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花湖迷雾】第十四章

【松花湖迷雾】第十四章

      深秋时分,天气转寒,小镇上本就人烟稀少,如今越发显得萧条。在城市化进程越来越快的今天,像这样既无特点也无资源的边缘化地区,终将一步步走向消亡,就像裹了小脚的老太太一样,不需要人为的去抵制她们,随着时间的飞驰,她们无可避免的要被历史的车轮无情...

      深秋时分,天气转寒,小镇上本就人烟稀少,如今越发显得萧条。在城市化进程越来越快的今天,像这样既无特点也无资源的边缘化地区,终将一步步走向消亡,就像裹了小脚的老太太一样,不需要人为的去抵制她们,随着时间的飞驰,她们无可避免的要被历史的车轮无情的淘汰。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现实。

  因为是周末,韩宣三人一大早便下山来到镇里,一路打听询问。虽然小镇不大,主干大街不过1公里左右,可如此挨门挨户的折腾,工作量实在不小,三人忙活了一上午,累了一头汗,连街道一侧的店铺都没有打听全。时近中午,韩宣肚子饿的咕咕响,提议先去吃点饭,正好徐记麻辣烫离这不远,三人一致同意去吃点麻辣烫暖暖身子。

  三两步进了店里,吃饭的人不少,只剩一张空桌,三人乘了东西,交给徐老板整治,坐在桌边休息。大象伸了伸懒腰,说道:

  “唉,累死了,白忙活一上午。”

  韩宣看看他,没吱声,抚摸着手里的照片出神。张静姝轻轻帮他把衣服放到凳子上,问道:

  “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为什么咱们打听的人都不认识照片上的人呢?”韩宣摸了摸额头上的伤疤道。

  “可能这照片和这地方没有关系吧,这些人或许都不是这里的人,他们当然都不认识了,毕竟这只是咱们的猜想。”张静姝道。

  韩宣摇摇头,分析道:

  “也可能是咱们问错了,你们想,这照片是1978年拍的,到现在30多年了,这些人少说也有50了,而刚才咱们问的地方都是些小商铺什么的,老板岁数都不算太大,我看最多也就40来岁,就算是本地人,当年这些人都是小孩子,年龄上有代沟,也很难有接触的可能,哪怕真在一个地方生活,也不一定能认识照片上的这些人,我看咱们还是应该找岁数跟这些人差不多的人或者更老的人来问一问,背不住会有人认识他们。”

  “嗯,你说的有道理。”张静姝点点头,“咱们下午就去附近的居民区找找,问问上了年纪的老人,看看他们认不认识这些人。”

  “就这么办,先吃饭吧,都饿了。”韩宣说道。大象早饿坏了,拍着桌子催促道:

  “老板,快点,饿死了。”

  “哎。来了,来了。”徐老板嘴里不停的答应着,端着托盘快步走到桌前,将三碗热气腾腾的麻辣烫,颤颤微微的放在桌上,褪下套袖,用手擦擦额头上的汗,冲三人咧嘴一笑,说道:

  “这天儿可是一天比一天冷了啊,出来可得多穿点啊。”

  “是啊,降温了。——多少钱?”韩宣微微一笑,冲他客气的点点头,正准备给钱,眼光扫到徐老板脸上憔悴的皱纹,心念一动,把碗放下,问道:

  “老板,你是本地人吧?”

  “是啊,老家天津的,从我爷爷那辈闯关东就来这了,再就没动过地。”徐老板咧嘴一笑道。

  “那我跟你打听个事儿,”韩宣说着,将照片拿出来递给徐老板,问道:“你认识照片上这几个人么?”

  “什么人啊,”徐老板接过照片,他表情本来笑呵呵的很随意,可当他看到照片,脸上笑容竟然一下子停顿下来,眉头紧皱,眼睛盯着照片出神,明显被这张照片吸引住了,像是在思索着什么。韩宣一见之下,心头狂喜,急忙问道:

  “你认识这几个人?对么?”

  张静姝和大象闻声也停下了碗筷,一起看着徐老板,等着他回答。而徐老板却好像没有听见韩宣的问话一样,只是呆呆的看着照片,一声不吱。韩宣心里着急,忍不住伸手拍拍他:

  “老板!徐老板!”

  “嗯?啊——”徐老板一怔,总算回过神来,看了看三人,愣道:“啊——,刚才走神了?怎么了?”

  “你是不是认识这几个人?”韩宣问道。

  “不认识。”徐老板摇摇头说道。

  韩宣闻听一皱眉,心里一万个不信,眼睛里满是怀疑的看着他,说:““那你刚才————”

  “呵呵——你别误会,”徐老板爽朗的一笑,说道:“我不认识这几个人,但我知道他们照相的地方,一开始我还不太确定,后来仔细看了看,的确是,没有错。”

  “哦——”三人心里微微有些失望,但转念一想,这也算一条重要的线索,不可轻易错过。韩宣问道;

  “那是什么地方?”

  “那是五虎岛。是咱们松花湖这最有名的景点。”徐老板道。

  “五虎岛?”韩宣一皱眉。

  “是啊,你看这,”徐老板拿过照片,指着上面的石头山说:“你看这,你看他们背后这些石头悬崖,这叫望湖台。”

  “不对呀,”张静姝忍不住道:“我去过五虎岛,望湖台不是这个样子的啊,上面还有亭子和观景平台,下面也没有这么多石头,你是不是记错了,徐老板。”

  “肯定不会,”徐老板笑笑说:“这就是望湖台,只不过是以前的望湖台,当时五虎岛刚刚修建的时候,望湖台就是这个样子的,我年轻的时候常去那玩,肯定不会记错的,嗯,现在这么多年过去,经过多少次修建,它当然和以前不同了。要是还一样的话,那才奇了怪呢。”

  “嗯,说的也是。”张静姝腼腆一笑。

  徐老板又看了看照片,问道:“你们是想打听照片里的人么?”

  “是啊。”韩宣道。

  “那怎么不去派出所问问呢?”徐老板将照片交给韩宣,说道:“前面走到头就是派出所,那有户籍资料,去那问不比你们这样四处打听强多了。”

  “这————”韩宣犹豫道:“我们都是外地学生,人生地不熟谁也不认识,这点小事派出所估计不能管吧。”

  徐老板客气的一笑,说道:“没事,你们去吧,派出所所长姓吴,跟我是老同学,挺好说话个人,关系一直都不错,你们去了就找他,就说是麻辣烫老徐朋友,他保证能帮你们。”

  “那——真谢谢你了,这可帮了我们大忙。”韩宣道。

  “不算啥,你们多来捧我生意就行。行了,快吃吧,一会凉了不好吃了。”徐老板说完摆摆手,转身去收拾吃完的桌子。三个人一边吃饭一边商量,大象问韩宣道:

  “你说咱们一会到底去哪?”

  “去派出所吧,徐老板说的有道理,咱们这样四处打听还不如去派出所问问呢。他不是认识所长么。”韩宣道。

  大象回头瞅了瞅徐老板,说道:“他说那话靠谱么?别等咱到那再让人给轰出来。”

  “应该没问题吧,”韩宣沉吟道:“不管怎么说先去问问看,如果不行的话咱们再去别的地方打听,也不差这两步道。”

  “那听你的。”大象说道。

  三人吃完付账离去,依着徐老板指的方向顺路而行,不一会便看见右手边的一栋小楼前挂着“镇派出所”的牌匾,牌匾很旧,看来有些年头了。三人进到里面,大厅不大,倒还算亮堂,一男一女两个人正在办公桌后吃饭,边吃边聊,笑语不断。韩宣走过去,轻声问道:

  “打扰下,请问吴所长在么?”

  那年轻的女民警闻声一抬头,见是他们三个人,微微一愣:“你们是谁?找我们所长有什么事?”

  “啊,我们是前面麻辣烫徐老板的朋友,想过来找吴所长问点事情。”韩宣礼貌的答道。那男民警听了,转头和女民警说:“就是前面卖麻辣烫那老徐,和咱们所长关系不错那个。”随后又对韩宣他们说道:

  “我们所长没在,出去吃饭了,一会就回来,你们去他办公室里等他把,前面走廊右边倒数第二个屋就是,门没锁。”说完又自顾自的和身边的女警聊了起来。再不向他们三人瞅一眼。

  “那——好吧。”韩宣微一犹豫,招呼张静姝和大象,一起顺着走廊来到倒数第二间办公室门前。门果然没锁,虚掩着。

  “就是这了吧。”韩宣心想,推门走了进去,屋里虽然不大,也就20平米见方,但收拾的十分整洁,正对门的办公桌上的陈设都摆的规规矩矩,没有一丝凌乱。旁边的书柜堆满了各式各样的书,玻璃擦的很干净,显然这位吴所长是个很注意卫生的人。靠墙一张沙发,前面的茶几上摆着一套茶具,大象不管三七二十一进门就在沙发上一座,沙发让他坐的陷进去一大块。他随口招呼韩宣和张静姝二人道:

  “别傻站着了,坐下来等着吧。”

  “嗯——”韩宣嗯了两声,没搭茬,注意力被吸引到沙发上面的墙上,那上面挂了一副油画,画面上夕阳西下,一抹殷红洒在江面上,泛着缕缕金光,一座大桥横跨江上,江边的小镇炊烟袅袅,生机盎然,和整条江相映成趣。。韩宣虽不懂油画,却也觉得这画画的栩栩如生,意境绵长。虽然算不上什么大家手笔,但画画之人定是下过一番苦工,绝非简单的兴趣爱好者可比。画被镜框裱了起来,镜框虽然老旧,却被擦的一尘不染,他饶有兴致的看着这幅画,张静姝在旁边轻声问道:

  “怎么了?你看什么呢?”

  “你看这.”韩宣指着画上的桥说道:“你看,这不是咱们来的桥么,这画画的就是这个小镇啊,想不到这位吴所长还挺有艺术细胞的,画的不错啊。”

  “是啊,”张静姝点点头道。“这里江面上的反光都画的这么细致,真的挺厉害的。”

  “想不到这地方藏龙卧虎啊,之前我还有点低估这里的人呢,以为都是老土包。”韩宣笑道。

  “哎,你说——这画是在——”张静姝皱眉打量着画,刚说了几个字,走廊里传来一阵轻轻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很快便来到门口,三人一起转过头,大象也站了起来,门被缓缓推开,一个人走了进来。韩宣定睛观瞧,见那人相貌清癯,身材修长,一副细框眼睛虽然让他略显斯文,但举手投足间动作矫健沉稳干练,丝毫不像是个上了岁数的中年人,看起来比徐老板年轻了不少。那人冷不丁见到自己屋里有人,有些惊讶,微微一怔道:

  “你们是——”

  韩宣赶紧上前一步,伸出手来,脸上赔笑道:

  “是吴所长吧?我们是徐老板的朋友————”

  “啊——”那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上前一把握住韩宣的手,不停的点头,十分热情,呵呵笑道:

  “听说了,听说了。老徐刚给我打完电话,我以为你们得下午才能来呢。坐,坐。”说着招呼韩宣三人坐下,拿起水壶给三人沏茶,三人见吴所长如此热情,丝毫没有官架子,相视一笑,谦让一番,各自落座。吴所长一边洗着茶具,一边亲切的对三人说道:

  “不要拘束,随便坐,我姓吴,吴梓俊,是这的所长,你们是山上的学生吧?”

  韩宣三人点点头,吴所长乐呵呵说道:

  “听口音你们也是东北的吧,叫什么名字啊,家都哪的?”

  “我叫韩宣,家是哈尔滨的。”韩宣说着,指指张静姝和大象道:“他俩一个是本市的,一时个白城的。”

  “还行,都不远,来,喝茶喝茶。”吴所长说着给三人倒茶,三人连忙道谢,韩宣允了口茶,心里挺舒坦,就算打听不到什么消息,能认识这么个平易近人的派出所所长也算不虚此行了,他正寻思怎样开口,只听吴所长问道:

  “听老徐说,你们有事情要打听?”

  “是啊,有点事情麻烦您下。”韩宣说着,赶紧放下茶杯,从怀里掏出照片递给吴所长,问道:“我们想向您打听这几个人,不知道您见过没有。”

  吴所长接过照片仔细看了看,微一皱眉,随口说道:

  “1978年?我先多下嘴啊,这照片你们是从哪拿来的?这些人你们认识么?”

  “学校里捡来的。不认识,就是好奇。””韩宣淡然一笑,说道。

  “哦——”吴所长沉吟了片刻,又仔细去看照片,过了一会,见没人说话,微微一愣,哑然失笑道:“你们看,我这职业病又犯了,遇见什么想不明白的就喜欢刨根问底,我看这照片有年头了,跟你们年龄不太相符,就想问问,多少年了这毛病也改不了,你们别在意啊。”

  “哪里,哪里,都是应该的。”三人客气道。

  “你们知道这些人是干什么工作的么?”吴所长一边仔细瞧着手里的照片,一边询问道。

  “不知道。”韩宣摇头道。吴所长点点头,将手里的照片翻来覆去的看,过了好一会,这才叹了口气,将照片还给韩宣,说道:

  “恐怕你们要失望了,这照片上的人我一个也不认识。”

  三人心里本不抱多大希望,但听他确认的一说,还是有些失望,韩宣不死心,问道:

  “听徐老板说,这里有户籍资料,能不能——”

  “呵呵,不像你们想的那么简单的——”吴所长摆摆手,将照片递给韩宣,笑道:“有户籍资料也得有照片上人的资料背景,我们才能去查,就算不知道名字,也得有个出生年月日,工作单位,家庭背景什么的,也就是说,咱们得有个方向,否则什么也不知道,现在照片上只有个照相时间,就算想查也无从下手啊。你们说是不是?”

  “这——您说的是。”韩宣心里虽然无奈,却也知道吴所长说的确实再理,他叹了口气,将照片放入怀里,说道:

  “既然这样,就不耽误您时间了,我们再想别的办法。不过还是谢谢您。”说完,冲吴所长礼貌的点点头,起身要走,大象和张静姝也跟着起来,吴所长陪着送到门外,客气的说道:

  “没事,不用这么客气,也没帮上你们什么忙,你们要是有了什么新的线索,随时可以来找我,哪怕有一丁点线索,比如身份啊工作什么的,查起来就好办多了。”

  “对了,吴所长,”韩宣走到门口忽然想起什么,问道:“徐老板说这照片是在五虎岛照的,你看是么?”

  “是啊,”吴所长一愣,说道:“刚才我还忘了说,就是在五虎岛照的,那里叫——叫望湖台吧,我去过几次,记不太清了,对了,你们也可以去那里打听一下,或许会有什么发现,镇子里就不用再问了,我和老徐都是从小在这长大的,我俩都不认识,其他人也不太可能知道了。”

  韩宣点点头,三人又向吴所长道了谢,吴所长直送到派出所门口,这才回屋。大象瞅瞅韩宣,又瞅瞅张静姝,问道:

  “现在怎么办?”

  沉默了一会。张静姝见韩宣没吱声,说道:“听吴所长的意思,看来镇里是问不出什么了,你说怎么办好?要不——咱们去岛上那看一看?

  “啥?还真去五虎岛啊?”大象惊讶道。

  韩宣摇摇头,说道:“时间来不及了吧,去那要坐多久的船?”

  “挺远的,单程将近两个小时吧,还要提前买票。”张静姝道。

  “那时间来不及了,咱们还是先回学校吧,下午收拾收拾准备一下,明天一早坐船去。”韩宣说道。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松花湖迷雾】第十四章

0

评论0

鱼翔浅底,鹰击长空,驼走大漠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