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湖的秋味

月湖的秋味

    月湖的水绿的发亮的时候,秋天才算来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秋天,是赏湖的好时光。择一闲暇时,去月湖走走看看,踏上月湖的石桥,脚心触碰石板的纹路,感受着石板跳跃的生命与灵魂,别有一番韵味。要是时光稍好,恰有暖洋洋的阳光和软绵绵的微风...

    月湖的水绿的发亮的时候,秋天才算来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秋天,是赏湖的好时光。择一闲暇时,去月湖走走看看,踏上月湖的石桥,脚心触碰石板的纹路,感受着石板跳跃的生命与灵魂,别有一番韵味。要是时光稍好,恰有暖洋洋的阳光和软绵绵的微风,更是一件可喜的事,或捧一本书,细细品读,读到忘我时,摇头大声朗读也是趣事,又或空手而去,凭栏远望,聆听湖波的微语,感受风吹叶动的沙沙声,也是如此和谐美好。湖两旁的堤岸像一条青黄相间的绒带,默默地伸向水烟迷朦的湖心湖心是月,有揽月之意,故名揽月湖,湖心的月似一叶孤舟,又像飘落湖心的一片枯叶,它静静地伫立在平静的水面上,缓缓地描绘着一幅苍茫远阔的秋景。

      深秋的月湖更有一番让人喜爱的吸引力,知津楼旁的银杏还未全黄,月湖的水已先一步读懂了秋意,深秋的湖水绿得发亮,像一帘幽静的翠幕。秋夜总来得早些,湖周闪烁的星星灯光甚垂爱这片湖,飘洒在这片湖上,宛如淡淡的烟霞,又仿如青灰色的透明的轻绡,笼罩着静谧、翠绿的湖,此刻的湖显得若游若定,似有似无。然而湖畔的堤岸上,还是顽强地透露出几星秋的色彩,是金黄、是殷红,是在秋风里变得深沉的墨绿,还有些其他。秋天的湖是柔的,我总爱在黄昏时去享受月湖的秋味,对于眼前的月湖秋景,我实在很难找出一个恰当的形容词来,不尽是翠绿、不尽是静谧,不尽是苍茫。到底是什么?我说不上来,这种感受我想是每一个看湖人的难以言说的情感。我只觉得眼前的画面幽远和谐,蕴含着许多还没有为我所理解的丰富的内涵。偶时湖波漾起的层层涟漪,一层盖过一层,涌过来,涌进心里,我疲倦的身体连着有趣的灵魂已全都陶然在诗一般的画一般的湖光秋色之中了,我默默打量着月湖,它也正默默打量着我。

      湖的秋味愈来愈浓,等大雁南飞,银杏变黄,最后一片也陨落泥土时,就已经秋末了。这时,石桥上总是有三三两两的行人围栏看湖。要是看湖的人心情不错,便会带上些许面条、面包屑之类的食物,喂喂秋景里的鱼,一群一群的鱼,好看极了,叫不出名字的占多数,我常想,湖里的鱼该是一种可以寄托情感的象征符号吧,要不怎么总会让人为它们驻足停留。我也喜欢月湖的鱼,总爱唤他们声锦鲤,你别笑,倘若你有这份情怀,只要肯唤,那些鱼可机灵着呢,探出半个脑袋,啜啜地觅食,于是每每这时,我总会有一种感觉,湖不是湖,它还是这些鱼儿的家。蓦地,湖面掠过一只水鸟,它用长长的翅膀拍击着湖波,由远而近,又由近而远,那敏捷的身影在湖面划出一条优美的曲线,堤岸的树影、倒垂的绿柳、蜿蜒的长堤,仿佛都被它串连起来,一幅静止的水彩画,顿时活了起来,动了起来……

      秋偏爱湖,雨偏爱秋。十月多雨,雨静悄悄地下着,只有一点细细的淅沥沥的声音,雨像银灰色黏湿的蛛丝,织成一片轻柔的网,网住了整个湖的世界。月湖两旁的建筑,垂头合目,受着雨底洗礼。雨冰冰凉凉的敲打在湖面,像钢琴曲的节奏那样和谐有序,雨天有点暗沉沉的,此时的湖便像古老的住宅里缠满着蛛丝网的屋顶,黑绿黑绿的,一切都是异常的沉闷。湖在萧萧的雨声中瑟缩不宁,回忆着盛夏的光荣,湖岸的草色已经转入忧郁的苍黄,地下找不出一点新鲜的花朵,就连那娇嫩的洋水仙也垂了头,含着满眼的泪珠,在那里叹息秋或多或少的悲凉。

      于是我在无言的秋景中感受到,湖的秋味竟是那样浓,仿佛闭上眼睛,它便能静静流过。湖上是雨,雨中是灯火,温暖的灯火,一盏偎我发上,一盏在我耳旁,更三三两两在我眼里荡漾,湖在梦中,我便清醒,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一声鸿雁的长鸣,划过静谧的湖面,我的心灵,突然感到一种震撼,我仿佛领悟了些什么,却又有点迷惘。一种胜过秋意凉的寂寥辽阔,竟永远留在我的心头。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月湖的秋味

0

评论0

鱼翔浅底,鹰击长空,驼走大漠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