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厂长】学习如何学习——读《瓦尔登湖》

【刘厂长】学习如何学习——读《瓦尔登湖》

1845年,哲学家梭罗拿了一把斧头,跑到波士顿瓦尔登湖边的森林中,为自己盖上一间木头房子,独居将近两年时间。后来,他将这段独居时的所见所思,写成了这本《瓦尔登湖》。 吴伯凡老师曾说过,如果他要去要孤身去一座无人岛居住一段时间,只能带三本书,他会...

1845年,哲学家梭罗拿了一把斧头,跑到波士顿瓦尔登湖边的森林中,为自己盖上一间木头房子,独居将近两年时间。后来,他将这段独居时的所见所思,写成了这本《瓦尔登湖》。

吴伯凡老师曾说过,如果他要去要孤身去一座无人岛居住一段时间,只能带三本书,他会选择《思想录》《浮士德》,还有就是《瓦尔登湖》。因为荒岛上独处、安静、孤独,有大块的时间连续阅读,只有这样的场景,才能舔尝这本书中深藏的苦与甜。在序言部分,译者徐迟先生这么描述:“这是一百多年前的书,至今还未失去它的意义。在白昼的繁忙生活中,我有时读他还读不进去,似乎我异常喜欢的这本书忽然又不那么可喜可爱了……到了黄昏以后……再读此书,则忽然又颇有味……白天看不出好处辨不出味道的章节,语语惊人,字字闪光……。到了夜深人静时,这《瓦尔登湖》毫不晦涩,清澈见底,吟诵之下,不禁之为之神往了。……如果能引起读者跑到一个山明水秀,未受污染的地方的兴趣,就在那样的地方读他,就更是相宜了。”两年前便在Kindle下载了这本书,看到序言如此浓墨的介绍,带着一半珍惜,一半拖延的心理,放下了。想着,等到合适的环境,一定慢慢咀嚼。

丁酉年正月初一,随家人去农家乐聚餐。目的地在一处深山中,临着一片很大的湖泊,旁边还有一片竹林。当天天气晴好,天空无云,虽是冬天,竹林偶尔透下的阳光和温暖的南风,让湖边变得舒适无比。湖泊,竹林,坟冢,虫鸣,墨蓝天空中盘旋着鹰,这简直就是自然为《瓦尔登湖》专门搭好的读书环境啊!短暂的午餐后,我便着急跑到竹林中,面湖而坐,翻开《瓦尔登湖》。这是一本散文随笔集,每一篇自成一个思想板块,初度有点像《蒙田随笔集》。文章用词很细腻丰富,读起来很舒服。三个小时过去,天色暗下来之前,我读了三篇:《阅读》、《湖》、《更高的规律》。

梭罗是一个终身学习主义者。他认为,学习的目的不是会识字和做生意,而是满足人追求真理的本我欲望。“我们应该有不平凡的学校。我们不该让人成年后就不再受教育了。每一个村子应该是一所大学,老年的居民都是研究生——他们应该把他们余年放在从事自由学习上。难道世界永远只局限于一个牛津?……可叹啊!因为我们忙于养牛、开店,我们好久没有上学。”这个观点换到今天的互联网时代,再合适不过了。我们所处的现代社会是复杂的,高速的,变化的。作为生产者,我们要高质量地产出,同时还要高效学习不断升。那么,什么才是最有效的学习方式呢?

梭罗的观点是,深度阅读。19世纪中期,正是美国的商业化黄金时代,社会由精英时代进入大众时代,廉价通俗的报刊杂志兴起,梭罗对于现状批判道:“我们真是一些小人物,在我们的智力的飞跃中可怜我们只飞到比报章新闻稍高一些的地方。”“我们生活在十九世纪,……为什么生活必须过的这样偏狭?如果我们要读报纸,为什么不越过波士顿的闲谈,立刻来订一份全世界最好的报纸呢?……为什么要让哈泼斯兄弟图书公司和里亭出版公司代替我们挑选读物?……许多人能阅读就满足了,或者听到别人阅读就满足了……于是他们只读一些轻松的东西,让他们的官能放荡或单调地度过余生。”互联网时代带来信息高速流动,让我们方便地接收到各种看似有用的信息。我们收集各种干货信息,填补我们的碎片化时间。在收藏了一条微信后,在听完一本书后,在看完一个20分钟的创业分享视频后,我们内心会有种充实和满足感。但我们回忆一下,收藏的微信,我们是否有再翻阅过?听完书后的一周,我们是否还能回忆起那本书中的精髓要点?看完视频后,我们为自己的生活和工作做了什么样的改变?你的答案可能会让自己感到愧疚。这样的行动,不过是让这种临时的充实感填充一下自己的恐慌,在发现这样毫无实际效用后,往往会重复并且加大剂量。人为什么在海洋中还会渴死?因为海水不是淡水,海水越喝越渴。是的,我们像浸泡在高速流动的信息海洋中,缺少的不是信息,而是一勺能真正止渴的知识。

那么其他的学习方式呢,比如听人讲授心得?梭罗的观点是,与深度阅读相比,讲授的学习方式简直不值一提。“不管我们如何赞赏演说家有时能爆发出来的好口才,最崇高的文字还通常是隐藏在瞬息万变的口语背后,或超越在它之上的。……演讲者向着那些跑来倾听他的人说话,可是作家,……他们是向着人类的智力和心曲致辞的,向着任何年代中能够懂得他们的一切人说话的。”即使是亚历山大,在行军时,也随身带着一部《伊利亚特》,“文字是圣物中最珍贵者。”“一种是听的文字,我们可以从母亲那里不知不觉地学会。另一种却是前一种的成熟形态与经验的凝聚,是父亲的舌音,是一种经过洗练的表达方式……我们必须重新诞生一次,才能学会说它。”在现代,我们常常接触到各种线下的创业营,培训,分享会。比如,我们常常听到某某行业在某城市举行峰会,请了许多非常成功的创业者,进行干货分享;某某朋友花一周时间,订好机票飞到指定城市,为了听某著名老师的经营智慧课程。很多人很享受这样的“学习”,因为现场的“学习气氛”确实好。台上的分享者津津乐道自己的成功史,每每慷慨激昂,或潸然泪下,台下掌声雷动。爱因斯坦说,游手好闲的学习,还不如学习游手好闲。其实,这样类型的“学习”,更像天桥式娱乐:围观一群身怀绝技的艺人, 为其经验及成就惊叹,叫好,膜拜,消费,然后心满意足地离开。

梭罗是一位哲学家,诗人。他在文中不常用数据、事实来论证观点,而擅长引用名人语句(这本出版于19世纪的美国书籍里,甚至大量引用了孔子、老子、佛陀的语录),虽然是梭罗个人观点,却集先贤语言,穿越时空而来。现代的认知心理学让我们知道,人可以根据认知能力强弱类型可以分成视觉、听觉、感觉三类,对于一些人来说,阅读未必是最有效的学习方式。看、听、体验,每个人都能找到适合自己认知类型的学习方式。与一百七十年前不同,现代学习者是幸福的,只要愿意,有无数的信息可以获取,大量的知识服务可以享受。我们所缺少的,是一百七十年前梭罗所提倡的深度阅读时,那种沉静的心境——找到一个属于自己的山洞,孤独、安静、独立思考+重复的刻意练习。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刘厂长】学习如何学习——读《瓦尔登湖》

0

评论0

鱼翔浅底,鹰击长空,驼走大漠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