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湖(6)-冬日晨湖

仁湖(6)-冬日晨湖

大雪已过,冬至临近,照理说,天气也该转冷了,可是这几天的气温不低,犹如小阳春,让怕冷的我也多了一些活络劲。 周四、周五的早上都没有第一节课,加上醒来还早,也就六点多一点,所以时间宽裕,于是去仁湖练练太极,就很自然了。 早上七点左右的时候,天未完全亮...

大雪已过,冬至临近,照理说,天气也该转冷了,可是这几天的气温不低,犹如小阳春,让怕冷的我也多了一些活络劲。

周四、周五的早上都没有第一节课,加上醒来还早,也就六点多一点,所以时间宽裕,于是去仁湖练练太极,就很自然了。

早上七点左右的时候,天未完全亮开,但雾已经快散尽,没有尘埃,空气正是理想的质量。太阳将要升起,因为东面正好被绿城的高楼挡着,能看得见光辉,但不能见到太阳的升起,就好像太阳躲在楼的那一侧,而楼犹如山、犹如海平面一样,它的外围红彤彤的。

早上七点左右的时候,也是锻炼人群交替的间隙,早跑的一般都是年轻的,基本结束后回家洗澡、吃饭,准备上班;而来散步的老年人,还未到达,要到太阳完全升起,感到暖和了才来晒晒太阳、聊聊天,所以,仁湖公园的人反而不多。而我,感觉恰是这两类人之间的一种交替,尚在工作,但又像老年人的状态,所以,这个时间段正合我心意。

在归亭边做准备运动,压腿、伸腰并四周瞟了一眼,湖面水汽形成的雾还是留着,因为无风,估计要到太阳完全照到之后才会慢慢散去。每一枝倒挂的树丫上还留着露珠,显得灵动,银杏树都已经落叶,树梢上有几只鸟在互相欢叫,并不时从这一棵树飞到傍边的另一颗树,与另一群鸟儿一起欢叫,这个情境,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在农村老家,大人们都出门干活去了之后,孩子们要么在自己家里闹腾,或者串门到旁边邻居家里游戏,家里空空如也,但总有那么多的欢乐。反而是现在,家里的物件应有尽有,吃的、用的、玩的,可是慢慢都变成堆积,让不断涨价的每一平方的地,变成快递站的一样。

随着人的不断长大,很多人都在不断地奋斗,离开贫瘠的老家去打拼,期待得到许多的东西来获得别人的认可,按古人的说法,最大的荣耀就是衣锦还乡,这就是所谓的快乐和幸福,可是,在不断地索取的而同时,你会发现,不仅仅是年龄的渐长,而且在身心上都会有极大的代价,你会慢慢体会到,幸福就是是肉体的无痛苦和心灵的无纷扰,而当年在老房子里游戏的孩子正是符合,可是已经回不去了。

起势、揽雀尾、云手…随着每一个动作的展开,慢慢的自己开始享受这一天中最宁静的时刻,不受干扰地过着日子,是这么的难以企及,有时候,竟会产生莫名的悲哀,人间虚妄,数学和太极才是少有的真实!

约二十几分钟之后,人渐渐热起来了,因为外面穿着外套,运动出来的热气不易散发,所以冬天练太极反而身体暖和,甚至会微微出汗,非常舒服,当结束练拳之时,发现太阳已经从绿城的楼顶升起,沐浴在晨光下,走在回去的路上,充实而有劲。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仁湖(6)-冬日晨湖

0

评论0

鱼翔浅底,鹰击长空,驼走大漠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