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尔登湖 | 我们去大草原的湖边,等候鸟飞回来!

瓦尔登湖 | 我们去大草原的湖边,等候鸟飞回来!

一个人的寂寞,是两个人的孤独; 一座村庄,是一群人的孤独; 一座城市,是数百万人在一起孤独; 那么问题来了,干嘛要建城市啊? 一个孤独的人写了一本孤独的书,数百年来无人问津,哪怕那些本来很需要它的人,也对这本书口伐笔诛。实在是不幸,什么?你说是...

一个人的寂寞,是两个人的孤独;

一座村庄,是一群人的孤独;

一座城市,是数百万人在一起孤独;

那么问题来了,干嘛要建城市啊?

一个孤独的人写了一本孤独的书,数百年来无人问津,哪怕那些本来很需要它的人,也对这本书口伐笔诛。实在是不幸,什么?你说是作者的不幸,NO,应该是那个时代的不幸,那群孤单的人的不幸,而我是多么的幸运啊,居然能发现这本奇书。

第一次看梭罗写的这本《瓦尔登湖》,就被其中的思想,美妙的语句深深的吸引,仿佛就坐在瓦尔登湖边与梭罗在聊天。我们常常说:“没办法,我只能这样子生活。”

而梭罗告诉我们:以某个点为圆心,可以画出无数个半径不同的圆,那么生命就有不同的活法。一切变革都是值得思考的,每一刹那发生的事都可以是奇迹。

人类文明发展了几千年,才到了现在这个地步。而物质层面也就这短短数百年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人类是万物之主的优越感极度膨胀,仿佛自己就是地球的主宰,无尽的索取,人类的欲望就像无底洞一般,永远都填不满。

我们的身体在膨胀,而内心却是如此的渺小,简直如蝼蚁一般。对身外之物定价越高,对生命就看的极度廉价。我们为了买一部手机,花费了几个月的薪资;我们会为了买一辆车子,消耗积攒多年的资产;也可以为了买一套房子,付出了自己大半辈子的自由;我还曾为了所谓的事业,数年不与家人团圆。可笑的是那事业也并没有成功,我站在当时的角度,给自己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说是为了未来,为了家人,为了肩负的责任……我要好好为之努力,现在想想是多么愚蠢的想法啊。难道为了事业就可以行那不孝之举么,实在是可笑、愚蠢而不负责任的行为。

梭罗28岁那年毕业于美国哈佛大学,花二三十美元,在瓦尔登湖边盖了一间小木屋。独自生活了两年零两个月,进行了深度的思考:人活着到底需要什么?之后写就了这本盖世奇书《瓦尔登湖》。此书能让平静的思绪掀起狂风巨浪,也能让那躁动的心儿静如止水。

从出生的那一刻起,我们开始不断的向外伸手索取,索取父母的关爱,索取漂亮的衣物,还有一切自己能得到的和不能拥有的,我们全都想要。我们不是已经索取到手就是正在索取的过程中,于是我们膨胀了,我们塞满了衣兜,背在背上,挂在腰上,塞满身上能塞的地方,连腋下也夹着公文包,几尺的身躯,硬是被鼓成了巨人,而灵魂依旧渺小。当生命所剩无几,我们的身躯逐渐变小,最后化为一捧黄土。我们生前索取的那些东西,没有一样是可以带走的,有的人连灵魂都不能留下。可是我们却傻傻地背着那些东西,五年、十年、几十年……实在背不动。离开世界的那一瞬间,恍然大悟,原来这只是一场梦啊。还好我较早的看透了这场梦,知道自己真正需要的是什么。

正如某位战上断头台的壮士,行刑前说:“请告诉裁缝们,在缝第一针之前,不要忘了在他们的线尾打一个结”。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瓦尔登湖 | 我们去大草原的湖边,等候鸟飞回来!

0

评论0

鱼翔浅底,鹰击长空,驼走大漠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