英辈出,故取名“群英水库”,后改称群英湖。

群英湖可谓历史悠久,其形成年代当追塑到禹分九洲的夏代。那时中华民族的母亲河黄河还过境南宫,自大邳(河南浚县东)向北流经巨鹿、平乡,入境南宫,后经新河、武强由天津入海。之后多次移徙,直至宋绍熙五年(公元1194年)黄河最后一次南徙,便再未行经南宫。在这个过程中,其干流支脉造就了巨鹿、任县、隆尧、宁晋间的大陆泽,汇流形成了南宫境内的古水潭。同时,源自山西屯留的洚水(衡漳水)及由黄河决口而在馆陶形成的屯氏河水(张甲河)也经流古水潭,“溢则北入冀县之海子”(《南宫县志》民国版)与衡水湖相通。从汇流之源判断,当年的古水潭,当为燕赵之地除大陆泽外又一大湖泊。不然就不会让见多识广的明孝宗、武宗两朝元老的兵部、礼部尚书白钺看到这里“汀浦岸柳,鸥鹭翔舞,榜歌渔唱,远近互答”的情景后,而发出“俨然江乡景也”(《游旧城潭记》)的感叹了。

群英湖区,在南宫历史上既是重要的行政区,又是著名的风景游览区。自汉高祖置县至明成化十四年水毁1781年中,县城一直居湖南岸,而且在湖区一公里范围内散布着扁鹊旧封、风亭麦饭、彤塔凌云、丹朱古墓、微峦叠翠、石佛精炉、泮水芳莲等南宫十景中的八大景观。而泮水芳莲则是群英湖——古水潭的重要一部分。

岁月的长河流淌了千年。当历史的巨轮把南宫带进了一个崭新的世纪,当“生态”“绿色”的呐喊一次次提高分贝的时候,群英湖区这座冀南大地上古代文明、现代文明互通的桥梁,这条佛教文化、红色文化联结的纽带,这块智者所乐、民之所依的福地,再次进入了人们关注的视野。南宫市委、市政府高瞻远瞩,按照大手笔高起点规划设计、分步系统协调实施的思路,以普彤寺恢复扩建为龙头,带动起了群英湖的开发。

引智敛神。在高薪聘请高资质设计单位对群英湖区发展规划进行编制设计的同时,与河北省佛协、河北师大联合举办了中印文化使者摄摩腾、竺法兰驻锡南宫1940周年,中国佛教第一塔、第一寺——普彤塔、普彤寺肇建1940周年纪念研讨活动。盛邀学者高僧,通过研讨,在学术界和僧俗大众的心目中进一步确立了南宫普彤塔、寺中国佛教第一塔、第一寺的历史地位,从而为湖区开发找到了精神的支点。

引水育“绿”。群英湖区开发,秉承“绿色”、“生态”的理念,在湖北岸规划开发建设了万亩省级湿地公园和森林公园,并斥资180多万元,引黄河水入湖,不但灌“绿”了湖色,而且还使群英湖实现了自宋中期以来第一次向黄河之源的回归,尽而实现了与华夏文明的接壤。

引商聚财。以规划招商,以项目招商。众多有实力、有眼光客商的参与,为群英湖开发注入了新的活力,使群英湖区由历史文化宁静的后院,走向了南宫经济发展的前台。环湖路正在紧锣密鼓地施工,湖西岸普彤寺也在纠工建设,湖东岸的开发已绘制了蓝图。不久的将来,一个集观光、旅游、娱乐、休闲、度假为一体的特色风景区便会展现在世人面前。

                      (《邢台日报》2008年7月12日)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文史南宫——今昔群英湖

0

评论0

鱼翔浅底,鹰击长空,驼走大漠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