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湖烟雨惹人愁

鸳湖烟雨惹人愁

图片发自简书App 《鸳湖曲》云:"烟雨迷离不知处,旧堤却认门前树。树上流莺三两声,十年此地扁舟住" 五月末的勺园,清风爽爽,那一处残垣段壁,几杆修竹掩沧桑,门还在,久未开,何人新贴的福字,不知主人去何方。远处古典民乐,隐隐约约,草坪传来了阵阵轰鸣...
图片发自简书App

《鸳湖曲》云:”烟雨迷离不知处,旧堤却认门前树。树上流莺三两声,十年此地扁舟住”

五月末的勺园,清风爽爽,那一处残垣段壁,几杆修竹掩沧桑,门还在,久未开,何人新贴的福字,不知主人去何方。远处古典民乐,隐隐约约,草坪传来了阵阵轰鸣声,是除草的大叔在修葺草坪,数声鸟鸣,尤其是那喜鹊的欢叫,似乎等到了勺园主人的归来,而鹊跃欢鸣。

几株芭蕉,肥硕的绿叶,站在墙角窗边,白墙黛瓦的点缀,一阵风来,飕飕绿叶鸣,正如李清照词云:”窗前谁种芭蕉树,阴满中庭.阴满中庭,叶叶心心,舒卷有舍情”。等待今夜一阵风侵雨袭,”芭蕉得雨更欣然,终夜作声清更妍”,明日晨风中更显娇羞,如佳人出水更新装,婷婷袅袅惹人愁。

午后的湖滨,静谧与悠闲,湖水拍打着岸边的太湖石,发出阵阵声响,泛起绿波荡漾,几条鱼儿浮出水面,欢快的跳跃,瞬间不见,独留圈圈涟漪。湖心岛翠绿掩映,一条画舫停泊多时,待游人,待客归,待主人……鸳湖对岸施工改造的机器声,一阵阵,惹了这一湖的清悠,惊起几点白鹭乱飞。游船从这岸驶向彼岸,乘风破浪,挂在船头的灯笼,飘动的红旗,白白的浪花……

图片发自简书App

湖滨长堤,柳影婆娑,风摇细柳,择一柳萌,一长椅,静坐独思,身边时有人走过,三三俩俩,窃窃私语,或自拍,脚步匆匆的老翁,小情侣执手漫行,推童车的老妇,劳作的环卫工人……远处过小桥处,一位戴着草帽的老者,在吆喝着,几瓶饮料置石台,似乎无人问津。放眼望去,远处鳞次栉比的高楼,冰冷的钢筋混凝土里,忙碌的人儿何时消停下来,日复一日,循环着乏味而枯燥的工作,何不来湖滨品一杯茶,聊聊淡而无味的人生。

风起了,雨欲来,游人脚步忙,柳条被风摧,芭蕉惹人愁,湖中小舟斜,烟雨楼台锁,风声伴雨声,楼台今尤在,何时入台阶,烟雨访旧踪,一湖烟雨中,迷茫亦迷离,何时归故乡。

过小桥,踏青石,走小径,穿幽林,绕怪石,在细雨中迈步,不急也不奔跑,慢慢悠悠,奔跑的前方还是雨,何必?何不让雨水侵袭,洗涤我这丑陋的灵魂。林静听雨声,花香醉闲人,一阵清香盈鼻,不知从何处飘来,也无处寻觅,窗角的几株芭蕉,点点雨打,声声离愁。

湖滨待雨雨来急,几处游人避雨愁,或站长廊,或立檐下,或翘首,或奔跑……在雨中,我望着这一湖的烟雨,这烟雨不知何时散,这夏雨不知何时停。

我彳亍于雨中,回头又见这一段残垣,一把小花伞,一个小女孩,一袭薄纱裙,在雨中,在风中,静静的伫立,望着这一段残垣,一声汽笛打扰了她的幽思,倩影在雨中模糊,越来越远,直至消失得无影无踪,恍然感觉一阵凉意袭人,微风起,细雨斜,两鬓染风雨,薄衣青衫湿。

                        2018.5.30匆草于南湖滨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鸳湖烟雨惹人愁

0

评论0

鱼翔浅底,鹰击长空,驼走大漠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