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环青海湖骑行(D3-D5)| 转湖

第二次环青海湖骑行(D3-D5)| 转湖

“何必管一片海,有多澎湃; 何必管那山岗,它高在什么地方; 只愿这颗跳动不停的心,永远有慈爱; 好让这世间冰冷的胸膛,如盛开的暖阳……” 【第3天】 黑马河-(茶卡盐湖)-石乃亥 黑马河位于环湖西路和109国道交汇处,观看青海湖日出的最佳位置在环湖西路的...

“何必管一片海,有多澎湃;

何必管那山岗,它高在什么地方;

只愿这颗跳动不停的心,永远有慈爱;

好让这世间冰冷的胸膛,如盛开的暖阳……”

【第3天】

黑马河-(茶卡盐湖)-石乃亥

黑马河位于环湖西路和109国道交汇处,观看青海湖日出的最佳位置在环湖西路的K16处。

看日出,要起早。昨天就联系好了车辆,在黎明前的黑暗里出发,抵达湖边的时候,天色刚刚发亮。

天空有薄薄的云层。伴着青海湖舒缓的波涛声,一轮红日从湖水的尽头升起,穿过如轻纱般的云,发出耀眼的光辉。阳光在湖面铺了一道金色,水鸟在天空飞翔盘旋。

茶卡盐湖,被人们称为“天空之镜”,距离黑马河约80公里。我们凑够四个人,租了一辆车,沿着109国道一路前行。遇到很多骑行者,他们要沿着青藏线骑行到拉萨。

或许是宣传照片拍得太美,或许是我们来的时机不对,眼前的茶卡盐湖,与想象中的截然不同。盐湖里沉积的盐晶体,早已被踩踏得面目全非,甚至泛起了黑色的淤泥。为了拍到倒影,不得不走向湖水更远处。

看到如此景象,心中有些失望,停留片刻就乘车返回了。反倒是,路上的风景抚慰了我们的心情。高山草甸,潺潺溪流。

回到黑马河,我们决定继续环湖骑行。

变天了,云层开始聚集。沿着环湖西路骑行,路贴近青海湖。遇到亲子骑行团队,保障车前后各一辆。有一家三口的,妈妈在前,爸爸在后,大约10几岁的孩子在中间。

翻过一个陡坡,风起云涌。雨点落下来的时候,我们刚好抵达石乃亥。

【第4天】

黑马河-刚察

清晨,天空出现日晕,太阳被一圈彩虹环绕着,或者叫做幻日。

一群滑着轮滑的人在下坡的地方超过了我,他们的速度比骑行还要快。滑着轮滑环青海湖,这看上去比骑单车还要酷。

有的人开车自驾,有的人徒步,有的人轮滑,有的人骑行,这都是环青海湖的方式,但是,我最敬佩的是磕长头转湖的人,他们需要半年的时间才能用身体丈量完。

我看到一个母亲带着6岁的女儿一起磕长头环湖,母亲在公路边的草地上用身体丈量着土地,虔诚地念着经文,每个地方都要磕两次头。我想,可能是在帮自己的小女儿磕长头吧,因为女儿还太小,她只能在一边陪妈妈慢慢地走着。

不远处有一个小推车,车上放着她们的行李,与母女俩一起磕长头的还有小女孩的姑姑。

磕长头的人这一圈下来,是3个380公里的距离。首先将手推车推到前方几百米的距离,然后返回到起点开始磕长头,一直磕到放手推车的地方,再将手推车推行几百米,返回到刚才的位置继续磕长头。

我们环青海湖,是为了看风景,完成自己环湖骑行的梦想;而他们磕长头环青海湖,是为了自己心中的信仰。

阳光洒在蓝色的湖面上,像天上的银河一样闪烁着光芒。湖水泛起涟漪,轻柔地拍打着沙滩。

湖水冰凉,像是冰川上刚刚融化的雪水。坐在青海湖边的沙滩上,光着脚晒太阳,此处距离今天的目的地刚察县30公里,却鲜有人来。

“何必管一片海,有多澎湃;

何必管那山岗,它高在什么地方;

只愿这颗跳动不停的心,永远有慈爱;

好让这世间冰冷的胸膛,如盛开的暖阳……”

听着许巍的《第三极》,望着像海一样的青海湖。

青海湖,宽广如海,却那么低调,连浪花都很柔软。

环湖西路与315国道相接,青藏铁路也在湖边延伸。

一片金灿灿的油菜花出现在路边,再往前,就是刚察县了。刚察县,是藏族自治县,许多小区的房子都是藏式建筑。

远远地就能望见那座即将竣工的藏式高楼,紧邻着沙柳河,河中有青海湖特产的湟鱼。

日落染红了天空的云朵,白塔显得更加庄严肃穆,一轮明月升上天空。

我们住的青年旅舍在一个藏式建筑的小区,这里开了好几家客栈。

前台的义工称青旅的老板为兵哥,兵哥看上去似乎真的是个当过兵的人,健壮,短发,皮肤黝黑。

这套两层的藏式公寓是他租的房子,房租只要2万元/年。这家青旅去年开业,今年又租了一处别墅开了连锁店。兵哥去别墅那边打理了,这边就留给青旅的义工和他妈妈来管理。

我坐在青旅的沙发上,看着满墙的照片,除了青海湖的还有西藏的,纳木错、羊卓雍错、布达拉宫,很多我都能认出来的地方。看来,兵哥一定是个爱旅行的人。

“这家青旅是他上大四的时候自己选好的位置,自己装点的。”

阿姨一边收拾房间,一边讲述兵哥开青旅的历史。

“那时候他爸爸不同意,说他读了大学,毕业后竟然开招待所了。我当时虽然不支持他这样做,也没有反对,毕竟是儿子想做的事情。今年我来帮他打理,才发现开青旅和开招待所不是一回事。我看到他结交了全国各地的朋友,还有外国朋友,视野和思路越来越宽广,这才真正理解了他,所以我就辞职了,帮他一起开青旅。”

原来,兵哥并没有当过兵,但是他却特别想当兵。青海湖的旅游业是有明显淡旺季之分的,每年5月份到9月份是旺季,到了10月份几乎一个人都没有了,他们也干脆关门回家休息。今年11月,兵哥要去西藏阿里朋友部队里体验当兵的生活。

说起骑行,阿姨介绍了当年兵哥骑行青藏线的故事。

“他们三个人一起出发,骑到格尔木下了大雪,另外两个人放弃了,只剩下他一个。风大,路滑,他给我打电话说想把单车摔了。我就鼓励他,既然你决定做这件事情,就坚持做完。你要是真的不想骑了,就早点回来吧。当时我心里也特别难受,放下电话就哭了。最后,他还是坚持下来,到了拉萨。”

我想起自己骑行川藏线的日子,感谢爸爸妈妈给予我的支持和鼓励。

“直到现在,他爸爸还是不赞同他开青旅,说他没出息,要他找个正儿八经的工作。可是我的儿子我明白,他就是喜欢自由,不喜欢受约束。开青旅再苦再累,他都高兴,因为这是他喜欢的事情。我能理解他,我支持他。”

听着阿姨的讲述,我真的非常感动,天下的父母都是这样爱自己的孩子。

兵哥是个爱自由的人,却又向往着当兵的生活。当兵,意味着受到比常人更多的约束,他既然是个爱自由的人,为什么又对当兵的生涯如此向往呢?人生也许就是这样矛盾吧。

或许是这样的,当你在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的时候,才觉得自由。于是,若是喜欢当兵的生活,纵使我们看上去约束再多,他还是觉得自由。

我也一直有个开青旅客栈的梦想,却还未实现。

梦想与信仰之间有多少不同呢?

我们每个人或许都有自己的梦想,但是真正能实现梦想的人却很少。并非是都是因为我们的梦想不切实际,无法达到,很多时候是因为我们没有坚持下去,遇到困难就退缩了,或者半路改变了想法。像小猫钓鱼一样,本来是来钓鱼的,没过多久就没了耐心,坐不住了,上蹿下跳地扑蝴蝶。最终,蝴蝶没有扑到,鱼也没钓上来。

再看看这一路上转湖的藏民,无论是走路还是磕长头,他们都是那么虔诚,绝对不会少走一步路,也绝对不会少磕一个头。因为他们心中怀着对信仰的无限敬仰之情,人在做,天在看。

从踏上环湖之路的第一步开始,他们就下定了决心,要徒步走完这一圈,或者磕长头用身体丈量这一圈。

【第5天】

刚察-西海镇

这是环湖骑行的最后一天,从刚察县到原子城120公里。回想3年前,我骑行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是下午3点钟,却做出了一个决定:继续骑行,直到原子城。

出了刚察县城,就要爬一个大陡坡,坡顶挂满了经幡。

此后是一个长长的下坡,看不到青海湖了。路在高山草甸之间延伸,时而有较大的起伏。

三年前的那次环湖骑行,为了赶路,没有好好欣赏风景。况且,在天黑之后,也看不到什么风景了。我依旧清晰地记着,黑夜里的那一道光。

如今再来,我们慢慢地骑行,看一路风光。

一路上遇到很多徒步转湖的藏民。他们的内心一定是无比坚定的,没有一丝偷懒的念头,虔诚地走好脚下的每一步。

下午,我们回到了原子城,把车还给骑兵营。乘坐巴士,返回西宁。

一路风光,早已印在脑海里,在记忆里慢慢发酵,酿成一杯回味绵长的酒,偶尔拿出来抿一口,环青海湖骑行的一幕幕场景就在眼前呈现。

转湖,可以有很多种方式:自驾、骑行、徒步、路滑、磕长头……

转湖,可以有很多种原因:为了旅行,为了梦想,为了信仰……

转湖,让我更深刻地体会到,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如果能把自己的梦想当作信仰来对待,梦想终究会实现。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第二次环青海湖骑行(D3-D5)| 转湖

0

评论0

鱼翔浅底,鹰击长空,驼走大漠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