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青海湖—在那遥远的地方

环青海湖—在那遥远的地方

一·始 “我走了,不希望给你留下什么念想,忘了我,我不配你喜欢,你去找个更适合你的女孩吧。我是个坏人,别再联系我。”她走了,留我一个在那个满是记忆的房间的角落里瑟瑟发抖,我看到了她转身一刹那的晶莹,不知是开心还是遗憾...又是一年毕业季,我高二,她高三。...

一·始

“我走了,不希望给你留下什么念想,忘了我,我不配你喜欢,你去找个更适合你的女孩吧。我是个坏人,别再联系我。”她走了,留我一个在那个满是记忆的房间的角落里瑟瑟发抖,我看到了她转身一刹那的晶莹,不知是开心还是遗憾…又是一年毕业季,我高二,她高三。成绩优异的收到了天津的一所211高校的录取通知书,那是我夏天最冷的几天…

中午刚回到家吃完午饭,电话铃响“走,搞搞,环湖!我们说好了的!”前几天随口答应的事竟然被当真了,这不是雪上加霜么,高三就要到了,麻烦却是不断。计划都

没计划好,家长那边也还没有协商好。走!妈的!我答应别人事还从来没有过做不到的!晚上八点,把衣服装进驮包,把驮包从窗户扔下了楼,然后若无其事的和父母说出去骑车转一圈。蹬上我心爱的自行车,车速太快,风像刀子一样割着脸,不禁扯了扯脖子里印着朝湖图案的魔术头巾,心里有一种犯罪的快感。

“二十九,在哪?我到你家附近了,快出来,作案工具啥的都准备好了,你的资金准备的咋样了?”

“别急撒,我办事,你放心,五分钟。”(撒,青海方言,句尾语气词)

“翔子,拉展,都到位了,九点老地方见。”(拉展:青海方言,快点)

“大哥,早就收拾好了等你们俩,该快的是你们,哈哈哈。”

三人见面,如同中共第一次大会一样,见面了就立马去了宾馆,互相给家里打电话说在对方家里住下了太晚了,骑车回家不安全。熟悉了我们的尿性的家长也没有多问,平稳度过一晚,看着下午才去买的三张从西宁去西海镇的长途汽车票,心里无比满足。然而乌云已经遮住了月亮。“希望明天是个晴天”我对自己说。

“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响亮的闹铃响了起来,六点过五分。也不顾早饭什么的,起来简单洗漱一下,蹬上车就出发了。

“卧槽,下雨了!”

“包慌,还没开始!”(包:青海方言,别,音bao,二声)

“说走就走!”

穿梭,超越,汗水雨水在脸上汇在了一起,或许还有一直藏着的泪水混了进来。

“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我的所有铃声都是这个百听不厌的民歌。

“喂,在哪,早上早点回家,你舅姥爷来咱家了。”

“我要去环湖了。”

“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

“你赶紧给我回家,都不知道你应个事弄啥嘞!快高考了知道不知道?”妈妈愤怒的说。

“在骑车,下着大雨,想叫我死就接着打电话。”

不耐烦的再次挂断电话,而后双手紧紧握住了车把,路上发生了什么我一概不记得了,只是一直在加速,一直在超越,一直到到了长途客运站为止。到了地方我想把手从车把上拿下来的时候,它已经僵在了上面,可能是是冻的,也可能是原来我一直好奇的所谓自残的一种吧。

将车轮拆下来,放在了大巴车的顶上,终于出发了。

用饼干填了填肚子,翔子和二十九就沉沉的睡过去了。我还在让两只仿佛已经不属于我的手互相搓着,想着,我怎么就上了贼船呢?给妈妈发了段短信,大致的内容就是让他们担心了,会尽快回来之类的。想的多了,思绪也就飞了起来,手指在屏幕上跳了起来。

那朵白色的云

和天一样离我很远

她不会散

我在你之后离开

去找那曾所谓信仰的东西

我想在环湖路上纪念你

纪念我听别人说的

我们的曾经

胡打一通,发表。瞥了一会儿窗外,思绪渐渐停了,沉沉睡去,等待环湖起点的到达。

梦里,我们十指相扣,她依偎在我的怀里,就像原来一样…

醒来了,又睡着了,睡着了,又醒来了,不知道是反复了多少次,最后一次在乘客的嘈杂声中,捕捉到了“快到了”三个字,终于清醒,搓搓脸,涩涩的,大概是是泪痕。已经是下午了,振奋精神,晃醒了他俩,翘首等待。

西海镇,或者可以叫它原子城,作为一个青海长大的孩子,我不知道自己来过多少次,但是这是最特别的一次。西海镇的天是明媚的阳光伴着细雨的,太阳雨,喜雨迎贵人,心情大好。下车,组装,蹬上我亲爱的自行车,在这没有高层的镇子上悠闲的晃着,最低的档位,最慢的步频,甚至是没有走路快。就这样漫无目的的转着,原子发射基地,王洛宾纪念广场,记得广场上正在放《在那遥远的地方》,几次我以为是手机响了。为了纪念这放荡不羁的开始,王洛宾像前合了影。

小镇上采购一些必备的东西。帽子,补胎工具,备胎,打气筒,雨衣,榨菜,压缩饼干…由于走的太匆忙,很多东西都忘记了带,一下子钱包瘪了,比想象中的多出了很多。  是夜,一样的三人间,这是最后一个舒服的夜晚吧大概。不安分的我们晚上在西海镇的广场上跟大妈一起跳起了广场舞,青海不流行爱情买卖,不流行凤凰传奇,这里只有锅庄,青海长大的我们当然也能跟着蹦跶蹦跶,记得第一次跳锅庄她就站在我的旁边和我一起,不自觉地扬起了嘴角,又在下一刹恢复淡定…

看了看出门时被我遗弃在床上的手机,很多个未接电话,我未接电话最多的一次,都是一个号码打过来的。

手抖的回了过去:

“咋样,看你空间上说的是顺利到达了啊,也到了,没法拦你,没钱了就打电话,也大了,马上就十八个人了,都不知咋说你好。哎…”(就这吧:河南方言,那就这样吧,一般用于对话的结束)

“那就这吧。”

“就这吧…哎…”

二·西海镇—151

“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震耳欲聋的铃声再一次响了起来。

六点,小米稀饭,小笼包。装上驮包,带好手套,头盔,绑腿带。

六点半,刚出了西海镇就是一个达玉骑行大本营,昨天也就是在这里采购的补胎工具。(大本营里全是各式各样用于租借,展览,售卖的自行车,还有各种纪念品。)路过这里当然是要合照的,就像大多数游客一样。以前总对上车睡觉,下车拍照的旅行嗤之以鼻,自己在路上时也还总是想留下些念想。这也是我挺遗憾的一件事,和她我从来没有一张正经的合照。我一路上努力瞪大自己的小眼睛,只是想看的更清楚,希望自己能记住每一处风景,我路上遇到的每一个人。

过去达玉自行车部落,就是一个大上坡,看着笔直的柏油路就在不远处消失了,哦,原来是一个大拐弯,拐弯处的小山坡挡住了所有的视线,仿佛路真的消失了一般。不知道弯后面是什么,有点心虚没有几分钟,刚刚出发,体力还旺盛的我们很快到了弯道处,心里恐惧更甚。过去了,没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只是突然看见一个大下坡接着一个大上坡,坡顶和天连在一起,又看不见路了,经验告诉我,那后面会是个下坡。

后面的路也大抵是这样的,上坡接着下坡,下坡后又要征服一个上坡。三个小时就这样随着车轮一圈一圈的碾过了环湖东路。第一天的任务比较轻松——七十公里,所以一路上有很多可以休息的机会。有时看到了一簇鲜艳开放的鲜花会停下来,有时看到远处草原上有成群的山羊会停下来,有时就只是想停下来…路边除了草原就是小山坡,没有湖,环湖东路这一段是离湖比较远的一段路,看不到青海湖,只会路过一个叫做尕海的小湖泊。

途径尕海,看着离我们就一百米五十米的湖边,心早已经飞了过去。远远的看见几个藏民大叔牵着马和牦牛在湖边,没多想,时间还早,去湖边歇一会儿吧。这时的我在我队友前方五公里处,据说他们两个人看到路边的公马和母马在交配,看的不亦乐乎,光顾着拍照了,没有相机的我就在尕海边的公路上等着那两个色狼。翘首等着,不敢自己先到湖边,生怕错过,那估计就是不停地追赶了,我可不乐意去享受那该死的追人的乐趣。

就这一条路,环湖路也就只有这一圈,注定会相遇。队友终于出现了,车,湖,路还有人就在我的视线内融为了一体。不由的想象一望无际的青海湖,柏油路,油菜花和我们的身影融在一起是怎样的光景。如果这时她在,又会露出怎样开心的笑容,淡了淡了,她的脸,就只有她月牙般的笑眼…

近了,近了,到了尕海边。果然如骑友说的见面不如闻名,闻名更胜见面,湖岸是一大片一大片的动物粪暴晒,风化之后堆积成的,气味之冲着实让人难以呼吸。正在我们受不了这气味打算离开时,藏民大叔过来冲我们喊道:“啊喽,求刚九及(你们要去哪?),这是我们私人的牧场,车进来了就要给钱。”人生地不熟,不得已回道:“再我们也就算是青海的,我家里草场也有俩,你钱再还好意思要了吗?”(俩,青海方言,常在句尾做后缀 )我学着藏民腔回道,希望可以省下已经不多的钱。但是显然藏民大叔并不想让煮熟的鸽子飞了,伸手拦住我们的去路。

“这是我们私人的牧场,你们说的什么我听不懂,你钱给就对着。我们私人的牧场,你们车车开上进来了,损坏了草地,我们的牛吃什么,羊吃什么?”

“我们就走呗,都是青海人没必要呗,我好多朋友也是海西的呗。”(海西,西宁的一个民族自治州)

“不行不行,我们私人的牧场,我们人进来不收钱,但是一辆车十块钱,你们三辆车,给上三十。”

“搞搞,好了好了,给了给了,搅沫沫的没意思。”(搅沫沫,青海方言,说废话)二十九如是说。

“架,给你,钱给了可以自由了吧。”(架,青海方言,给)

“你们钱给了,我们私人的牧场就欢迎你们呗。”藏民大叔说话时从我手中扯走了我当命根子看的钱。拿上钱揣进他的藏袍里就哼着藏歌离开了我们身边。

远处一辆面包车驶离了公路,开到了湖边,车上人下来,这过程中我一直用可怜的眼神看着他们。果不其然,藏民大叔故伎重演,外地人当然是不情愿的给了钱。

“小伙子们是来环湖的么?”

“对啊,你们是来旅游的?”

“哇!环湖的哎!老婆快过来”

“我可以和你们合照么?”

“额,啊,可以,可以…”

这时我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看着面包车上下来的人看我们的眼神就像是在看动物园的动物一样。说不清道不明,不耐烦的我拉着还在摆POSE的翔子和二十九走了。是的,我很讨厌,很讨厌,说不出原因…

车还在路上,人在车上,人和车都在风景里,那风景如画,醉在这天地之间

走了不远,看见了一群人,和我们三个一样是来环湖的,不过是用走的,每天三十公里。每年都会有这样的比赛,连续三年坚持走下来据说会有大奖。队伍里最年轻的十五六的样子,最老的看起来已经六七十了。他们有的三五成行,有的跟着音乐往前蹦着,有的埋头苦进,但是不管是谁,他们的眼神都是那么坚毅。每每经过一个徒步者的身边,伸出大拇指互道加油,这是个很神奇的过程,每一次都是一次重生,身上的疲乏也仿佛一扫而空。

虽然想对他们了解更多,但是今天的骑行任务一定是要完成的,与他们的领队告别,加速,渐渐的就远了,偶尔回头,他们一点一点变小,到最后消失。大约一个小时后我看到了他们今晚的宿营地,那是很大一片草场,上面扎了一圈围着一个正待点燃的大篝火堆的帐篷。

人们啊,祝你们有个好梦,祝我们一路顺利,扎西得嘞!

他们今天的终点就在这里了啊,那我们的呢?环湖,一圈,最终还是回到了原点,这难道说生命的意义就是等待死去么?回头看看走过的风景。啊!重点不在我们可以回去,多久可以完成这次有意义的旅行,重点在我背后这美丽的风景,在于我路上经历的。偶尔回头我未曾见到过我身后那么美的风景,大概是因为风景里有汗水做滤镜吧。那天然的美,真的称得上是无与伦比的美丽,只是画里少一个曼妙的身影才能称得上是完美。

之后的骑行是一天中最艰难的时候了,每次长途骑行最难的就是第一天,身体没有适应这种高强度的运动,重复单调的蹬踏,很容易会走神。(很多刚开始骑远行的人因为经验不足加上注意力的不集中,葬身在大车的车轮之下。这不是一件耸人听闻的事,目前速降自行车的车速最高可以达到280km/h,甚至超过了很多汽车的最高时速。当然我们并不会骑那么快,但是对于一个正常人,一辆好一点的自行车平路上到个三四十码还是很简单的。狭窄的自行车道,高速行驶的大车,并不那么如意的路况,大车很容易会把人卷进去。)强打起精神,下午还很早的时候我们就到了151基地,青海湖主要景区二郎剑就在这儿。传说是二郎神和孙悟空悍斗时二郎神的剑不小心滑落到地上,就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吃了一天的馒头咸菜的我们一到151就去找饭馆了。显然靠着旅游业发展起来的青海湖周边的饭菜我们都吃不起,只好挑了一个勉强能接受的稍贵的牛肉面。饭罢,从来没有吃过这么贵的牛肉面的我们半满足又半抱怨的去找了旅社。

“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刚找到旅社还没坐下电话铃响了起来

“到哪了?吃了么?吃的啥?今天住哪?身体有什么不适么?”

是妈妈,这一连串问题问的我不知该从哪一个回答。

“额,啊,啥都好,吃哩好,睡哩好。”

“哎,好都中,我的儿哎…早点睡吧,休息好,才能继续下去。”

“嗯…”

“那就这吧。”

“嗯…”

回旅社之前当然是要去做点运动的,当然还是锅庄,在青海,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只要有广场的地方就会有锅庄,大家都是绕城一个圈,后来的人一点一点往圈里加,圈足够大了,就自然在第一圈外围,慢慢的,就被这帮热爱舞蹈的人画出来一个同心圆。

虽然腿很累,身体很乏但是心里还是明朗了许多。

是夜,男生夜聊的话题无非是女人,酒和车。

“哎,搞搞,那天我在你家见那个妹子呢?看着弧度欢呗!”(弧度,青海话,特别;欢,青海方言,漂亮)

“你他妈一天管头多,你哥哥我寻得尕娘娘当然欢。”(管头多,青海方言管得多)

“那你这个情况不对呗,有对象的人啊么这么低迷?”(啊么,青海方言,为什么)

“你们两个贼娃,管头多,没尿的尿去,尿掉的睡去。”

“遭睡啊,明天还要继续赶路啊。”

虽然说了要睡,但是毫无睡意,脑海里就只剩下了那个眼睛会笑的女孩…

一年后我会在哪里?追寻着她的脚步?我去了就真的会在一起么,她真的会等我么?一年啊,那是一年…

现在的成绩连个一本都上不了。哎,环湖回去,没几天就要开学啦,我拿什么来完成我的梦想,想起两年前以全校第六的名次进入高中,进入理科火箭班,后来又因为自己自甘堕落,去学了文科。每次在楼道遇到原来的班主任,他总会对我无奈的笑笑。高二,离开了那个全是学霸的火箭班,瞬间压力小了很多,随便考一考也在班里到中等。班主任也是个女的,管不住我们这帮坏孩子,那段日子,烟酒如影随形,一上课整个人都摊在桌子上。放暑假以前班主任还想让我好好想想,高三该如何改变…

爷爷说家里没有出过一个大学生,我是最有希望的一个,万一考个清华北大那就光宗耀祖了…

想着想着,不自觉地笑了,笑的流出了泪。

三·151——黑马河

“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依旧熟悉的铃声,依旧熟悉的叫骂声。

“囊怂,赶紧起来!”(囊怂,青海方言,没本事的人)

“妈的,要叫你几遍!”

好不容易都起来收拾好装好驮包,把车推到旅店门口。

“我操!下雨了!真他娘的晦气。”

“哎,穿雨衣吧,还咋办。”

随便塞了些什么,填了一下肚子。套上了雨衣,看着那点淅淅沥沥的小雨感觉应该会很轻松吧。

出发,极目之处,尽是白茫茫的雾气。虽然这一段开头我们和湖很近,但是始终不见湖的影子,只有四十米内左右的可见度。那时我也很迷茫,是她那一句话让我振作。当不知道方向时,只管做好自己现在要做的事,活在当下,活好当下。想起来,依旧是那么能感染我,那大概已经是一种习惯。

不久,只穿了雨衣的我裤子湿的差不多了,从屁股到裤腿,有一种洗凉水澡的快感。鞋子也成了船,或者说装满了水的船。找了个类似拆迁房的地方,换上了雨裤,继续出发,超越,超越,一直在超越,重复的蹬踏,低温加上湿透了的鞋子,我的脚有了抽筋的感觉,湿滑的路面,偶尔在身边呼啸而过的半挂大卡车,超大的雨裤,一切的一切在这一刻都是那么的不合适,想想那两个混蛋应该也是这样,心里就舒服了很多。强忍下来,接着超越,我知道我这个时候不能停下来,一旦停下来就不只是好想要抽筋这么简单了。每超过一个人或者见到对向的骑行客喊一句加油,总是会得到一句加油,每次的加油都让我觉得自己还能再多坚持一会儿。多蹬一下,我就可以更接近目的地!再多一下,我更近了!就这样,麻木的蹬着,双手紧握双把。

这时我的前方是一个车队,听口音是来自天南海北的。每当有大车打喇叭,最后的一个人大声喊“有车”前面的人接着喊,每个人都要喊出来提醒自己的同伴,前面的人捡到了上坡要喊“换挡”然后就可以听到咔咔咔咔的齐刷刷的换挡声。骑过车的人都知道那种大家一起换挡的声音是真的可以激发肾上腺素的。只有他们一直在被我们超越后又能追上来,就这么一直反复反复,偶尔还会并行,聊几句。他们会热心的提醒我降档,热心的帮其他其骑行客换轮胎。

看到了他们,有种找到了组织的感觉,每个人超过我时总会喊一句加油,大概三十多声加油后,我跟在了他们队伍的最后,随着他们,他们往哪走我就往哪走。也因为下雨,所以我们仨那天一直都没有离得太远。就这样,不知道被那种快要抽筋的感觉折磨了多久,终于,看到了有着黑马河三个大字的收费站,那时我激动的直想哭。下车拍照留念,刚一下来“啊”的一声惨叫了出来,虽然疼,但是我是笑着的,我知道,我是笑着的,虽然我知道我的脸可能是扭曲着的。

重重的跺了跺脚,拧了下已经被汗水和雨水湿透的帽子,重新戴上去,刚要迈过脚,又抽筋了,“啊…他妈的!”“躺下!”二十九说,之后我就被二十九和翔子放倒在地上了,然后右腿被抬起来,脚尖被强行往后压。疼的眼泪都出来了,还躺在了湿淋淋公路边,偶尔会被路过的高速的车溅起的水溅到脸上。就那一会儿的反复按压,疼的就像是一个世纪。再次上车已经没有了那种要抽搐的感觉。过了收费站并没有立马就看到我们想要的旅社,饭店。当我满满的希望被雾气挡住时,我的心里是崩溃的,一天没有吃什么,加上寒冷,真的体会到了什么事饥寒交迫的时候,当明明知道希望就在不远处的时候,但是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我不禁这么想。人生啊,总是这个样子,一个棒棒糖接着一个大嘴巴子。我想要是受的住这个大嘴巴子也就离成功不远了吧。也许我能忍得住她的无视,我也就可以真的站在她的身边了吧。但是我知道我是被动的,只能前进,庆幸不是我自己在路上。风雨伴行,友人在侧,虽然有某些不愿说的遗憾,但也总是欢笑大半。大多青春电影也都是这样的吧。

是的,没有多久,我们就顺利到了印着“黑马河”三个大字的招牌底下,那一刻我真的想哭,是激动的泪。

进到客房,把湿透了的驮包和驮包里湿透了的衣服拿出来,摊在了地上,找出了一件勉强干一点的上衣套在身上,穿上了宾馆的拖鞋,躺在床上,舒服的发出一声呻吟。然后我打趣般的问道:“很多人都在这一段放弃了,我终于知道是为什么了。你们呢,还能走下去么?”

“当然不会,一起来的,一起走,我们要一起骑完这一程。决定上贼船的时候,就没有考虑过再下去,直到船停到了岸边我才舍得离开呢。”

“哈哈,就是这么随口一问,先吃点啥走吧。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找点食儿走吧!”

“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话音刚落电话声又响了起来,

“看恁发哩说说到黑马河了吧,我那有个朋友,一会儿会给你打电话,去吃一顿好的吧。吃好了才有力气环湖啊。我的儿哎!”是爸爸。(恁,河南方言,你们)

“哎,中,知道了,没事,一半了,很快就完成了!”

“那就这吧,好好吃一顿。”

“嗯,中。”

被爸爸的朋友款待着吃饱喝足,享受完这环湖路上吃的最好吃的一顿饭,回到了我们狭窄的三人间。

“快看!竟然会有这种东西!”二十九大叫道

“我操!小太阳!”要知道在西宁这种典型的北方城市,大都是地暖和暖气,想这种小太阳我就只在河南老家的农村里见到过。

虽然没有暖气,但是这一个小太阳足以让我们把相对薄一点的衣服烤干了。看着衣服被烤的冒气了,再想想我们真的是在雨里泡了一天,烤了一会儿衣服,寒暄了一会儿,看了一会儿满是雪花的电视机,困意来袭。把衣服搭在椅子上,鞋子绑在椅子上,让小太阳对准衣服和鞋子。然后就钻进了被窝,渐渐的就失去了意识,就只知道那晚睡得很踏实,当然,什么都没穿。

四·黑马河——刚察

今天没有熟悉的铃声,没有那个美丽的姑娘的召唤,是因为昨天的困乏,还是我觉得她也该休息一下了了。起来一看小太阳上搭着我们三个的骑行手套还有魔术头巾。一摸,衣服和鞋子差不多干了,但是有一股子腐臭的味道。再一摸,感觉手感不对!衣服被烤出来一个洞…就是一个拇指左右大的洞,也没有烤透,只是烤焦了,在背部。无奈的把昨天从驮包里拉出来的衣服重新塞进了驮包里,挑了几件姑且能穿的衣服退了房间。然后是早餐时间,还是去的前一天晚上的那一家店,早上有正宗的奶茶和馒头,当然我们也只能喝喝奶茶,吃吃馒头榨菜了,毕竟没有人来请客了。

勉强填饱了肚子,穿着半潮的衣服又一次上路了,没有几百米就到了一个岔路口,一面是刚察,一面是茶卡。茶卡盐湖,照片上看那是一个人间仙境一样的地方,我一直向往的地方,但是却因为种种原因一直都没有去过。如果按计划走,今天我们有130KM的路要骑,但是如果要去茶卡今天的任务会减轻很多。

“搞搞,茶卡走吧!”

“实话吗?实话了就走”

“翔子你看来?”

“走你!”

“哎,算了,再说吧,我们的资金已经不允许我们到处乱跑了。”

“那行,你个子高你说了算。”

看得出来,那时候二十九是真的很想去茶卡的,其实我也很想去,因为她一直想去…

黑马河到刚察这一段路是整个环湖路上最美的,也是离青海湖最近的一段路,当然也是上坡距离最长的一段路。出发的时候我就闻到了花香,看见了阳光。心情异常愉悦,干劲十足,最高档位,一路冲锋。最痛苦的一段路伴着最美的风景,我们,在路上。

这段路是唯一有明显长度记录的一段路,就是在路边的小小的里程碑,每一百米一个。每十个小的里程碑会有一个大的里程碑上面有数字,从一开始。白色的分界线,白色的里程碑上面基本都有骑友们写下的字。有的是对骑行者的鼓励,有的是对自由的向往,有的是到此一游,有的是谁谁谁爱某某人…以前坐车来青海湖匆匆而过,从来都没有发现过这些振奋人心的文字,还好我来了。来了当然也要留下些什么,在“29”号碑上写下了“29你好”和“再见我的梦”…

这些险些要错过的在我离开这个城市之前都经历了。嘴角上扬,窃窃一笑,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满足感。看看远方的蓝天白云衬着山和湖,躺在公路上的自行车,是啊,我们一直在路上。

再向前不远,一个隘口过去,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仿佛寻到了我的桃花源,不过不是桃花林,是油菜花林。向左望去,漫无边际,向右看去能看到油菜花和湖有一道明显的界线但是湖却又一路延伸到天边。不禁放慢了车速,该慢下来了,是的慢着慢着也就基本是在靠惯性往前滑行,陶醉在这金灿灿的世界里。慢慢的回过神来,紧握双把,再次加速,毕竟今天是我们计划里最长的一段。还不等速度加起来,一个石子般的东西砸到了我的脸上,暗暗骂了一句“妈的,什么玩意儿。”还没缓过劲来,又有东西砸到我的脸上,不得已,停下了车,看了看脚下发现地上也是一片黄灿灿的,蹲下身来,发现那并不是油菜花而是无数蜜蜂的尸体堆积成的,不远处还有已经被碾得薄的像纸片一样的麻雀尸体。鸟在这里是飞不起来的,和蜜蜂一样。无数的游客,无数的轿车带走了什么我不知道,大概是几张照片,但是留下的却是很明了的就在我的眼前,无数的尸体!就像我们一样,为了生存而埋头忙碌着的蜜蜂。记得她很喜欢蜜蜂蝴蝶,我也被她逼着承诺不再伤害小生命。推着车,我害怕碰到下一个小生命,害怕伤害下一个小生命,也害怕错过这美景。

就推过去吧,这一段,虽然看不到尽头,但是既然我答应过,那就推过去吧…

“搞搞,骑不动了吗?”

“我没事,很快追上来,你们先走。”

推了很久,我觉得那是一个世纪一样。有点后悔,景色看腻了,超过我的骑友数不胜数,他们大概是最看不起推车的人吧,没有加油,只有戏谑的笑容。终于,像进入这桃花源一样,我又从一个相似的隘口出去了。没有了油菜花,没有了小生命。但是突然就看到了一个五体投地的穿着破破烂烂的大叔,没有错是五体投地,害怕是个傻子,突然冲过来,我不由的再次减速,在大叔身后停下了车,准备推车绕行。当我在他身后时,看到了他破破烂烂的衣服上有明显的护膝和护肘,原来是来朝湖的佛教徒。渐渐的我推着车,跟在他后面看着他五步一扣,十步一拜,突然就停下了,回头看着我,对我咧嘴一笑。那个笑容我至今还记得,皲裂的嘴唇,黝黑的面庞,洁白的牙齿。

“扎西德勒,你好”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以此开始

“年轻人,来环湖的啊,骑车的我见了很多,这里的环境很不错啊。”那是个异常沙哑的声音。

“恩恩,您从哪来啊?是在朝湖么?”

“我是玉树的,我们信仰这个,这个青海是莲花圣水,我们是一定要拜的,我们信仰这个。”(青海湖,很多青海原住民管它叫青海,也许是它原来就叫青海吧)

“这一圈要多久啊?”

“六个月,我们信仰这个。”

“嗯…”

“年轻人,走吧,还年轻,多走走,多看看,我也该继续了。”话毕又露出了那个笑容,很灿烂,很耀眼。

“再见。”我也笑了笑挥了挥手,

“那大概才是真正的信仰吧”我对自己说。

重新上车,下意识的扯了扯脖子里印着朝湖图案的魔术头巾,扯了扯嘴角,不敢回头,一路加速。等我追上二十九和翔子已然中午了,把装有我全部家当的胸包挂到了翔子的车上,找了个桥墩,嗑嗑瓜子,吃吃榨菜,啃啃馒头。突然,我像是触了电,抬起头就看到一只蜜蜂冲着我飞过来了,扔掉手中的瓜子和馒头喊了一句“我先走,你们快点!”就上车走了。

再次上路,心里怪怪的,大概是因为我害怕了蜜蜂这可爱的小家伙吧。再也没有停下过,没有休息,一直到了下午两点左右的样子,看到公路上岔出了一条小土路,有着一个不明显的“沙陀寺”的牌子。看到那个牌子,忽然脑袋里就闪出那个朝湖的大叔的身影,那个忘不掉的笑容,大叔今晚可能会借宿在这里吧,去看看吧,不是在一起的时候约定见庙必拜么。想着想着就骑下了主路,给二十九和翔子打了个电话,说我到寺里见。骑了不是很远的土路,在一个小村庄里七拐八拐的终于见到了那个寺,它就藏在这个村庄里。只有一间规模很小的大雄宝殿,在门外就可以看完整个寺院的结构。不忍打扰这个安静的圣地,下车,推着车绕着寺庙转了三圈,磕了三个头,在寺庙门口席地而坐。电话里二十九说他们还没见到我说的地方,于是我就又回到了主路上。

今天已经因为各种事情耽误了,我不能再停了,抓紧吧!于是我就真的一直在前行,错过了青藏线的列车,错过了帐房里最纯正的牦牛酸奶,错过了和那群一起到黑马河的那个车队的合影,错过了骑友给我递来的粮食…终于到了石乃亥的那个大牌子底下,那是一个小水泥桥,桥下面早已经没有了水,回忆一下好像还有三四十公里就到今天的目的地了,快了,快了。心情激动的我,终于停了下来,又渴又累,水壶里的水早已经喝光的我,只好打电话求救同伴。

“搞搞,我们在等火车,等一会儿。”半个小时过去了,

“搞搞,我们在吃酸奶,等一会儿。”又半个小时过去了,

“搞搞,我们追上那个车队的人了,合了个影,你再等一会儿。”又一个半个小时过去了。

错过的都是人生,得到的都是侥幸,我借她给我说的一句话聊以自慰。终于看到翔子飞快的身影,我真的已经快的崩溃的精神终于松懈来,他抛下了二十九先来救济我了。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事不是等人,而是等人的时候你除了等人什么也做不了。终于喝上了一口水,真的兴奋的快要跳起来。

二十九在我和翔子望眼欲穿的等待下终于晃晃悠悠的到了,互骂了几句,我们又一次开始蹬踏。感觉没有多久,嗯,至少比我等的时间要短得多。六点半,一个大上坡翻过去就看到了一个挺大的镇子,嗯,刚察,刚察,你等我等的好苦,辛苦你了。看着近,真的骑起来,发现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轻松。就像是她始终在我的眼前我却又感觉她那么远。

一进县城就有人拦住我们“宾馆!宾馆!二十四小时热水!免费wifi!独立卫浴!保证便宜!”已经累的完全不想动的我们就随着她走了,是个很漂亮的藏族大姐姐。那是一个小区,环境很好,就像青海湖一样,宁静,优雅。一楼,三室一厅,典型的藏族风格融入了一些现代的元素,比如说双层床,折叠沙发(就是打开之后可以变成一张床的那种沙发),客厅里也摆了一张大床。反正就是为了能多睡一个人。卸下驮包,把车放到了地下室就出去觅食了。

这是环湖路的最后一顿晚饭了,估计了一下资金决定去潇洒一把,刚上街,路过一个街角的时候,看到了翔子家的那辆红色轿车就在路的那边,翔子的爸爸正在后备箱搬着什么东西。趁没有被发现,我们仨赶紧闪到了其他街道上,慌忙地钻进了一家饭店。惊魂未定的点了菜,然后我和二十九就看着翔子…

“你阿大啊么在这儿?”(阿大,青海话,爸爸)

“我求知道吗?我也没说我在哪呗?”

“傻叉,你说说都快刷屏了,也不知道你哪来的那么多时间发说说。”

“哎,那再,装作不知道吧。”

话音未落,翔子的手机响了,

“喂,爸爸,咋了?”

“毛毛,你在哪呢?还有钱没?吃的好不?”(毛毛是翔子的小名)

“啊,爸爸,啥都好,还有钱,在宾馆,吃完了,别担心,明天一早就结束了。”

“行,住下了就好,我和你阿姨明早去西海镇接你啊。”

“嗯,知道了爸爸,爸爸再见。”

电话挂了,实在忍不住的我和二十九笑出了声,这对父子真是有意思。

“放开了吃,不行了叫我爸来刷盘子!”

然后就是胡吃海喝,反正翔子的爸爸就在附近。

最后一顿晚餐吃完,回到那个家庭宾馆,果不其然其他房间的客人来了,是一帮四川人和一对小情侣,四川人占了两个大间,小情侣在那个上下床的小间,我们仨睡在了客厅。只有一个卫生间,只有一个莲蓬头,小情侣抢先洗了澡,女的洗完出来已经很晚了。也就再没有洗澡的念头了,就这一晚,忍过去就好了。

“明天就结束了,你们回去要干嘛?”

“写作业啊,傻!”

“哎哟我操,好心情都让你们破坏了!睡!闹铃别忘了定上。”

闭上眼睛,突然感觉空落落的,不禁想起了今天还没给妈妈报平安

“嘟~嘟~嘟~”铃声响起

“快到了吧,今天怎么样感觉?”是妈妈,电话虽然是我打过去的,但是我根本没有开口的机会

“嗯,明个就回来了,瞌睡了,就这吧,回家再说。”

“嗯,睡吧,儿哎…”

看了看电视,沉沉睡去,一夜无话,电视机却响了一夜。

五·刚察——西海镇

“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

环湖路上最后听到这嘈杂的闹铃,一看那一帮四川人已经起来了,小情侣已经不见了,穿好衣服,大姐姐问我们要不要吃早饭。

“有早饭啊,当然要吃!”

早饭很香,小米稀饭,花卷,榨菜,鸡蛋,标准的早餐配置。然后退押金的时候少退了三十,大姐姐解释说是早餐费,我就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早餐!

但是四川人们不这么想,和大姐姐吵起来了,具体说了些什么我也忘记了。归乡情切,不理会四川人的无理取闹,我们把车从地下室里取出来,收拾好,我们三个今天缓缓的在刚察转了一圈,毕竟好不容易来一次,没有找到二十九想给妈妈带的头巾,没有找到我想去拜的寺庙,没有再碰到翔子他爸爸…九点,我们不得不往西海镇行进了,要不到西宁就得搭黑。

当时听二十九说一处刚察就是个连续十几公里的上坡,很怕,但是动力十足。一处刚察,我回头看了一眼,不禁有种时光荏苒的感觉,我马上就十八了,一眨眼,哎。思绪还在到处飞着,无意识的往前一看,看上去像一个文化广场,广场上有很多人,很多自行车。我可不想再错过些什么了,骑车进了广场,大致扫了几眼。庆幸我进来了,仓央嘉措文化广场!记得在《非诚勿扰2》上第一次听见那个小女孩在葬礼上念他的的《见或不见》时竟然流了泪,那是我们第一次一起看电影。很羡慕仓央嘉措的个性,不愿为这俗世所累,奋力争取自己的自由和爱情,但是只有一个仓央啊,我对自己说。

“阿喽!走了!”二十九的一声大喊打断了我的思绪,嗯,她走了,我也走吧。抹了抹眼睛,再次上路。还有十几公里的上坡等着我们呢,一路上坡,抬头看去满满的经幡,很是壮观,经幡飘动的方向和我们要走的是一样的,那是家乡,离家第五天,自诩狼心狗肺的我竟然真的想家了。风继续吹,旗继续摇,人也在继续走着。

风景一幕幕,光影一幕幕很快我们超过了那帮四川人,压在他们前面,减慢速度,我们仨是一起超越然后减速的,这是一种默契,不用多的言语,这是骑车时一种挑衅的行为,特别还是在上坡。四川人的领头差一点撞到了我们,骂咧咧的说了什么。一种莫名的快感使我们轻松地征服了这个大上坡。哦,对,上坡路上还遇到了早就出发的小情侣,看他们缠缠绵绵的缓行,很是羡慕,不禁想到…如果…没有如果!我对自己说,无奈笑笑…

很快就到了甘子河,离西海镇就最后十几公里了。在甘子河我们又遇到了那个团结的车队,还是熟悉的脸庞,还是熟悉的提醒。

慢慢的,近了,近了翔子老爸的车早就在西海镇的入口等着了,不远处就是王洛宾广场,匆匆一张合影,吃着翔子爸爸塞到怀里给的香蕉和饼干,喝着翔子爸爸给的水…

拆下轮胎,把车塞进了后备箱,三辆车是不能被完全装进去的,后备箱只能半开着,一路欢歌笑语,就这样回去了,回到那个霓虹闪烁的城市,回到那个几百米一个红灯的街道,回到那高楼林立不见蓝天的小区,回到那压得人喘不过气的教室…

别了,我的环湖路;别了,我的151;别了,我的黑马河;别了,我的刚察;别了,我的西海镇;别了,我的青海湖…

别了,虔诚的朝湖大叔;别了,爱子心切的翔子爸爸;别了,温馨的家庭宾馆;别了,恩爱的小情侣;别了,那无比团结的车队…

别了,我不想再遇见你,我们的回忆都丢在路上了,那些回忆,都让它随我的车轮去吧…

“喂,妈,我到家了。”

“嗯,我回来给你做饭。”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环青海湖—在那遥远的地方

0

评论0

鱼翔浅底,鹰击长空,驼走大漠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