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言】洵珺天下(34)冰湖诀别

【古言】洵珺天下(34)冰湖诀别

第三十四章 冰湖诀别 第三十四章 冰湖诀别 彼时天色已经大亮,燕洵安排好一切事情后,快马加鞭正欲赶回红川,晨曦之中,远处御马迎面而来的熟悉身影让他顿时勒紧了缰绳,战马嘶鸣,停在了原地。 “宇文玥呢?”楚乔来到燕洵面前,皱着眉头冷声问道。 燕洵的...
第三十四章 冰湖诀别

第三十四章 冰湖诀别

彼时天色已经大亮,燕洵安排好一切事情后,快马加鞭正欲赶回红川,晨曦之中,远处御马迎面而来的熟悉身影让他顿时勒紧了缰绳,战马嘶鸣,停在了原地。

“宇文玥呢?”楚乔来到燕洵面前,皱着眉头冷声问道。

燕洵的眼神中陡然闪过沉重的失望,沉声道:“已经被我杀了!”

楚乔大惊,虽然之前早已猜到这样的可能,却还是又急又怒地近乎吼道:“你为什么要杀他?”

“为什么?”燕洵冷笑一声,“他是大魏的军官,我堂堂燕北之王,难道还不能杀一个大魏的将领吗?阿楚,你是我的未婚妻,年关过后我们就要成婚了,大魏的将领偷偷潜入我燕北腹地这样的重要军情你不向我禀报也就算了,你怎么能还跟他谈天说地在秀丽山私会?难道我和整个燕北,还比不上他一个宇文玥吗?”

楚乔的心一沉,悲声道:“燕洵,你可以杀他,但你不该利用我,不该利用他对我的感情!”

燕洵目光如炬,冷冷地看着她,嘴角抽动,终于,他下定决心问出那个他一直不敢去问不敢去面对的问题:“阿楚,这么多年,你爱过我吗?”

闻言,楚乔默默地看着燕洵熟悉的轮廓,依稀间,似乎又看到了当年赤水湖畔的青衣少年,她缓缓的微低下头,低声说道:“燕洵,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爱,我只知道我在意你,关心你,我不能忍受别人伤害你,我以你的梦想为梦想,我追随着你的步伐在前进,我最大的梦想就是看到你心愿得偿,我流落异乡,无亲无故,多少年来,你就是我生存的全部意义,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燕洵闻言顿时动容,他的手心变得很烫,紧紧的抓住缰绳,微微有些激动的颤抖。
  
然而楚乔接着说道:可是我现在却疑惑了,我所做的一切究竟值不值得?我到底有没有看清你?燕洵,你已经成了权力的奴隶,从回到燕北开始,你就开始怀疑,你怀疑我,怀疑乌先生,怀疑羽姑娘,怀疑秀丽军,怀疑大同行会,怀疑一切在权力上对你有威胁的人。你的怨恨,你的担忧,都不过是为你的私心而生,为你的清洗找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燕洵,我不是怪你杀宇文玥,我只是怪你的手段太卑劣,你不该这样践踏我对你的忠心,践踏我们之间的感情,更不该对宇文玥使用如此卑鄙的手段!”
  
楚乔爬上战马,临行前深深的看了燕为一眼,郑重的说道:“如你所愿,我现在要去找他了,我最后一次警告你,如果宇文玥死在燕北,这一生我都不会原谅你。
  
大风呼啸一声,吹起楚乔翻飞的大裘,她低喝一声,战马瞬间奔腾而起,秀丽军的战士们跟在地的身后,雪雾狂飞,和漫天风雪卷在一处。
  
燕洵停在原地,面色冷寂,宛若一座石碑。楚乔说了那么多,他没听懂也不想去弄懂,但他听懂了最后一句话:如果宇文玥死在燕北,她永远不会原谅他!
  
他只觉得内心有一处突然迸裂了,依稀间似乎可以听到破碎的声响,肆意的杀气奔腾的流泻而出,染红了他墨黑的眼睛。

许久,他勒转马头,厉声命令道:“所有人听我命令,即刻出发去明西谷与程将军会合,不惜一切代价,击杀宇文玥!”

“诺!”响亮的应答声随之而起!

“驾!”
  
燕洵厉喝一声,将满腔的悲伤都深深的压到心底,战马放足狂奔,驰骋在茫茫雪原上,像是一股漆黑的风暴,太阳渐渐被阴云遮住,天地间灰蒙蒙的一片恍若黑夜。

草原上空的战鹰凄厉的鸣叫了一声,阴沉沉的天幕下,一片蜡红的血光。

燕王府里一片冷寂,笙歌居中红红的炭火烤得整个厢房都暖融融的,穆宁珺照常裹着厚厚的裘衣大袄,似乎再怎么样都觉得身心寒冷。

“小姐,殿下派出了程鸢安排在秀丽军中的奸细,用楚乔受困的消息引诱宇文玥去了冰湖。现在,殿下也在往那边赶。”楚云走进门来,向她汇报着这一切。

穆宁珺的面容清秀如常,静默了许久,轻轻说道:“云儿,你也去吧!去看看最后的情况怎么样!”

“是!”楚云低头应了一声,掩住脸上隐隐的兴奋,转身欲走,穆宁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万事小心!但不要去干涉他的任何决定!”

楚云咬了咬牙,方才的喜悦随即消失,微微点头,随后快步离去。

穆宁珺微微低叹,她知道楚云对楚乔的恨意有多深,可是现在还不是报仇的时候。她抬起莹亮漆黑的双眸,看着门外簌簌飘落的大片雪花。

燕洵,你与她,终究还是走到了这一步!将来,你会不会因此而恨我……

风雪依旧,物是人非。茫茫冰湖之上,天地间瞬间变得苍茫而辽阔,唯剩滚滚风声,卷起漫天飞雪,洒在那张已然在睡梦中熟悉的容颜之上。

燕北军已将宇文玥团团包围,近身的肉搏激烈的惨不忍睹,战刀雪亮,冲杀之间,有大片的鲜血喷涌而出,像是滚烫的岩浆洒在雪泥沃土之上。
 
楚乔赶到的时候,看着这惨烈的一幕,身躯一震,她一把拨出贺萧的战刀,跳下战马就冲上前去,高声呼道:都跟我来!”
  
秀丽军的战士们紧随其后,战意沸腾如滚烫的水,然而就在他们以为马上就要攻向魏兵之际,楚乔却一刀劈在了一名燕北军人的胸膛上,鲜血飞溅上她秀丽的脸颊,少女身姿挺拨,如同坚定的巨石高树。
  
燕北的士兵们惊异地看着她,不敢靠上前去,就连秀丽军的战士们,也一个个呆愣原地,不知该作何举动。

身受重伤的月七正与程鸢殊死搏斗,月七身中数刀,已然倒地,程鸢龇牙咧嘴地笑着,正要一刀结果了他,楚乔矫健如鹰的身影袭来,将他一击倒地,“唰”地一声,楚乔手脚利落地拔出程鸢的龙雀刀,向着他的胸膛正要狠狠插下!

“叮!”亮刀与金箭的剧烈撞击让楚乔双手巨颤,浑身一震,像是被雷电击中一般,整个人都向后倾倒。一片黑与白的光影之中,楚云青绿色的身影如风一般迅疾闪过,一把扶起了地上的程鸢。

楚乔顿时愣住,看着眼前的陌生女子,竟然觉得有几分熟悉。

“快……快救公子……”月七拼着最后一口气,颤颤巍巍的声音让楚乔猛地回过神来,连忙回头拉起月七,他紧紧握住楚乔的手,血迹斑斑的脸上,目光如炬,“公子在冰湖!……快……快救他……”

月七说完这这几个字,抓住她的手忽然缓缓松开,猛地垂下!

楚乔蓦然落泪,顾不上其他,急忙起身向冰湖奔去。

冰湖旁边的熊西坡上,燕洵站在千万人马前面,眼神阴冷犀利地看着湖上的男女,正如一个多月前,他静静地站在同样的地方看着冰湖边的男女谈天说地一样!

冰面上的女子,是在他曾经孤独绝望一无所有的时候誓死跟随的战友,是在长安那个牢笼里陪伴他三年的阿楚,他曾经发誓要守护她一生,给予她幸福安乐的生活,实现她心中的愿望和梦想。

而现在,这个他唯一看重的女子,将要在三天之后成为他的妻子的女人,却正抱着别的男人痛哭失声,温柔亲吻!曾经骂他心狠手辣的女子,如今却将铮亮的战刀砍向了他一手培养起来的亲信军队!

燕洵心中的钝痛席卷全身,失去了小指的左手下意识地握紧,手掌中早已握得发烫的玉佩坚硬如铁,锐利的边锋刺入掌心血肉之中,丝丝血迹浸满了指缝,他却感觉不到丝毫疼痛。

燕洵心中苦笑,早知如此,他上一次就应该不管不顾地杀了宇文玥,又何须今日这样大费周章地设计和埋伏。

燕洵挺拔的身影立在黑鹰军战士的眼前,他的右手再次缓缓抬起。

“放箭!”冷厉的声音如同惊雷划过长空!

黑压压的箭矢如同巨大的冰雹一般狠狠地击中冰面,砰砰之声不绝于耳,坚硬的冰层顿时瓦解,冰面碎裂,寒冷的水轰然间蔓延而上。

楚乔绝望的转过头去,透过眼帘的血污,眼睁睁的看着宇文玥的身影一闪,跌落寒冷的冰水之中。

楚乔张大了嘴,想要喊,却发不出声音,冷风津入她的喉管,她开始大口大口的咳,她挣扎着站起身,踉跄着大步跑去。

“噗通!”一声,楚乔随之蹴入了冰冷刺骨的湖水之中。

她奋力地游,睁大了双眼在水里翻找着,她不知寻找了多久,却怎么也找不到她要找的身影!脸色铁青,身体渐渐僵硬,动作也不再灵敏,楚乔感觉有人抓住了她的腰,有人在拉着她向上。

不要,她不要上去,她拨出腰间的匕首,回头就要去砍断那不知在什么时候缠住她的绳索。然而就在这时,一双冰冷的手突然按住她的手腕,那般有力,决绝的制止住了她的动作。
  
宇文玥抢过她的匕首,拉过她的手,手指摩挲过她的手心,一遍一遍的凌乱书写:
  
“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
  
“跟我一起!”她张开嘴虚无的喊,却只能吐出一串破碎的气泡。
  
他缓缓的摇头,继续写:“活下去。”

楚乔的眼泪疯狂的掉下来,拼命的摇头,死死的拽住他。跟我一起!跟我一起,跟我一起活下去!
  
我不要一个人上去,我不要一生活在对你的亏欠之中,我不要你死,我不要我不要!
   
腰上的力量不断的将楚乔拖拽上去,她已经被冻僵,只有手指仍日在死死的抓住他。从来不知,原来他的死会让她这样心慌,从来不知,原来他已在不知不觉间这样深入她的心,从来不知,原来所谓的仇恨不过是她为自己找的一个不去正视的借口。

从来不知,看到他的离去她竟会如此的心若刀害身如凌迟。
  
痛苦和恐惧如同无止尽的深渊,将她渐渐的吞没,她抓着他,不肯放手。

宇文玥生平第一次,如此温柔的望着一个人,多年的夙愿如同一个短暂可恰的梦,在一瞬间得到了浅浅的回应,他用力的划水,轻轻向上,伸出双臂拥住她单薄的背脊,然后,在她的嘴角处,留下一个温柔冰冷的吻。
  
泪水霎时间夺眶而出,混在水中,沾在宇文玥吻过的唇角上,绝望似乎在一时间将楚乔的心脏刺破了!一番挣扎之中,她的衣裳早已凌乱,背部鲜红的彼岸花在冰水之中耀眼夺目!

腰腹上的力量不断龚来,她缓缓向上,缓缓向上,手臂渐渐拉直,宇文玥一点一点的掰开她紧握着他的手指,两只手终于分开、交错、越来越远,楚乔颓然伸着手臂,看着他一点一点的沉下去,一点一点的沉下去……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古言】洵珺天下(34)冰湖诀别

0

评论0

鱼翔浅底,鹰击长空,驼走大漠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