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是怎样炼不成的——梁山人物系列杂文之十九

钢铁是怎样炼不成的——梁山人物系列杂文之十九

Q城里有一所学校,叫“奥斯特洛夫斯基私立中学”。母大虫顾大嫂和小尉迟孙新的独生子小宝在这里读高一。     奥斯特洛夫斯基是《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一书的作者,把学校以前苏联英雄的名字命名,显然有“熔炉”的意思。顾大嫂就是冲着这个名字来的,倒不是希望小宝能够...

Q城里有一所学校,叫“奥斯特洛夫斯基私立中学”。母大虫顾大嫂和小尉迟孙新的独生子小宝在这里读高一。

    奥斯特洛夫斯基是《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一书的作者,把学校以前苏联英雄的名字命名,显然有“熔炉”的意思。顾大嫂就是冲着这个名字来的,倒不是希望小宝能够成为奥斯特洛夫斯基那样的英雄,是希望学校严厉一些,把她管教不了的小宝先弄得规规矩矩的再说。

    然而,小宝这孩子到了这里之后更不象话了,原来的撒谎、懒惰、抽烟、打架等坏毛病没改掉不说,又学会了喝酒、谈恋爱,这不,晚上10点多的时候,喝得里倒歪斜的回来了,居然笑嘻嘻地对顾大嫂说,妈,搞对象的滋味真他妈的爽。

    爽你妈个腿!顾大嫂连推带打把小宝弄到床上,看他马上呼呼地睡着了,探头对懒懒地躺在大屋里 的男人孙新说道,你就不管?小宝不是你的儿子?

    怎么管?孙新无奈地嘟囔了一句,什么事没有一样,眯上眼睛,准备睡觉了。

    顾大嫂进来吧嗒把电视关了,气愤地嚷道,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怎样炼成的?这回我可知道了,钢铁是怎样炼不成的。就你这副死德性,炼什么钢铁?

    顾大嫂嚷完了,看孙新没有反应,就没好气地把孙新狠劲往床里一推,合衣倒下了。

    这孩子也没吃错药啊,怎么就是个不出息?比钢铁还难炼啊。顾大嫂大瞪着双眼,对着天花板嗟叹着。

    是“底”打得不好,一开始就把孩子宠坏了么?不是啊。顾大嫂夫妻两人虽然没有文化,但是对于考不上大学就是没啥出息这个问题的认识很充分。小宝刚上一年级的时候,夫妻两人就轮流看着他写作业,光那些个a o e,小宝最少写了200遍,那是整整一个方格本的a o e啊,小宝的小手指都磨出茧子来了。从不写字的顾大嫂,耐着性子言传身教,也能把a o e写得很圆很圆呢,在她认识的为数不多的文字中,她特别喜欢那个带着小尾巴的a 呢。

    是什么事情伤了孩子的自尊,使他丧失了上进心?不能啊。从小宝明白“组员”和“组长”的区别之后,就回来缠着非要当班干部不可。说,那个局长的儿子,那个科长的儿子,鼻涕老长的不说,还打人骂人哩,还当班长副班长哩。孙新就拎着两瓶“古井贡”跑到老师家里,为小宝争得了一个劳动委员。从小学一年级到初中三年级,小宝当了九年劳动委员,每次在班委会改选之前,孙新都要去老师那里“活动活动”,使小宝不致落选,始终是“班子成员”啊。

    是老师不经心么?怎么会呢?老师的生日,老师孩子的生日,老师妈妈的生日,每次都要去的。谁不知道?尉迟家和老师家关系贼铁呢,老师不但教会小宝怎样写a o e,怎样把两手背在后边坐好,还教他考试的时候怎样前后照应,怎样传递纸条呢。

    都是这破电视闹的。你说现在这些大姑娘,媚眼抛的,真叫人心惊肉跳。亲嘴也不知道背着人,就那么当着孩子的面吧唧吧唧地啃来啃去的,小孩子学这个可比a o e便当多了,怪不得小学五年级的孩子就谈恋爱呢。俺和孙新入洞房之前,连手也没拉过呢。还有网吧,就知道瞅着钱使劲,弄了些叫什么QQ的破玩意,那些表情,一个个伸舌头瞪眼睛,贼眉鼠眼的,根本不往好道上领。

    顾大嫂想到这里,用胳膊肘捣了孙新一下,说,得想个办法呀。孙新还是那个态度,说,有什么办法?顾大嫂说,那样,咱们把电视卖了吧,卖了小宝就不能看电视了。谁要这破电视?送他姥姥家去吧。顾大嫂说,也行。想了一会,又说,明天你去附近的几家网吧关照一下,看见咱家小宝去了,就让他们撵回来。

    好吧。孙新很不积极地答应着。

    对了,顾大嫂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来。你明天去那个“洛夫斯基”一趟吧,再去“活动活动”。孙新问,还管用吗?顾大嫂说,加上一点“火”,这钢铁备不住好炼一些。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钢铁是怎样炼不成的——梁山人物系列杂文之十九

0

评论0

鱼翔浅底,鹰击长空,驼走大漠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