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湖之蓝/茶卡湖之镜

青海湖之蓝/茶卡湖之镜

二零壹八年七月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以前所谓说走就走的旅行,还是会有所准备衣服药各种装备再出发。 在纠结了一段时间出国或去看海或去江南或去湖泊后 ,七月下旬的黄昏,我为了远离不必要的sadness,直接跳上了火车,没有带任何物品除了基础护肤品之外,两块...

二零壹八年七月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以前所谓说走就走的旅行,还是会有所准备衣服药各种装备再出发。 在纠结了一段时间出国或去看海或去江南或去湖泊后 ,七月下旬的黄昏,我为了远离不必要的sadness,直接跳上了火车,没有带任何物品除了基础护肤品之外,两块面包和一瓶水晚餐足矣。由临时决定出发,仓皇地坐在火车的窗角,我刚好喜欢靠窗的位置,我周围的人也都散了,我终于可以缩在三个座位上睡觉  。平时容易失眠,可这落魄又幸运的一夜 ,我安稳地睡到了天亮 ,当然不算半夜被冷醒又昏沉睡着, 那一刻觉得自己像极了颠沛流离的人 ,旅行不就是这么酷的事么…

人心真是一个玄妙的东西。即使tatoo着一个看似混浊的印记,也迫不及待地想要逃离最喧嚣的城市,那时那条灯火辉煌的街早已有扑朔迷离的结局,我们试着走回起点,却发现早已回不去了,后知后觉地永远不是我,只是太过于善,才总是在漫长岁月里去等待别人片刻的清醒,而我所追逐的,不过是最美好的现在。

在前往拉卜愣寺的路上,天空的云一路跟随。拉卜愣寺在炙烈的阳光下,一半光一半影。虔诚的藏民在走过每个转经筒都念着什么,之前看的佛系类的书中所谓的念了某语则会被庇佑,诸如此类吧。而我只是随意走过,在转经筒时想起了在云南第一次绕转经筒时也略虔诚的自己 ,更不必说那些编着长辫身着厚衣手执珠串在地上匍匐磕头的人,有信仰的人应该被尊敬。

一路上, 河岸被阳光普照波光粼粼 ,远处一团团羊群在草坡上悠闲 ,路边偶尔一匹孤独的马,天的深蓝衔接草的碧绿,这一切 无法言状。

窗外的风,吹过,肆意蔓延的头发,好像是要缠住一个干净的温暖的手,停留片刻吧,轻轻,掠过,一路地前行,耳机里的旋律诠释着所有的迷惑。

只是没有人知道。

一个干净的轮廓,应该有阳光散落,须臾,光影的交错,终究是一个干净的轮廓。突然想到:为何有的人肆无忌惮地耍酷却好似住着一个枯竭不堪无法靠近的灵魂。好遥远。

随后又奔至桑科草原,微光照至浅浅的草地,天际的云朵舍不得离去 ,忽而灰白的云团笼罩着太阳,阳光却突然亮起,只有一束光洒在远处的草原,眼前的草原是黯淡的,远处的草原是熠熠生辉 ,我是幸运的,因为那一刻就像看到星空一样喜悦。这就是旅行的意义,在不经意间遇到不经意的风景 ,最美的永远不是刻意而为 ,在我以为一片草原只是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时,阳光也愿意参与进来, 只有那一束光对于这片荒凉的草原,是一种美好的赋予,赋予了它对于我而言旅行的意义, 毕竟我不能确定我会再次遇到这样的风景。

有时我们需要一束光,如果没有,也不必担忧。一切都会在不经意间来临。有时我们需要一些爱,如果失去,也不必彷徨。一切都会在终结里重生。

而有时一束救赎的光,从哪来又回哪去,留在原地的人,被温暖过,却也像极了一个无辜的罪恶的demon。

恶魔竟也可以故作无辜。无辜如我,也罢。

那一束恰好的时间里,出现的恰好的光, 就是这个草原的唯一的惊喜。 在平淡生活里, 总会出现一些如光的人…只是一瞬。

白驹过隙,时光不过在缝隙间溜走,所谓一瞬,也不算夸张。

有光的时候,不要让自己的内心留有潮湿的记忆,毕竟我拥有的爱,也是无辜的。后来的我,才懂得。只是这个代价是lost。

月净如云,天蓝似海,我心似水,这世间总有相似却又不同形态的存在。月不懂云的浮动消散 ,云不懂月的夜夜出现,天不懂海的风平浪静,海不懂天的晴空万里,我不懂水的柔情万千,水不懂我的心如止水。

我可真是喜欢咬文嚼字,却又无人能懂。

别去否定,任由时光流转。被否定过么,歇斯底里,抑或轻描淡写。我都经历过,只因为我是被爱的那个。

我被爱过么,深感怀疑,没事总是爱来爱去,毫无意义。

在去渭源河时,清澈的小溪也是种惊喜  。而那些树在北亦在南,对在北方长大的南方姑娘自然会对这些黄绿交错于蓝天的树与稀稀村落的平房有些许的熟悉和亲切…其实最亲切的还是北方无与伦比的蓝天之蓝。

记忆里的蓝,年少时,我叫蓝,少许人知道。知道的人也许也忘了。

有一刻,我感觉到,其实我什么也不是。不重要,也无人在意。当世间有我却无我时,当高傲却渺小时,当人们信誓旦旦时,当我已经在迷宫时,当什么都善变时,当人们荒乱脆弱时,当我已不知道我该去往何处时,我什么也不是的也不重要的不安着,风吹过时,我是什么也不重要。别问我where is your heart.别问我who lives in your heart.

我曾被那么重要地在意过。

hey,那仿若是一个春夏交际的时节,还是盛夏,有人不顾一切地为你付出了所有,你应该是记得的,毕竟你是一个好女孩啊。嗯…我是一个好女孩。

喂,会不会形容的略微过分了,好像有那么一点。真的么。付出了所有那句话有点过分了。有人不顾一切地为你付出了。付出了什么啊,就一切。自以为是的玫瑰。

关于北方,我知道的并不多。天空蓝的无与伦比。一个在北方长大的南方姑娘,对一切都是无谓又洒脱,却又有南方姑娘该有的婉约细腻,我讨厌这样该死的婉约和柔弱。时常有那种渴望被保护的该死的脆弱的片刻。可是我时常冷漠让人无法靠近。童年的我很安静,初中时他们改变了我,我被一群人爱护着关怀着,她们给了我最纯真的友谊,他们给了我最简单纯粹的爱,所以我变得开朗了,愿意在这种安全感里去和周围的人相处,去闹,去笑,去感受。

后来的我,很少再遇到这么温暖纯真的人了,是那些男孩和女孩如光般掠过我的青春,原来被宠爱着是这么幸福啊。

所以后来我由南到北,再由北到南。

某年冬天,在北方瑟瑟发抖,酷的少年。一条白雪覆盖过的小巷,像极了荒凉的北方。这里的雪花和西北的一样,安静地落在墙角。

初到西宁的夜,风灌过衣袖 ,刚好的温和的风,这座城市有着属于北方的感觉。衣服裤子什么的全部都没有带,旅途上随机买的衣服和类似于校服裤的裤子,很像学生时代的自己,很呆。我也是真的说走就走。

第二天在去青海湖的路上,沿途的风景美到让人惊叹不已,浅蓝的天空浮动着浅白的云,天空的蓝意想不到,海岸线和油菜花草占据了视野。

小时候在一列火车上见过夜晚的一片深蓝的湖泊,可能只有我看见了。等长大后再次经过就没有看到了。不是因为经过一片湖,而是因为经过了一片蓝。

浅浅淡淡的白,浮动瞬变的云,世事无常, 一瞬之间,我们拥有的,也就是顷刻失去的, 失去的也是瞬间拥有的。 我不确定我会拥有什么亦不知道我会失去什么,我只知道属于我的一定不会失去。

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

反复,如常,无常。别来无恙。

我可是需要balence,这反反复复不过是一点点地把心里的南墙击碎。如碎落的花瓶,如散落的吉他,如覆水难收。

喂,别闹。可是年少轻狂,谁都想要闹。谁让我是个任性的小孩。

我不是啊。

那一刻,就像拥有过片刻的风吹过的田野,拥有过片刻的云浮动着蓝天,这些都定格在了我的眼眸。就像拥有过的深深浅浅却又会消散的爱,这些都定格在了我的心里。

在这次旅途,我,偶尔清醒,偶尔迷惑。云朵有她的归宿,青草有她的家园,我还如一颗漫游在浩瀚宇宙的幽灵,只有漫长的黑夜,偶尔阳光降落时,看的清自己。终究是一个善良的脆弱的人。

I am so sorry for that I hurt you.

天空与湖的蓝不一样,水的纯净也让湖的蓝更为纯净。水能洗去尘埃能灭掉希望火苗,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何为心如止水,任凭空虚沸腾,也不再有涟漪。我们遇到的人一如水,一开始,干净,最后,混浊,或一开始就是混浊,还徒留一点干净。世界没有什么错,错的是人们浮动不安的心。最后,把一切都交给天地万物,交给虚幻的匆匆的时光。

我曾试着去守护自己的一亩三分田。可能我忘记了我不过是一个弱女子。

我喜欢远处的突然出现的有点孤独的树。刚好的蓝,刚好的天空下一棵刚好孤独着的树。

每天疲于工作,疲于生活的百无聊赖,只有在这种地方,可以让灵魂缓缓流淌,尽情释放在追逐梦想时的疲惫不堪,不要做一个现实社会的奴隶,不要只知道一路狂奔却一无所获…安静下来,去思考去沉淀,去被阳光拥抱片刻也好…

我的年度创业伙伴对我说:我现在才发现,你以前都是在做慈善事业。

我后知后觉:是噢,我做的是慈善事业。

所有的感恩都在二零一九年六月初的飞机上听着歌记录了下来,感谢我的年度创业小伙伴一直以来对我的义无反顾的帮助。那天的飞机,一个向中国的东方,一个向南方以南。只是所有的感谢都未虔诚地说出口。

我其实不善言辞。

其实风也在这里停留,只是没人发现,我只好捕捉梦幻的风,掠过花田,掠过晴空,掠过湖畔,掠过灵魂深处的山谷,感受了才会有。

通往青海湖的小路都是这么与众不同,已经充满了诗意。不一定非要走别人走的路,任何路都有属于它的风景。

在走近青海湖畔时,真的感受到了一片纯净,一片安宁,一片美好,我无法形容此时的安静 ,不再有纷纷扰扰。

我的头发已经很凌乱了,可是心却很平静,因为这里有我喜欢的蓝,就像是遇到了自己喜欢的歌,单曲循环。

为了追寻美景,就根本不会想到自己的头发是不是乱到不行了,流浪的时候,只有灵魂在路上。为了看最美的风景,为了去看未知的世界。为了洗涤荒芜的却又依然追寻美好的灵魂。旅行不过是一场盛大的逃离,逃离那个脆弱不堪的自己。

‘要不是因为你可爱我早就离开了’

这句话就像是一根刺,反复地。

嗯,我除了可爱,一无是处。

‘你啊就是个长不大的小孩’

我不可以当一个小孩么,让我当一个无忧无虑的小孩吧。

‘其实你和别的女生不一样,你是很有思想的’

呵 就是啊

‘你就是一个机器人’

噢 我是一个冷漠的 没有感情的机器人。

在远处安静的呆着,聆听草原和湖泊的对话,他们不会说什么,只是风刚好吹过。

一路向前,一路惊喜,沙漠也静谧。不过是光与影的游戏。本该对稻草言谢。做个更好的人吧。留在原地的人,才是最可爱的。做个更好的人吧。

在快到茶卡湖时,就已经很期待了,天越来越晴朗,仿若等待着。

终于到了我心心念念的茶卡盐湖、天空之镜。一切的长途跋涉,都是值得的。这里已经美到让人不想离去。我在这一刻,希望自己是一个画家,可以把这美景画下来,一定要是油画。

一片树丛摇曳,曾经年少时想变成一棵树,扎根一个地方就好,不用经历不必要的离别,可以一直和喜欢自己的好朋友们在一起就好。一辆小火车经过,长大后期待过漂流的生活,有一个人陪着就好,不论去哪里,两个人一起看风景就好,不需在意归期,也不怕会失去,在一起就好。一团云飘过,生活里不断有告别,就像天空的浮云,终会散。一个晴天,然而即使这样,我还是选择了安稳,没有变成一棵树,也没有去流浪,我还是学会了去与自己的好友告别,学会了去与自己在意的人告别,也去学会接受或大或小的失去,不是什么都会如初,即使这样,我还是偶尔期待着有个温暖的人一直一直都在,我也期待自己变回温暖的人。只是这条路可能还有点久…

成长并非易事,想当个孩子,却得扮演大人。内心的小白人和小黑人一直在对抗,纯粹一点随意一点简单一点怎么开心就好,不可以这样成熟点吧你看你到现在拥有了什么…

或许自己才知道,我一直所守护的会怎么轻易破碎,又怎么从一无所有的低谷一步步走向有阳光的地方,怎么在看似有阳光的地方其实还是阴霾的地方来来去去,怎么又继续走向有阳光的地方,又怎么努力地让自己变强大,怎么穿上盔甲奋斗,又怎么熬过焦虑的时光,又怎么推翻了自己的所有努力,在感性凌驾于理性之上时趁机将它撕毁。都说人生的路可以向前看,再一次陷入对未知的恐惧…

看吧,还是得成熟面对,无路可退。

茶卡湖中有一条船,一只孤独,很神奇为何总能遇到这么孤独的景象。

茶卡湖的天空之镜已经美到无法形容,天空就这样静静嵌在湖的怀抱,干净到极致,纯洁到心旷神怡,有光就有影,光影总交错,趁着还有阳光,去看看自己的倒影,没有光的时候,影子在哪里呢…

就连火车也是蓝色的,是蓝色就好。

由于文笔过于拙劣,关于天空之镜的所有我不想留下文字,这里的纯净是不可言状的,就好像一个画家的留白,所幸关于天空之镜的一切美好,我都留在心里…

如果尘世喧嚣,这里一定可以洗涤心灵的混浊。

我想我不是那么冷漠的人,至少有时。

还有什么不能放空,如此纯净。

我不想离去。我不想…离去。

蓝 ,才是最纯净的,只有我这么认为。

心之所向,纯净若此。请别忘了,初心之真。

这就是诗与远方,这就是旅行的意义,这是不可以与任何人言说的遇见和告别,这是一场盛大的告别,我的内心不断回响着声音,山川湖泊,不见你我,那时的我,仍旧不懂我自己,我试图在旅途里找寻自我,可我早已迷失在这荒芜的平凡生活里,只有在这干净纯粹的旅途里,不断地,回想,不断地,走出迷雾,大道至简。

爱束缚了我,是我们的面具束缚了。是自以为的善,是自以为的幻想。

青海西宁,我在西宁的街头,风和日丽的片刻,不想离去,青海湖,我在青海湖的湖畔,湖面毫无波澜,内心也异常平静,不想离去,茶卡盐湖,我在天空之镜的上空,纯净至极,不想离去。

潜意识所以为的,未必如此,可别忘了,离别都是蓄谋已久。我回到成都继续我的慈善事业,而其实一切已在我的潜意识里要摧毁它,我最擅长了。不。是我没有保护好这来之不易的真挚。那时的我,除了言谢,的确没有心。

时光如沙,仿佛记得二零壹六年的冬天,我在几千米的高山上,看到了漫天云海,我把所有濒临绝望的心情都想抛在这山谷之中,我想把脆弱不堪、不堪一击的灵魂在纵身一跃的瞬间抛却,那时的自己纯真到不知道一切为何如此渺茫,后来的我终于明白,我们都是从这全世界路过的人,路过的时候像个无助的小孩,太过情深意重的人才会被刺痛。所幸我遇到了一束光,我们风一样从山顶跑到山角,雪山的雪早已混浊,一如有些混浊的灵魂,天却是蓝的透澈,一如纯真的灵魂。感谢救我一命的光束。我不爱山谷的风声,也不爱途中的青草。

别离去,留下吧,别留下,回家了。天空之镜。

本该,一切,归为,纯净的状态。纵使孤独,也不将就。

一切,归为,纯净的状态…好么?…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青海湖之蓝/茶卡湖之镜

0

评论0

鱼翔浅底,鹰击长空,驼走大漠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