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律:过合肥古消遥津有感

七律:过合肥古消遥津有感

2019年三月十三日晚歺后,有幸过合肥古消遥津,入园游瞻有感。 古消遥津 文/半步天 一湖三岛临高阁,古地空余阔水唏。 豆叶池清疏夜色,消遥津暖度春微。 半轮明月光凝户,十里梅香气裹衣。 当日仲谋飞骑去,平生不敢犯合肥。 飞骑桥 张辽威震逍遥津 公...

2019年三月十三日晚歺后,有幸过合肥古消遥津,入园游瞻有感。

古消遥津

文/半步天

一湖三岛临高阁,古地空余阔水唏。

豆叶池清疏夜色,消遥津暖度春微。

半轮明月光凝户,十里梅香气裹衣。

当日仲谋飞骑去,平生不敢犯合肥。

飞骑桥

张辽威震逍遥津

公元三世纪时,魏、蜀、吴三国鼎立,合肥属于魏辖地,是江淮咽喉,军事重地。孙权和曹操为争夺合肥,进行过长达60年的战争。其中最有名的一次便是东汉建安20年(公元215年),东吴孙权趁曹操兴师西征汉中张鲁,合肥空虚之机,亲率雄师十万攻打合肥。镇守合肥的魏将张辽在强敌压境,众寡悬殊的危急关头,临危不惧,履险如夷,毅然率领将士出击迎敌。此战东吴精锐尽出,10万大军竟为张辽的7000守军所破,连孙权本人也差点为曹军所俘,幸赖凌统、甘宁、吕蒙等人奋力死战,才得以脱身。

孙权落败被张辽包围住。孙权在众亲信保护下,死战杀出重围。仓皇纵马逃至一小石桥边,桥板已被张辽部下拆掉一丈余。孙权一看惊慌失措,只得仰天长叹一声“天灭我也”。恰好牙将谷利赶到,叫孙权将马后退几尺,然后在马背上猛击一鞭,孙权坐骑飞跃过小石桥,脱离了险境。留下“退后著鞭驰骏骑,逍遥津上玉龙飞”的诗句,后人便称这座逍遥桥为飞骑桥。

罗贯中有诗:

的庐当日跳檀溪,又见吴侯败合肥。

退后着鞭驰骏骑,逍遥津上玉龙飞。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七律:过合肥古消遥津有感

0

评论0

鱼翔浅底,鹰击长空,驼走大漠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