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海湖

金海湖

成群飞鸟停歇的高压线塔砻在茂盛的林子间脱颖而出,钢板螺丝搭建的铁架伸向薄暮时分幽蓝的天空,酡红晚霞垂暮在西方天际山峦轮廓处美轮美奂,头顶四面八方的飞机如同老鹰一样向老巢机场汇聚。京平高速由东向西的大巴车内副驾驶上的余波瞅着窗外路旁被夕阳染成金黄色...

成群飞鸟停歇的高压线塔砻在茂盛的林子间脱颖而出,钢板螺丝搭建的铁架伸向薄暮时分幽蓝的天空,酡红晚霞垂暮在西方天际山峦轮廓处美轮美奂,头顶四面八方的飞机如同老鹰一样向老巢机场汇聚。京平高速由东向西的大巴车内副驾驶上的余波瞅着窗外路旁被夕阳染成金黄色的大片林子激动不已,公路尽头的望京SOHO建筑群如同海市蜃楼般梦幻夺目。正当余波准备回头喊醒金海湖游玩回来多半依靠在座椅上沉睡中的队友们时,偶然瞥见司机师傅后面坐着的女孩悦悦正看着自己,当悦悦看到余波忽然回头眼神正巧与自己对视的时候迅速将目光移至别处,偶然的发现使得一直对悦悦心存好感的余波忽然浮想联翩。因害怕让默然回眸的对视变得尴尬,余波看到悦悦眼神瞬间转移别处时,自己也迫不及待的将眼神挪至别处了。佯装一幅若无其事的样子。

闹钟响起的时候,脑子一片混沌,整个身体如同磁铁一样被床铺牢牢吸住,久久扯不开。忌于迟到的压力,尚存的意志力勉强将这具颓败的肉身支撑起来,洗漱后朝秋天早晨的街巷跑去,熹微的晨光照亮了坊巷深处的小路,冒着热气腾腾的包子店与油条店已鸣锣开张,店内面黄肌瘦的保洁员与双手粗糙民工叔叔的身影随处可见。衣着得体的销售员意气风发的向车站走去,在公交车进站门开得瞬间涌进车厢。地铁车厢内白色马甲浅绿色衣帽乌黑秀发如瀑布一样洒在腰间的女孩掏出手机刷了一下朋友圈后将其装进兜里;双手紧握手机的中年男人指尖不停的滑动着屏幕浏览着小说;指甲与口唇染的绯红的俏丽姑娘戴着耳机全神贯注的看网剧;帅气十足颇有一番绅士风范的眼镜男一边听着音乐一边浏览着篮球新闻;淡红色风衣气质不俗身材姣好的女孩不时将灵动的双眸瞅向玻璃窗内镜子另一面的倒影,将微微有些凌乱的刘海捋了捋,明媚的阳光照耀在竣工在即的中国尊大楼蔚蓝玻璃上折射出耀目的光芒,照亮了城市的大街小巷。

此时此刻,夜深人静,偶有几声犬吠在深夜里响起,哦,还有临近仓库里刚下班的分拣员在坊巷深处疲惫不堪行走时发出窸窣脚步声,随后楼下又响起了下水道的簌簌声、搅拌鸡蛋的哒哒声和关窗户的噗噗声,还有窗外的风声与屋内指尖敲打键盘的声音。也就是在前20分钟,还未开始修改这篇文章便昏昏欲睡,结果这倦怠的躯体轰然倾倒在床上。在半睡半醒迷迷糊糊之中忽然很多内心深处的质问如同喷泉般涌出,把他这具麻木病恹的躯体弄的辗转反侧,激荡起伏。是啊,白天起床在地铁里的时候,原计划用手机修改游记,但多半时间色眯眯的眼睛总是在窥视着人群中妙龄女子的靓影。到了工作地方后,一直在屋里晃悠着,瞅着坐地玻璃窗外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总有无尽的狂想、艳羡和自卑。回程地铁上不止一次的翻看群里的聊天记录,无数次的打开朋友圈看着里面五花八门的动态消息陷入无尽的纠葛和莫名的躁动。回到家里,原本计划迅速的吃饭洗漱后开始专心致志的伏案写作,然而呢?在身边无人的时候,余波又一次点开手机里的不雅视频,如痴如醉的欣赏着,以此来缓解他那颗淫欲膨胀的心。事实上,他对女孩身体的渴望并没有通过频繁浏览不雅视频而得到缓解和满足,反之变本加厉愈演愈烈,他感觉自己正滑向堕落的泥潭。“那些一起游山玩水总是评价自己是善良、幽默、真诚的队友们看到这段文字时会不会觉得自己原来这般的俗不可耐”余波臆想着。的确,就连余波自己做梦都料想不到作为好几百队友的群主竟会是如此的荒唐。

帅气的男孩和漂亮女孩们陆续走进大巴车时,余波为之兴奋,更让余波兴奋的莫过于曾经一起出行多次的悦悦也来了,看到悦悦的模样依然清纯动人有着乡下姑娘的娟秀、水灵和朴实,激动的余波竟然一时说不出话来。也不知为何,面对认识并不长,也没有过多相处的悦悦每每出现时,余波总会有一种心跳加速疯疯癫癫的感觉,就像是羞涩的姑娘一样脸颊绯红。那种迫切想在悦悦面前表现的想法导致余波一时高度紧张,以至于一向说话流利的他在全车队友面前自我介绍时数次卡壳,草草了事。

然而,悦悦是谁,余波相信大概有百分之九十九的队友都不晓得,但他这里还是希望百分之一的伙伴看到后不要泄露风声,毕竟悦悦是位内敛矜持的姑娘。余波唯一担心害怕的是悦悦看到这些的时候会不会怪罪自己的冒昧和浮夸,会不会把彼此原本单纯的关系推向扑朔迷离中。“毕竟天性俏皮活跃表情丰富的悦悦在每一个男孩面前都展现的极具亲和力,这样单方面的狂想是否过于敏感呢!”余波陷入苦恼中。

下了高速后,朝锯齿崖景区方向继续行驶15公里便抵达起点位置,一排粗壮高大白桦树下是一层金黄的秋叶,从枝叶间漏出柔和的光束照耀在队友中女孩们白皙的脸颊上,光影斑驳的画面在墨黑的柏油路上交相辉映。为了找一点存在感,余波带着队友们简单做了一下热身运动,随后朝入口处浩浩荡荡的走去。距离蓝色网格破开口子处500米外队友们的脚步戛然而止,随后人群中朴实无华的涛涛带着十来位队友率先沿着几近被杂草覆盖凹凸不平的土路挺进,确认看门的大爷未在现场把守的最佳契机,队友们倾巢出动悄悄咪咪的先后潜入,各自在草丛中穿梭的窸窣声以及紧张的呼吸声此起彼伏,搅动着湖水泛起涟漪。

东倒西歪的木质围栏外是一片橙黄的芦苇荡,里侧草木葳蕤的斜坡上炭黑的树上结满粉红的柿子,深蓝的湖面上快艇划出一道弯曲的弧线,对岸的山丘上漫山遍野都是姹紫嫣红的红叶,吸引着队友们驻足、观望、拍照。很少收队的余波这一次走在后面感觉到难得的畅快,在队友们纷纷往前走的时候,他将包里的红牛和鸡蛋饼狼吞而下。总喜欢在一定距离的位置偷拍一些近景和女队员的瞬间动作,喜欢在冥想沉默中发呆。

在码头深红色木质观景台处拍完合影后队友们沿着石阶路登上了半山亭遗址,初秋的凉风把凋零的树叶吹得翩翩起舞,山鹰在湛蓝的天空中翱翔,队友们齐聚一堂、分工有序的烹饪着美味的泡面和火锅。兜里电话的响起使得余波瞬间有些沮丧,是啊,由于之前没有明确通知吃饭的具体时间和地点,导致一些伙伴拍完合影后沿着山脊背处走到了尽头,当余波收到走散队友们电话的时候总有些自责和愧疚。他迅速沿着下山栈道朝合影处跑去。

“喂,你们在那儿吃饭呢,我没看到你们呀”约莫十分钟后余波再次接到女队友的电话,当得知同行几位女队员已经走到红叶林那片位置时瞬间怅然若失,是啊,原本第一个位置更近一些,然而有趣的是当余波给女队员错误的报完位置后却跑的更远了,余波想快速的过去找她们,但又害怕纵使找到她们也不一定回来吃饭,彼时,他的身体僵硬的立在原处不知何去何从。幸福的一家人在观赏岸台上摆着姿势伴随着快门声的响起而被定格,焰火般的叶子凋零一地,石阶铺成的林间小径一对情侣在耳鬓厮磨。“不管她们回不回来,我过去的话她们可能会觉得心底不至于过度失落”余波臆想到。蔚蓝的天空下他就像猴子一样快速的穿梭在丛林中,撞开空气产生的劲风将杉叶树吹的摇晃,他感觉到自己气喘呼呼,不时便冒出了满头大汗。

在写这段文字的时候,余波想起了走失的女孩,他迫不及待的找到她的电话号码然后加其微信,希望恳求某种谅解?

吃过饭的伙伴们在木质岸台上沐浴着午后慵懒的阳光在发呆,季节里的清风使得这呢喃光阴变得惬意,锅炉旁伙伴们依旧将碗中的面条吸溜进口中,弹尽粮绝后不晓得那位队友掏出的一包铁观音倒进锅中,彼时,队友们的心情就像锅里的开水一样沸腾。

和悦悦一起的杆子哥回到吃饭位置时,余波阴郁的心情忽然释然许多,脸上瞬间露出前所未有的喜悦,“悦悦呢,悦悦呢”余波迫不及待走近杆子哥旁问到,“她在那边呢”杆子哥不慌不忙的回应到,余波迅速将目光瞅向人群中,他看到隔着无数个脑袋和肩膀的尽头是悦悦那张淑雅的容颜,就在此时,悦悦也正好看到人群中的余波,隔着人海两眼相望时,淘气的悦悦板着脸翻着白眼的生气表情使得余波不由的窃喜万分,是啊,他喜欢悦悦在自己面前的刻意撒娇,余波快步的跑到悦悦面前假装忏悔的说到“我刚才过去找了一下,没看到你们所以……”,“哼,又撒谎了,都没看到你”悦悦佯装生气的说到。“我……我以为你们是从下面上来的,所以……”看似乎余波委屈的在狡辩,实则心底早已乐开了花。

“我的美照就全交给你了”队友们都往红叶谷方向出发后悦悦对余波说到,悦悦、杆子哥和余波沿着石阶路下行来到合影的码头,在深红色的木质岸台上,余波相机镜头里的悦悦不停更换着动作,每一个画面如同幻灯片一般在余波的瞳孔里闪耀着放映着,在泛着秋波湖岸旁的木质长椅上,翠绿的柳枝迎着季节里的秋风摇曳着,他是那般的享受给悦悦拍照带来的乐趣,是那般的迷恋于悦悦的一举一动,“小心点啊”在余波寻找最佳角度拍摄站在扶栏上时悦悦着急的喊到。

在那片金黄的芦苇荡深处悦悦依然俏皮的摆着各种姿势让余波拍照,那一时刻,激动的余波似乎无法安心下来给悦悦拍照了,更多的是体味能和悦悦以及杆子哥独处的时光,这时光是浪漫的、惬意的,他将悦悦带的橘子剥开吃下,甘之如饴。

“大波快下来啊”一脸着急的悦悦对着树杈上正在摘柿子的余波喊到,“没事,马上下来了”面对树下站着目光炯炯有神瞅着自己的队友们树梢上的余波感到莫名的压力,在队友们期盼的眼神中,余波想过度表现的心理促使他倍感压力,心理压力促使他双腿发抖,这抖动的双腿把柿子树弄得摇摇晃晃,成熟的柿子稀里哗啦如同冰雹般坠落,把地面染成金黄一片。“你快下来啊”悦悦关切的声音仿佛在写这段文字的时候都能听到,眯上眼,悦悦的模样在脑海中浮现。

湖岸上被墨绿草坪包围的是几栋褚黄色墙体的房子,房子的周围生长着茂盛而苍翠的松柏与千年青,周围不见有其它房子,淡红色的瓦片与木质的窗棂和考究布满纹理的大门为整栋建筑增添了些许高雅神秘的气息。当队友们纷纷散去时,余波的眼神注视着这栋充满浓郁诗意的房子久久未曾离开,他想象着房子主人能够过着如此田园而诗意的生活是多么自在,他多奢望有生之年也可以那样在依山傍湖的地方荒度余生。

图片发自简书App

“嗨,快看这里”来自天津十分俏皮的姑娘将一颗鞭炮扔向余波身旁地上时喊道,“啪”的一声响起并没有吓到余波,反而瞬间掀起了他儿时的记忆。“每个人都有一个顽皮的童年,然而,不管活到那把年纪始终保持一颗童真的心还是蛮有意思的”余波不由的感慨到。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金海湖

0

评论0

鱼翔浅底,鹰击长空,驼走大漠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