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肿瘤医院看病(一)

天津肿瘤医院看病(一)

图片发自简书App 6月3日(周日)早我到了天津,还住在我经常住的航大宾馆里。中午儿子过来,娘俩在一起吃了一顿便饭。网上预约看病的日子是周五(6月8日),我早来的目的是先做完B超,然后拿着报告与上次作对比,由大夫再给出诊断的结论。 周一一大早我就出发...
图片发自简书App

6月3日(周日)早我到了天津,还住在我经常住的航大宾馆里。中午儿子过来,娘俩在一起吃了一顿便饭。网上预约看病的日子是周五(6月8日),我早来的目的是先做完B超,然后拿着报告与上次作对比,由大夫再给出诊断的结论。

周一一大早我就出发了,百度一查别说航大这里偏僻之处,还真有直达肿瘤医院的公交车511路。坐15站到终点体育馆北下车。下车走不了几分钟就到达了肿瘤医院。

医院一如既往地人满为患,拥挤程度简直跟菜市场有一拼。我去自助机前挂甲状腺科便民门诊,挂号费15元,是181号。

去E座二楼甲状腺12诊室候诊,大约十点排到我。这里的大夫是个年轻的小伙子,不看病,只负责开药和各种检查的单子。所以基本是一分钟不到一个患者。

开完单子我去一楼大厅缴费,缴费窗口排着长队,而自主缴费机却没几个人使用。我到自助机前一分钟解决缴费问题(288元)。这就是会使用现代手段和不会使用的区别——省时。

拿着缴费收据去F座二楼排队取号,大约11点取号成功。谢天谢地给我排到今天的下午3:30—4:00就诊。

记得上次我来时,蒙头转向,公交车也坐反了,医院自助机也是摸索着试用,这楼那楼乱跑一通,浪费了好多时间,结果被排到第二天就诊。

哈哈!感叹啥事都是一回生两回熟。这次看病我一点心里负担没有,因为熟门熟路感觉心里有底。

离就诊还有四个多小时,先在附近小饭馆吃碗面,然后乘地铁6号线去了长虹公园。不知为什么天津地铁人怎么那么少?长长的滚梯和偌大的地下通道里几乎没几个人。地铁车厢里也有空座。

02

走进南开区的长虹公园,也是空旷无人,我一直往深处走去,里面有个大湖,湖边有小亭和长廊,树荫下有十几位中老年男女兴致勃勃地跳交际舞。

再继续往里走,有几个人在唱京戏,远一点还有练习吹小号和萨克斯的老男人。我找个没人的长廊坐下休息,过一会儿我干脆躺下休息。结果还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这要是在哈尔滨群利那些公园里,我哪敢如此放纵自己。因为我认识的不认识的学生,家长太多(有的我不认识他们,但他们却认识我),一举一动都受到严密的监控。这算是当老师“坏处”还是“好处”?真说不清楚。

所以我在家基本不出门,傍晚也很少出去遛弯。周围认识的人多,装看不见,不打招呼不好,碰上爱说的熟人,还一顿查户口。他们对我现状的了解,还不如经常看我文章的您们呢。

睡醒了,看看时间不早了,就往回返。到达医院是3:00整,结果还差一个号就轮到我。多亏我提前回来了。

03

进入诊室大夫问:“是头诊还是复诊?”

我说:“复诊,去年12月6号来过。”大夫检查完之后,又在电脑上把我原来的片子翻出来,进行对比。

然后说:“大小似乎没啥变化,但有强钙化点(上次也有),这是恶性的征兆,上次大夫给你诊断为4a级,我认为她有些保守,我给你确诊为4b级。具体情况你让大夫给你诊断吧。”

大约过了10分钟,报告单出来了。我接过报告单,把上次的报告单掏出来,一行一行对比。基本没啥两样,就是左侧原来是单发结节(怀疑恶性的那侧),现在也是多发,定为2级良性。右侧原来就是多发,2级良性。

一切就绪,就等周五复诊了,看大夫怎么说。于是把报告单拍成照片发到家庭群里。告诉家人,我没啥大事,请放心。

这时周围也有陆续接到报告单的病友,有焦虑的,有慌张的,我接过来一一给她们解读,告诉他们都没啥大事,就是普通良性结节,连恶性倾向都没有的,我又给她们解释一下级别是怎么回事。就有一个人,好像比我重一点。我还临时冒充“大夫”给病友”答疑解惑”呢!

我观察到,焦虑不焦虑,和病情轻重有关系,但更和本人的心态有关系。有的人明明很轻,就是害怕的要命,不能接受自己身体有一点瑕疵(完美主义者)。

人吃五谷杂粮,又都是五六十岁的人了,有点小病小恙,不是很正常的事吗?健康一辈子到终老,只是我们良好的愿望,不可能每人都拥有这份福气?

我认为:乳腺,妇科,甲状腺等女性高发癌症,和保养不保养,锻炼不锻炼没啥大关系?更多是基因,体质,饮食,心态说不清楚的这些原因导致的。

万一不幸让遇上了这些疾病,首先就必须学会接受,面对,然后是积极配合治疗,与疾病共舞,带病生存。你不接受,想不来,哭鼻子抹眼泪,抱怨委屈,折磨自己,也折磨家人。还于事无补,甚至加重病情。

说实在的,自从去年10月份单位体检,我发现了此病,我是一点没紧张,也没害怕。此次我来津复查,也是一点负担没有。相反老公却总担心,我婆婆更别说,一点承受能力没有。见我就无形中传递她的焦虑情绪(尽管她表面也说些安慰的话),我还得反过来安慰她。

好在我内心够强大,不在意这些,换上本人也脆弱的,都得被她的不良情绪给吓唬死。老人根本就不懂,癌症不等于死亡的道理。她们是“听癌色变”。

单位同事知道我甲状腺结节,怀疑有恶性倾向,也都劝我赶紧手术,留着干啥?养虎为患吗?但我自己还是主张继续观察,不轻易去做手术。

04

家里有“抗癌英雄”姐姐做榜样,我还有害怕的。如果这点小病就诚惶诚恐,担心害怕,我都瞧不起我自己。还天天写文章传播正能量呢?原来自己就是“纸老虎”。

时时刻刻向姐姐学习!即使极其凶险的晚期癌症缠身,姐姐仍选择热爱生活,快乐过好每一天。五月份姐姐还和小伙伴们一起去了趟日本旅游,下半年姐姐还准备再去美国。

别看姐姐是“橙色预警”的癌症病人,还是此次去日本旅游的组织者,领导者之一呢!

姐姐就是这样,从来不把自己当病人对待,只要身体稍有好转,就积极主动去张罗去做各种事情。所以姐姐几次能转危为安,和她积极乐观的心态是有很大关系的,甚至都起主导决定作用。

图片发自简书App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天津肿瘤医院看病(一)

0

评论0

鱼翔浅底,鹰击长空,驼走大漠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