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见那个叫青海湖的湖

初见那个叫青海湖的湖

        倒淌河的傍晚和清晨就一个字:凉。和白天阳光直射时的景致全然相反。阳光直撒撒地落下来,人的影子却是不常看见,和脚踩地面的双脚重在一起。  在西宁机场边的神州租车租下的白色雪弗兰停在这个蒙古包式样的房子前。我们将从这里开去青海湖。这房子矮矮的...

        倒淌河的傍晚和清晨就一个字:凉。和白天阳光直射时的景致全然相反。阳光直撒撒地落下来,人的影子却是不常看见,和脚踩地面的双脚重在一起。  在西宁机场边的神州租车租下的白色雪弗兰停在这个蒙古包式样的房子前。我们将从这里开去青海湖。这房子矮矮的一层,门口是大片的格桑花,早晨有细雨飘零,花儿在清冷中摇曳,也灿烂的样子。天空阴阴一握,似乎不会有好景致。把心提在嗓子眼我吃下了半碗邋遢的烩面。一抹嘴巴便出发了。这半个小时,似乎只有这三个字:阴阴的。 讲了几个笑话,唱了几首没调儿的歌,不经意间,湖色便显露在我们眼前,天光也稍亮起来。抬头看天,云朵和远山便倏地立在眼前。湖色露出一角,欢呼喷出。油菜花,黄,晕染在湖边,不间断。欣喜一团一团。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如此大片的油菜。远处有大鸟在空中盘旋,景致高过设想,空气里飘着甘甜的风。穿过片片油菜黄,停好车,步行。左摇右望,只有我们和不远处一台棕色的SUV。这令我兴奋的清冷景致里还有一个特写:一位长成“卓玛”模样的长辫姑娘牵着一匹白龙马沿着湖边的石子路朝我们走来。马背上的鞍是搭配好看的民族风,鬃毛上缠着五色的绳子,风一吹,白马的发型飒爽得很。“卓玛”询问我们是否要骑马留影。我们莞尔拒绝了。此时此刻的湖景真是清冷,生意自然惨淡。但这清冷景致里全是好看的风,水波,倒影,天,云,山,鸟和轻盈的时间。此时对幸运的感叹呼出声来。平日对披星戴月工作的抱怨全换成了这声声惊呼。这便是我第一次见着心心念念的青海湖。他就横躺在我的正前方。一触,我的手便在他凉凉的波流里。真实得很。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初见那个叫青海湖的湖

0

评论0

鱼翔浅底,鹰击长空,驼走大漠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