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湖小记

静湖小记

文/李泽贤 你若是打算在这单调,显然缺乏鲜明个性的校园里,找个放空头脑的地方,我想日落后的静湖,应当是个不错去处。穿过用“学生聚居地”命名的诗意小桥,走过那些像是用乐高积木搭建的“教学建筑”,向左绕到“鸟巢”背后。在探出的高台和弧形下降台阶的交界处...

文/李泽贤

你若是打算在这单调,显然缺乏鲜明个性的校园里,找个放空头脑的地方,我想日落后的静湖,应当是个不错去处。穿过用“学生聚居地”命名的诗意小桥,走过那些像是用乐高积木搭建的“教学建筑”,向左绕到“鸟巢”背后。在探出的高台和弧形下降台阶的交界处,在那面刚好挡住冬日寒风的矮墙下,就是我每次散步最常驻足的地方。

说是“静湖”,实际上这里和其他赶工期修筑出的人工湖无甚差别,更谈不上什么美感。只是,如果你想找一个无人打扰的地方自己散步,并且还希望能凝望一会儿水面的话,那你的选择真的十分有限。沿河的那些木制长椅上常有情侣并肩缠绵,在那里来回踱步,难免破坏别人花前月下的气氛;可站在所有人必经的桥上默默盯着水面,像个木桩似的一动不动,又显得太过惊世骇俗。“鸟巢”前的小广场虽从不乏人烟,但它身后的那片区域却鲜少有人问津,恰好满足我的需求。毕竟,我是不想打扰别人的,也不想被人打扰。

精致的美感,静湖自然不具备,但依我之见,夜幕降临后它还确有一番特别的色彩。如你所想,这色彩不是暖色调,而是和冬天一样透着沉静气息,又或是我还没在这里经历过温暖季节,才会得出这种结论吧。这片区域不像其他地方布满照明设备,大部分地方笼罩在“鸟巢”的阴影里,显得有些黯淡,只在伸向水面的弧形台阶上,才有些斑斑点点的冷光源,像是排列过于整齐的星星。在天气晴朗的日子,如果你抬头望向夜空,也真的能看到满天的星斗,不过这样的好天气,在这里还真不多见。

当然,不明亮也会带来些问题。就比如说,若是你散步时一直出神的望着湖水,就会模糊脚下台阶的边缘,当你回过神来,就突然会担心自己迈错脚步,跌落到台阶下。因为灯光很暗,你开始小心翼翼的向前挪动,似乎每一个步子都在试探台阶的位置。这种时候,打开手机的手电筒照一下总是没错的。你适应不了黑暗,就得从自己身上找到点什么,点亮它。

静湖本身反倒是没什么特色,我只是需要个安静水面,满足自己的矫情。在结冰期到来前,站在水边,你尚可收获微波荡漾的感受。但结冰后,湖水就没了原先的活力,因热胀冷缩一点点升高,结成一个不完美的平面。随冬天的不断深入,这平面也从薄薄的一层,变成了有纹路的“大理石”。现在的湖面,更像是一个被雨水打湿的篮球场,冰面上星罗棋布的小坑,则成了积水洼。我想若是有人妄图在这样的“篮球场”打比赛,结局肯定有些狼狈。学校似乎也有类似担忧,早早就挂上了红白相间的警示标语,更破坏了这小地方残存的美感。

有时,当我在湖边驻足,也难免会被别人打扰。记得有一次,在湖的对岸出现影绰绰的两个人,其中一个打开手机的手电筒来回晃动,忽高忽低。我一开始误以为他们是在向我示意,不过仔细观瞧,那两个身影都半弯着腰,显然是在寻找掉落的东西。他们不一会儿就关掉光源,扬长离去,我站在湖对岸重新适应黑暗,又开始思索其他事情。除这类个别情况,大部分时候,只有投在墙上的影子和我在湖边作伴。可比较烦心的是,我的影子太过孔武,哪怕是用余光,你都能看到那恼人的圆下巴。

当右腿膝盖的肿胀感再次出现,当我的鼻尖冷得有些麻木,当我的头脑再挤不出什么新想法的时候。我就会戴上耳机,转身离开这片让我宁静的地方,按原路踏上归途。这行为本身自然没什么特别意义,不过既然这事让我身心愉悦,又没什么损害,何苦要给它找个意义呢。这世上有实际意义的事情,实在太多了,找个没人的地方散步,只是图个清静而已。

如果哪天你无心路过那里,恰好看到我在那面矮墙下驻足,或者在湖边踱步,请不要理会我。倒不是我没有礼貌,也不是害怕被人打扰,只不过在这么个僻静地方碰到熟人,多少还是有点尴尬。

2017年1月11日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静湖小记

0

评论0

鱼翔浅底,鹰击长空,驼走大漠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