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梦】大爷的工坊与碧绿色的湖

【记梦】大爷的工坊与碧绿色的湖

过了不脱衣服睡觉的一夜。 事情是这样的,昨晚从叔叔家过完元宵回来已经十点一刻,和晓迪聊一会儿天准备休息,突然想到了要跟体验师她说憋了很久一直没说的话,又觉得自己已经忍不到周二,而且就算能忍到不一定能说得出来,就给自己录音,说万一说不出来我们就放录音...

过了不脱衣服睡觉的一夜。

事情是这样的,昨晚从叔叔家过完元宵回来已经十点一刻,和晓迪聊一会儿天准备休息,突然想到了要跟体验师她说憋了很久一直没说的话,又觉得自己已经忍不到周二,而且就算能忍到不一定能说得出来,就给自己录音,说万一说不出来我们就放录音。

为了有点气氛就把门关上大灯关了开小台灯说,结果说着说着觉得好轻松就睡着了……到了不知道几点,可能两点多,我醒来看看录音显示已经录了三个多小时,就赶紧关了保存。心想台灯太亮自己是被它直接照在脸上醒来的,觉得灯照在眼睛上果然休息不好。困到懒得起来关和脱衣服,就把头转到另一侧拉上被子睡了。

2017.02.12   醒于  09:15

梦里去上大爷的工作坊,在天津,好像是比昂工作坊,去了以后我自己也非常惊讶为啥会愿意来再上一遍…我以为自己报的是没上过的。而且还搞不明白到底是两天还是三天的课程。但是再次去天津我还是很开心的。

这个课上的奇怪,我们在不是很大的矩形屋子里沿着墙用椅子坐了一圈,空出门和与门呈直角挨着的大屏幕幕布。我左手是大爷,大爷左手是以前大学时教英语的穆老师,右手好像一开始是老吴,后来不知道去哪里了。我坐在这个地方很开心。这个课不像是大爷一直讲,而像是大家一起讨论ppt上的内容。中间下课的时候,大爷出去了,老吴也出去了,穆老师跟我聊天,他好像是被我带来的还是误闯这个课,他本来不知道这事也不知道这个课纯属巧合来,现在觉得这个老师讲的很不错以后想多了解了解他的课。

说这个话的时候,他坐在了大爷的位置上,我突然想不起来之前的位置都是怎么坐的了。再上课的时候,穆老师盖着一件长衣服躺在他和大爷的位置上,大爷进来坐,我说让他小心点坐前半截别压到穆老师。好像在这里,他问我下课后吃米饭吗?我说啊?没反应过来啥意思,心想你请客吗?后来大爷就在屋子里转着讲课,我也跟在他屁股后面四处转。

这时,PPT上出现了人我关系的四行字,人 我 都用一些字母来代替的,前三行我没仔细看,是觉得想当然肯定是那样没问题没争议的,我的字母不记得是R还是π,这行字好像是π认识π。我跟大爷说,我觉得人是无法认识自身的,因为人想要认识自身无非两个途径,一是将过去的经历经验拿回来重看,二是借助外物的其他媒介映照自己。这两个方式无论是哪一种,都不是此时此刻的自己,也都算不上是自己,人终究是无法认识自己的。大爷说,他也这么想,但是书上是PPT这样写的。

然后我们都沉默了,我坐到一个位置上去了——不是刚才那个位置,更像是它的斜对面。这个屋子是矩形,宽的那两条边一侧是门一侧是窗,大屏幕在长的一侧上,挨着宽的那侧门,我第一次和他们三个男的同坐是在大屏幕的同侧,左手边是大屏幕,这时候不知道有窗子,现在坐在对侧时看窗子非常亮堂。沉默中,大爷走到窗子旁边,探身出去看了一眼,问:“这里有一个梦,你们听听。梦的内容是,倘若有一个男人,他走到窗边,抬头吹了上面有个排风扇,他离开后走了几步,突然右腿一软单膝跪下……什么原因?”我问,“是用嘴吹的吗?”大爷说“是”,我闭上眼,凭着直觉体会了一下场景,说“虚了。”他沉吟一下说:“说虚了也对。”其他同学还没反应过来我俩在说啥,有人在下面说“怎么速度那么快”。我感觉跟他又完成了一次隐喻的对话。后来没再提这个梦了。

这是第一天的课,结束后我开始是自己走的,还在路上想为啥是虚了,那是直觉得出的答案我自己也不知道为啥,后来我先后想出来三种可能,每种都和性婚姻与亲密关系有关,无论是吹的动作含有性意味还是单膝跪地像求婚,好像都有一种建立关系的仪式还有臣服的感觉吧,想了想觉得,还是不如说虚了比较简单清楚。后来不知为啥突然变成跟橙橙(小学同学已有12年不联系)一起往回走,她跟我说话,我在兜里找手机还是啥,发现有人发信息给我,好像是一个以前的朋友,信息发给我以后里面是有什么东西,一个玩具还是啥的照片,我把手机塞回兜里再掏掏出来一个粉色的葫芦(跟现实中家里门上挂的一样)。我觉得是从手机里面掏出来的非常惊讶。觉得先进到图片都能转化数据然后传给另一侧的人了。橙橙说不会吧,我又拿出手机看对方拍照的是玩偶鸡,并不能从里面拿出来,可是我确实记得刚才看的时候并不是玩偶鸡。

橙橙到家了。我路上一直想着去滨江道吃花甲粉,如果一出门就去滨江道我是知道怎么去的,但是跟她走到家门口我就不知道了。她好像本来是想带我回家一起干嘛的,我有些生气想她都不问我的意图,她也觉得纳闷想问我那我住哪,我说她别管了,然后就拜拜走了。面上很和气的,其实很生气。我出来走到一个地方,发现还不知道滨江道怎么去,问了门口一个大叔,他跟我说前面十字路口左拐走下去就看见了。我才走了十来步看见一个丁字路口,心想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再往前走一段吧。这时下雨了,雨很大,但是没感觉,除了看见地上水越来越多外没有什么湿啊冷啊的感觉。往前走了一段,发现不仅没看见十字路口还发现前面跟都江堰一样都是绿色的大湖,根本不可能过马路。只好调头回去看原来那个丁字路口。这里连路上水都很深不好走了。有些害怕,水的颜色都是翠绿色碧绿色的。看见许多放学的小男孩,高年级小学生,问他们知不知道滨江道怎么去,他们告诉我“坐26路车”,我说但是现在这个地方也不能坐车了啊~他们说那你去前面那个路口左拐吧。

到了前面那个路口,雨虽然一直越下越大,但是这里的水明显少多了,能看得见路,但是也比刚才我路过的时候要深。我发现两条路,一条是直的,另一条弯弯曲曲弧形深入花木,就像公园里那样,我选了直的。直路走到一半,发现眼前是碧绿色的大湖,可以绕路走高架桥过去,但是我看见湖中间有一条悬浮木软桥,我很喜欢准备跑过去,就开心地冲向它。

跑的时候发现湖里有许多金色的树,想拍照觉得特别美特别喜欢,刚把手机拿出来拍照,发现桥自己动了。这里的无论是湖水还是树还是什么景物,都有一种颜色特别艳丽的特点,怎么说呢,就是感觉饱和度特别足。这时天已经暗下来,我在湖中间,桥就像地铁一样飞速向前跑去,我回头发现身后的桥不见了一段也就是与那边的岸不再相连,虽然很害怕,我和桥还是保持相对静止的,它带着我在跑……但是等到那边以后突然发现当我开始踏上岸,每踏出一步,都会从土里钻出一个怪物的一部分,当我刚好踏上岸他也刚好出现攻击我。我忍不住喊:“这是什么呀!”而且一边躲一边问那个没有面目的怪物:“为什么你颜色像奥特曼、形状却像小怪兽呢?”这时地上有一个像固话话筒一样的东西发光了,从里面钻出来不知道啥光还是,我知道它是帮助我的力量,接着这个无形的光一样的东西打败了那个怪物。我上岸了。天已经完全黑了,可以看见远处印在湖上的灯火很漂亮。雨好像在我到桥上的时候就不下了,在梦里没有留意这个。

我拿出手机想看看刚才拍照都拍到什么,顺便再拍几张。我看见照片都是模糊的花的,只能看见颜色,可以看见金色的大片树和红色枫叶还有碧绿色湖水的颜色,但是景物都不够清晰清楚,就是快速移动地时候会拍下的那样。

我想现在上岸了,可以去找滨江道然后找花甲粉吃了~

醒。

2017.02.12    地铁一号线 13:32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记梦】大爷的工坊与碧绿色的湖

0

评论0

鱼翔浅底,鹰击长空,驼走大漠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